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安抚秦岩
    刚进入驿站,方绍远便注意到驿站大门外站着一个人,此人看似普通,身着一袭五品蓝袍,只是他的身体之中似乎隐藏着一股令人战栗的力量。中Ω┡』Ω网ん.*

    单单何其一瞥之下,方绍远心头便是微微一震,而那人则好似面露微笑,随后便转身离去。

    待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时候,方绍远还特意拉住一名驿卒问道:“刚刚门口那五品阴神是何人?”

    那驿卒回答的很干脆:“哦,那是我们新上任的驿丞,单楚明,单驿丞!”

    打驿卒走后,方绍远便坐在那里,心中不住地在想着新任的驿丞,他在想着单楚明绝对不是表面显露的那么简单,那么他隐藏修为做这区区五品驿丞有何用意呢,一想他他是新任的驿丞,方绍远便心中一动,莫非和他乃是任太平有意安插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敲响了,秦岩推门而入,一脸笑意:“今日多些方城隍仗义之意,否则秦某可就要被那蓝副司定罪了!”

    方绍远呵呵一笑:“哪里,秦统领客气了,你本来就没罪,方某不过是帮你说出来而已!”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秦岩突然神色一凝,随后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道:“今日虽然我等暂时无事,不过他们并没有放咱们走,不知道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方城隍可有什么看法,不妨指点秦某一二,也好让秦某心中有点数”

    秦岩这话顿时让方绍远对他的印象改变不少,能说出而这番话来,看来这秦岩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也是,能够做到都城隍侍卫统领的人肯定有两把刷子。

    为了不使自己等人落入那任太平的斛中,方绍远便决定稍稍为秦岩透露点口风,也好坚定他的信心。

    “秦统领,你现在要记住一点,不管那对方如何问话,你必须要坚持今日的说法,万万不可说了不该说的。”

    这一次,方绍远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接传音给秦岩,就是要告诉秦岩他所现的事情前往不可外传。

    秦岩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不过他还是面露难色,传音道:“方城隍,这一点秦某清楚,但是这新任都城隍的手段太过厉害,秦某拍招架不住啊。”

    “秦统领放心,你现在是属于阴系,那任城隍乃是阳系,他想要对付你绕不开华判官的!”方绍远继续传音道。

    岂知,这秦岩顿时神色一垮:“方城隍,不是秦某话多啊,实在是这华判官根本不把秦某放在心上,而且这华判官也太没担当了,那任城隍派来的人仅仅几句话就让他松了口,将秦某带了回来。若是当初他坚持保下秦某,也就没今日之忧了!”

    其实方绍远心中对于这华光有些不满,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华光也是龙湛杰的人,既然龙湛杰让其做到这阴系判官的位置上,那么这个人必然也有些本事。

    要知道,这大卫阴阳两界同时死了两个一品大员,损失不可谓不不惨重,而龙湛杰身为当事人,在明明可以阻止这场惨剧的情况下,一只隐忍不出手,眼睁睁看着这两人死于巫人之手,这要是说出去,对于龙湛杰的威信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虽然方绍远不清楚龙湛杰具体的身份,但是凭他能够轻易安插地府一品阴神,便可知道其当初在仙界的时候地位不低,说不定还是紫薇大帝一系的高层。

    那么反过来,郑海既然能够和龙湛杰斗了那么多年,从仙界都到凡界,如今貌似还占据了上风,可见此人更加厉害。

    只是方绍远何其沟通极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处于什么方面的考虑居然没有保下秦岩,反倒是将其送到了对头的手中,难道说这华光并不担心秦岩将所知道的事情捅出去。

    或者说,华光并不担心事情暴露之后会波及道龙湛杰。

    不过,华光有他的打算,而方绍远却也有自己的打算,这龙湛杰曾经说过,郑海可是把自己当做他的情敌一般看待的。

    而近日,任太平的一干手下尽朝着秦岩开炮,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是对准自己的,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当凌涣然出事的时候,他方绍远可就在平湖县,虽然当时有原庆临府城隍赵成明的命令,他身兼的平湖县城隍位置交给了李登凡,但是他身上的破风山土地一职可没有交出去。

    若是他们从这一方入手,说不准还真能给他们扯出什么关联来。

    “方城隍,你这是在想什么呢?”眼见方绍远好似陷入沉默一般,秦岩不由开口问道。

    方绍远这才回过神来,他稍露歉意地回道:“哦,没什么,只是在想或许华判官有他的考虑吧!”

    “对了,秦统领,我告诉你,其实从华判官还有任城隍上任那一刻起,我们就卷入了两位大人物的争斗之中。”

    方绍远突然神色郑重的话语,令秦岩微微一怔,随后他也明白了方绍远的意思了。

    于是他试探着问道:“方城隍,你的意思是咱们背后也有大人物撑腰?莫非他们是?”秦岩说和,还伸出一只手指朝天上指了指。

    见到方绍远点点头,秦岩不禁既兴奋又担忧,兴奋地是他居然能够仙人搭上关系,若是能挺过这一关,说不定还能的仙人看中呢,不过忧的是这神仙打架,他这小身板也不知道能不能扛住这打架的余波。

    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这华光明显是不看重他,否则也不会将他轻易叫出来了。

    对于秦岩这种患得患失的想法,方绍远一目了然,他告诉秦岩这些话,不就是为了安他的心吗,于是方绍远摆摆手道:“放心好了,只要秦统领咬紧牙关,一口咬定之前所说的,不会出岔子的!实在不行,方某可介绍秦统领去瑞河河神麾下任职,那河神可是南海龙宫出身,谅他们也不敢从河神那里抢人!”

    其实秦岩当初在调查凌涣然失踪一事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平湖县出现妖孽的事情,就连河神都惊动了,不过秦岩可不是那些凡人,他立马就觉得这其中有猫腻,这方绍远八成和那河神有关系,否则何为最后受益的就是那方绍远呢。

    如今见方绍远这么说,秦岩顿时会意地笑了笑,得到了方绍远的保证,他算是暂时安下心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