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唇枪舌战
    “怎么,方城隍这是有不同的看法了?”任太平双目微眯,但其中却蕴含一丝精光,同时话语中也呈现出淡淡地威严。Ω Δ 网

    就连下站着的那些阴神都听出来了,但是方绍远却好似无动于衷,依旧一抖手微微一礼道:“不同的看法谈不上,小神只是心中有几个疑问,还肯定蓝副司能够解惑!”

    那蓝副司乃是监察司的副掌司,是任太平刚刚提拔上来的,算是任太平的铁杆,他见方绍远这个小小府城隍居然胆敢反驳他的弹劾,早已心中大怒,但是摄于任太平没有话,故而只能忍住。

    如今听到了方绍远居然说有什么疑问,顿时上前一步,直接站到了方绍远旁边,先冲着任太平一礼,随后毫不客气地问道:“不知道方城隍有何疑问,难道本神刚才在弹劾中没有交代清楚吗!”

    方绍远抬头看了看怒目而视的蓝副司,脸上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他轻声问道:“蓝副司,敢问你对于任城隍的命令是不是会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呢?”

    蓝立明蓝副司顿时一副极为虔诚尊敬地表情冲着任太平口中坚定地回道:“这是自然,任城隍的命令必须坚决执行!”

    点点头,方绍远继续问道:“那么咱们换个角度来说,若是当初是蓝副司负责任城隍的安危,而任城隍却命令蓝副司原地待命,那么蓝副司会怎么做呢!莫非是违抗任城隍的命令,坚持跟上去?”

    蓝立明顿时神色一滞,他刚才可是把话说得极满,现在想要改口可不容易,否则那可是对任城隍的不尊敬啊。

    他实在想不到方绍远居然如此狡猾,那话将他套住,可是若是他默认的话,岂不是就是说自己刚才弹劾秦岩没有做好保护凌城隍工作不成立,这不是自打嘴巴嘛。

    而秦岩在一旁听了,顿时神色一亮,他也没想到方绍远简单的一句话,便可以扭转乾坤,真是厉害。

    蓝立明现在算是尝到了进退两难的滋味,此时他心中有些惴惴,不禁抬头看向任太平,却现任太平神色如故,只是这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快。

    老大的不快就是自己的不快,而且蓝立明可是知道这任太平的厉害,若是惹得他不快,非但这方绍远自己要遭殃,就是自己也得完蛋,他可不想刚刚上任没多久就又下台。

    还别说,这蓝立明被吓了一下,顿时脑子一个激灵,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冲着方绍远道:“不错,按照道理,无论是谁在场,都必须严格执行都城隍大人的指令。”

    “但是。”说到这里,蓝立明双手举过头顶抱拳一顿,傲然道,“但是,那也得分场合,在那种情况下,即便一开始严格执行都城隍大人的命令,当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尤其是那劫云都出现了,不管如何,也应该立马出寻找都城隍大人,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还能一直的性命换取都城隍大人之命!毕竟万事应以度城隍大人的安危为要责任。”

    这话一出,在场的那些阴神皆纷纷暗自赞叹这蓝立明蓝副司那种为了都城隍大人连自家性命都可以豁出去的忠诚和勇气。

    秦岩此时脸色也是一垮,虽然这蓝立明的话有死命表忠诚,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但是看到这任太平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喜色,就知道这话让那位新任的都城隍极为满意。

    这都城隍满意了,那么就表示他本人要糟糕了。

    方绍远时刻注意着这秦岩的表情,见状,只能暗叹这位队友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忒低了。

    不过谁叫他们现在是甩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呢,于是方绍远淡淡地回应道:“不错,蓝副司的忠心可嘉,不过蓝副司似乎忘了一点,第一都城隍大人的实力那是整个大卫都出了名的,你这么不放心的跟上去难道是质疑都城隍大人的修为嘛?”

    顿时,蓝立明原本得意地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他很想说自己没这个意思,但是他说不出口。

    随后,方绍远继续说道:“其二,蓝副司,你说看到天劫就更应该立马出,那么蓝副司这是打心眼里想要致都城隍大人于死地嘛!”

    其他话都能扛得住,唯独这句话可是诛心啊,蓝立明赶紧叫冤道:“胡扯,本神也怎么可能会如此歹毒之心,方城隍,你休得胡言,否则小心本神弹劾你肆意诽谤。”

    摆摆手,方绍远并没有看向蓝立明,而是扫视了一眼下的众位阴神,然后看向任太平淡淡道:“在场的诸位都是地位都比小神要高很多,自然见多识广,不知道诸位觉得若是天劫之下,突然闯进去一个人,那么结果会是什么呢!”

    而方绍远在说完之后,还特意转身看向蓝立明补充一句道:“蓝副司,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呢?”

    心中咯噔一声,蓝立明顿时傻眼了,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天劫之下,多出一个人会是什么结果,自然是天劫的威力加剧,闯入之人修为越高,天劫威力增加的越大。

    这个时候闯进去,确实明摆了想要都城隍的性命。

    此时,在场的所有阴神皆闭口不言,一脸肃穆,蓝立明脑子也算是转得极快,他赶紧扑腾一下就跪在了任太平面前,一脸哭泣地模样道:“都城隍大人,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

    任太平看着蓝立明的样子,眼皮子直跳,他心中也是一阵不爽,这蓝立明当初上看去很机灵啊,怎么关键时候有掉链子呢。

    不过任太平也知道,这蓝立明自然不会有这个胆子,虽然此人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堪大用,但是这个时候他新官刚上任,需要听话的人,故而心中再怎么不满,也得出言安抚一下。

    “好了,蓝副司,起来吧,本城隍自然知道你是忠心不二的,只不过一时情急罢了!”

    这个时候,蓝立明赶紧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缓缓站起来,不过再看向方绍远的时候,已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傲气还有锐气。

    任太平见状只能心中微微一叹,随后开口道:“方城隍,这一条罪名算是过了,不知你还有疑问否?”

    秦岩一听自己最大的一条罪名居然就这么轻轻过去了,心中顿时大喜,看向方绍远的眼神是那么的炽热,弄得方绍远浑身一震颤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