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小胜一场
    虽然方绍远刚才一战将蓝立明打得是溃不成军,但是任太平的简单的一句话便令蓝立明恢复不少。┡Δ』ΩΩ┡中Δ网 .

    此时见任太平继续问,蓝立明也重拾斗志,他弹劾秦岩的罪名可不止一条,如今虽然罪重的一条免去了,但是这知情不报,转投他人麾下这两点可脱逃不了。

    他必须要用这两点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否则今日之后他蓝立明在任城隍的心中将再无丝毫地位。

    于是蓝立明借着任太平刚才那句话之势,当机立断朝着方绍远开喷道:“方城隍,这知情不报之罪难道你也有疑问吗,这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

    岂知,方绍远嘿嘿一笑,他看着蓝立明问道:“蓝副司,敢问咱们这大卫阴司谁是第一人啊?”

    此时,蓝立明对于方绍远的反问已经有了提防之心,他再三思虑之后,这才缓缓道来:“咱这大卫第一人自然是都城隍大人了!”

    这蓝立明也不傻,他这一次不但仔细考虑了,而且还特意将阴司二字去掉,为的就是讲都城隍给捧出来。

    这大卫第一人之称一出,令那上的任太平嘴角一扬,露出一丝笑意。

    而蓝立明可是时刻关注任太平,一看见老大眼神中的那笑意,顿时知道自己这马屁拍对位置了。

    只要任城隍高兴了,那就什么事儿都不是个事儿了。

    方绍远此时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早就察觉到这任太平的表情了,心中对于这蓝立明的急智倒是有些佩服。

    不过该说的他还是要说:“呵呵原来蓝副司也知道啊,那么敢问蓝副司,若是都城隍不在的话,这阴司的事情谁负责呢?有重大问题的话又该向谁汇报呢!”

    此时,蓝立明已经过之前的事情,已经极为重视方绍远,他在心中仔细咀嚼了方绍远的这句话,最后赫然现都城隍死了的话,这件事还真不知道该向谁汇报呢!

    难不曾直接像天庭或者十殿阎罗禀报嘛,他秦岩即便有这个心可他有这个能力做出这个事情吗。

    顿时有些傻眼的蓝立明呆呆地看着方绍远,随后又看向诸位同僚,希望他们能够人站出来为他说两句,可是场中的其余阴神也不傻,自然也明白了方绍远的意思,顿时纷纷继续低头装聋作哑。

    好家伙,三言两语就极为轻松地地推翻了蓝立明有一个弹劾罪名,任太平看向方绍远的眼神更加不一般了。

    突然,看着方绍远淡淡的笑容,以及秦岩轻松的面孔,蓝立明再次吼道:“那好,既然如此,那么还请方绍远说一说第三个罪名吧,这秦岩在新任的都城隍大人上任之后,不去回去述职解释这一切,反而转投地府阴司的判官麾下,这种背叛之举难道不应该责罚嘛!莫非方城隍对此也有疑虑?”

    轻轻地看了看蓝立明,方绍远转身就朝着任太平道:“回禀都城隍大人,小神对于这一条罪名没有任何疑问,如何惩罚全凭大人做主!”

    看到方绍远竟然就这么偃旗息鼓了,蓝立明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方绍远,随后他笑了,他笑自己终于赢了一把,尽管这罪名要轻很多,但是确实是赢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方绍远依旧表现的极为淡然,这嘴角上挂着的那一丝笑意让他感觉到极为的厌恶。

    所以蓝立明决定立刻请求都城隍下令处置秦岩,他要让方绍远还有秦岩笑不出来。

    “启禀都城隍大人,既然这方城隍已经没有异议,那就请大人下令处罚这秦岩...”

    突然,蓝立明卡壳了,他现这秦岩前面两条罪名不成立,那么最后一条所谓的改换门庭似乎没什么好惩罚的,大家说起来都是地府一系的阴神,尽管有阳间和阴间之分,但是这秦岩从阳间一系转投到阴间一系,似乎按照地府律法并没有什么罪名,也就没有什么惩罚了,最多也就只能从道德层次上谴责一下这秦岩背叛旧主改投新主。

    更何况,就算有什么罪名,此时秦岩已经是判官一系的阴神了,反过来说,这都城隍根本没权利去审判一个不是他下属的阴神啊。

    此时,蓝立明现自己骑虎难下了,他不禁微一抬头看向了坐在上的任太平,现任太平的脸色依然不是很好看,尤其是那看向他的眼神,满是失望和不满。

    身子不禁微微颤抖,蓝立明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前途戛然而止,从此以后一蹶不振,甚至下场还要更加悲惨。

    扑通一下,蓝立明瘫跪在地上,神情呆滞。

    任太平心中冷哼一声,虽然对于蓝立明极为不满,但是这残局还得收拾,于是便开口道:“来人,蓝副司精神恍惚,口不择言,带他下去休息吧!”

    顿时都大殿之外跑进来两个守卫,一人一边将蓝立明给架了出去。

    此时秦岩早已经从心里乐开了花,他知道,自己算是没事儿了。

    原本还想着借机一把拿下方绍远和秦岩二人,随后以此为借口将事情朝着龙湛杰身上引去,谁曾想自己属下如此无用,三言两语便被打趴下了,着实令任太平心中一阵腻味。

    不过这件事乃是他的师兄郑海的意思,所以无论如何任太平也要将此事继续下去。

    故而在小弟不成的情况,任太平只好决定亲自出马。

    当然,今天这个场面自然是不可适合继续下去,必须要重新找一个机会才行,所以任太平扫视了一番下,随后一脸平静地说道:“好了,今日议事暂且结束,来人啊,将方城隍还有秦副统领送入驿站休息。”

    面对前来的侍卫,方绍远和秦岩面带微笑地朝着任太平一礼,随后跟着侍卫走出了大殿。

    走在路上,秦岩满脸的感激之意,若非有守卫在旁,恐怕他早就出现道谢了。

    不过,方绍远却清楚,今天在大殿上明明已经将事情交代清楚了,照理说应该放他们回去了,但是这任太平却没有这么做。

    相反,却将他们待会驿站休息,这表明任太平似乎好像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些什么,只不过因为今日场面气氛不对,故而暂缓一下而已。

    所以,方绍远只是暗自提高警惕,他觉得下一次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松过关了,尤其是身边还有秦岩这样的队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