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龙湛杰的老对头
    方绍远怎么知道,自然是龙湛杰告诉他的了。『中Δ『『网ㄟ.ㄟ

    就在一天前,龙湛杰突然冒了出来,方绍远乍一见到还觉得有些纳闷,这龙湛杰这个时候不去闭关炼化那巫人,跑到这里做什么。

    “方土地,龙某要告诉你一件事儿,这次大卫阴阳两界的都城隍还有一品判官这两个职位人选已经定下来了,这地府的判官是龙某安排的,不过这都城隍一职实在是抱歉了,乃是龙某的一个对头争取到了。”龙湛杰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看到龙湛杰一脸歉意的模样,方绍远顿时奇道:“龙兄,大老远你跑来就是为了告诉小弟这个事情?”

    龙湛杰则眨巴一下眼睛,看着露出一丝惊异之色的方绍远,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儿,这方绍远似乎不用着急替他着急,他可是地藏王菩萨的记名弟子,一般人还真不敢惹到他,现在龙湛杰反倒是希望新任的都城隍主动招惹方绍远了。

    不过想了想,龙湛杰还是将这大卫阴阳两界新上任的两位一哥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先说这地府一品判官,乃是龙湛杰的人,应该说是龙湛杰在紫薇宗的一个师弟,只不过当年和人争斗,落得个肉身尽毁,元神重创的下场。

    这位名叫华光家伙也算是倒霉催,元神重创之后连夺舍都做不到,最后无奈只能到了地府去当阴神了。

    总算他有一个好师尊,为他在地府谋了个差事,仗着本神修为不弱,又有龙湛杰在背后撑腰,地位嗖嗖的往上飞涨。

    原本龙湛杰是想要安排他去做那都城隍,可惜棋差一招,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谋得了这一品判官之职。

    至于那新任的都城隍,叫做任太平,同样是紫薇宗弟子出身,只不过他所投靠的的师兄郑海和龙湛杰是对头。

    而且当年正是这个任太平和华光两个人两败俱伤的,如今刚好有凑一块继续斗一斗。

    那郑海和龙湛杰当年在仙界的时候就是死对头,两人不止一次大大出手,却因为修为相对,每次都是平分秋色。

    不过一次因为一件事情动了真火,两人打得太惨烈,最终因为伤势太重不得不都转世重修。

    这一世,这个郑海和龙湛杰在紫薇宗依旧都得不可开交,原本龙湛杰是想要将两个职位都尽收囊中,然后等时机成熟正好让方绍远上位。

    但是这个郑海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步步紧逼,甚至还搬出了宗门长辈,不得已之下,龙湛杰只能松口。

    随后龙湛杰查到原来这个郑海之所以想要谋夺这都城隍之位,不为别的,乃是为了方绍远。

    因为这个郑海目前在追求周梓盈,他已经打听到方绍远曾经和周梓盈一起共患难,而且和周梓盈关系很好,他心中自然嫉恨方绍远。

    所以这一次接着个机会,他想要收拾方绍远。

    故而龙湛杰这次匆匆前来报信,就是为了提醒方绍远。

    虽说对方绍远颇有信心,不过龙湛杰在临走之前还是交给他一块令牌,告诉他若是真的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可以执此令牌前往紫薇宗寻找他。

    对于龙湛杰的好意,方绍远自然却之不恭了。

    当秦岩从方绍远口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惊异不定地看着方绍远,他此时才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瞧了这位府城隍。

    仔细回想起来,这第一次见面,明明自己身上散着浓郁的合体巅峰的气息,但是这个方绍远似乎毫不在意,在自己面前挥洒自如,哪有一点身为下位者的胆战心惊啊。

    还有,这个方绍远半年时间便坐到这位置,想来也有他过人之处。

    于是,秦岩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方绍远,最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本统领就在等几日!若是没有消息,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对于秦岩的威胁,方绍远并不放心上,他点点头,毫不在意地应道:“好啊,不过秦统领,你可以考虑清楚啊,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新任的都城隍到任了,你这个侍卫统领恐怕位置就不稳了啊!”

    秦岩一听,顿时神色微微一变,他饶有深意的看了看方绍远,不知为什么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怎么,方城隍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呵呵,建议谈不上,不过这小神和咱大卫阴间新任一品判官大人倒是能说得上话,只要秦统领不嫌弃。”方绍远看的不看秦岩,口中淡淡地说道。

    顿时,秦岩心中掀起滔天波涛,这阴间的判官不是6之道嘛,没听说这位6判官犯事儿或者翘辫子了啊,怎么会好好地就换人了,而且这方绍远又怎么会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消息可靠嘛?”秦岩心中一动急忙问道。

    秦岩的表情映入了方绍远的严重,他嘿嘿一笑道:“秦统领,小神的消息怎么来的这个还是要保密的,但是小神可以保证消息来源绝对可靠!”

    见秦岩依旧不怎么想象,方绍远直接说道:“这样吧,还是那句话,若是不相信的话,就请秦统领耐心等候三天,相信三天之后一切自然分晓!”

    “若是届时秦统领还有什么想法的话,可以再来小神这里。”

    看着方绍远一脸的心中,秦岩想了想,便不再言语,一脸沉默地离去了。

    “郑海,随便弄个人上位就能和本神斗,开玩笑!这次先小小的撬一撬你们的墙角,若是你们真的招惹到本神头上,那就好好和你们斗一斗。”方绍远看着远去的秦岩,心中默默说道。

    秦岩怎么说在大卫阴司系统之中还是有些人脉的,第二天便打探到新任都城隍已经到任,不但如此,那阴间的判官同样也到任,两者似乎是同时到任的,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巧合。

    最令秦岩心慌的是,这新任都城隍似乎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撤掉不少原来的凌城隍所任命的阴神,其中就包括他这个侍卫统领。

    待在平湖县阴司驿站的秦岩已经坐在原地半天了,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就他所知的消息,最多明天调令就会传来,他秦岩就再也不是那炙手可热的都城隍侍卫统领,而是一个品级不变的冷板凳了。

    怎么办,难道放弃自己多年来辛苦奋斗所得地位。

    最后,秦岩神色猛然一定,不行,还得去一趟庆临府去见一见那方绍远,就是不是知道这家伙说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