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大殿问话
    今儿个都已经辗转两处地方了,现在方绍远正被人领着朝着天命城的城隍庙走去。『中Δ『『网ㄟ.ㄟ

    就在去的路上居然看见了一个人,而且同样是被人押送着的,赫然正是那已经投身地府阴司的秦岩。

    这秦岩一看到方绍远,神色之间顿时有些激动,不过可惜啊,这个时候都到了城隍庙跟前了,已经由不得他和方绍远相互串供了。

    不过他看到方绍远神形淡然,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变得他踏实不少。

    “启禀大人,前侍卫统领秦岩以及庆临府城隍方绍远带到!”

    待方绍远走进大殿之后,现这大殿之上两旁站满了身穿紫袍和蓝袍阴神,而上更是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此人一身红袍,气度非凡,端是一副好样貌。

    “小神方绍远见过都城隍大人!”

    “小神秦岩见过都城隍大人!”

    半晌过去了,上竟然始终没有传来免礼的声音,这让方绍远稍感意外,这任太平不会这么小家子气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方绍远作为下属,上头不话,他还真不好直起身子。

    此时,方绍远突然有些后悔拒绝当时龙湛杰的提议,若是他这个时候坐上了那个都城隍的位置,起码在这大卫国又有谁能令他低头呢。

    好在,这任太平还不算太过分,终究还是开口了:“免礼!”

    “谢过大人!”

    直起身子,方绍远和秦岩二人就这么站在中央,等待任太平的问。

    “刑狱司掌司官何在?”上的都城隍蓦然开口道。

    突然一个紫袍阴神站了出来,沉声道:“属下在!”

    “前任都城隍失踪一案的两位见证者在此,胡掌司还不当中询问清楚!”任太平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这个胡掌司面沉似水,他领命之后便转身看向方绍远,又看了看秦岩,最后张口问道:“秦副统领,还不将你所知之事全部说出来!”

    看了看上的任太平,又看了看方绍远,秦岩定了定心神,这才幽幽地将他所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当然秦岩也不是傻子,他并没有全部说出来,尤其是他现的第二战场上那两股惊人的气息,并没有说出来。

    要知道,那两股气息早已经出凡界的力量等级,若是他将这事情说出来,被人家寻过来一招灭杀还不知道给谁喊冤呢。

    方绍远在一旁听了,心中自然明白秦岩的心思,他觉得这样最好,省的牵扯出龙湛杰来。

    随后,胡掌司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方城隍,你曾经做过这破风山土地,那么秦副统领所说的那破风山妖王可是属实?”

    方绍远点点头:“不错,破风山上确实有一只妖王,而且当初小神初来乍到之时也多亏山中的一位高僧和道长所救,否则小神也就丧命于那妖王之手!”

    胡掌司听完之后,便转身对着任太平一礼道:“都城隍大人,若是秦副统领和方城隍所言不虚的话,那么凌城隍想来应该巡查至破风山之后,现此处有妖王作祟,故而想要出去妖王。”

    “怎奈这山中还有一僧一道,这一僧一道应该也是为了那妖王内丹而守在那里,凌城隍除掉妖王之际,去不妨这一僧一道冒了出来。”

    “也是一场恶战之后,凌城隍因为伤重不得已引天劫,最终与那一僧一道同归于尽。”

    这胡掌司一番推论是的在场的诸位紫袍蓝袍纷纷点头赞同,而秦岩见状,顿时松一口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任太平突然话了:“胡掌司,现在这个时候就下结论未免太过草率了,凌城隍是什么身份天下皆知,本城隍倒是不信那一僧一道会认不出来。”

    “若是为了区区一个妖王的内丹就胆敢击杀都城隍,难道和是一僧一道就不怕地府的报复吗!”

    老大话了,这胡掌司值得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地一礼道:“属下思虑不周,还望城隍大人恕罪!”

    方绍远见一个二品紫袍居然如此畏惧这任太平,由此可见前段时间任太平的手段有些粗暴直接啊。

    这秦岩现事情有些出乎意料,顿时神色之间显露出一丝焦急,被方绍远看在眼中不禁暗叹这家伙实在是沉不住气。

    “启禀都城隍大人,属下弹劾秦岩作为凌城隍侍卫统领,保护不力,致使凌城隍遭遇不测,更在事后不及时上报,反而转投入地府阴间,对于这种不忠不义之人,属下恳请大人严惩!”

    突然左侧跑出一个紫袍,朝着秦岩冷眼一看,对着任太平一礼大声地说道。

    这话一出,秦岩顿时神色大变,他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下,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嗯,对于蓝副司的弹劾,诸位有何意见啊?”任太平沉吟了一番,这才扫视一番下方诸多属下,淡淡地问道。

    话音刚落,便立马跳出几个家伙连声赞同,有蓝袍也有紫袍,就是没有一个死提出反对意见的。

    这个时候秦岩慌了,他原本就是就是担心凌涣然出事后会连扯到他,这次转投华光麾下,希望华光作为一品判官能够庇佑他。

    谁知道,这任太平前来要人,这华光居然仅仅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同意将他交出去,这已经让秦岩心中很是不满。

    如今,眼见自己就要走上刚出最不愿意看到的路子,秦岩顿时慌了神。

    方绍远此时早已时刻注意秦岩的一举一动,如今见到这情况,顿时暗道不好,心道这华光做事真的很不靠谱,居然就这么轻易将秦岩叫出来,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不得已,方绍远只能站出来一礼道:“回禀都城隍大人,小神有话要说!”

    原本安静一片的大殿,顿时冒出数道轻咦之声,毕竟方绍远此时的身份不但最低,而且近乎犯人一般,若无人问话,他又和资格主动开口。

    顿时有人跳出来叱喝方绍远,不过方绍远却毫不在意,只是紧紧地看着上的任太平。

    其实任太平一开始对于方绍远倒并不是很在意,一个区区府城隍,若不是和紫薇宗的身份最特殊的周梓盈有关联,谁会记住他啊,甚至还特意去找他的麻烦。

    但是,就在刚才,他看到了方绍远看向他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一点波澜,也看不丝毫的恭敬之意,怕那方绍远目前的动作确实实在行礼。

    这就令任太平顿时起了兴趣,他想看看这方绍远到底会说些什么,他又凭什么这么镇定自如。(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