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解放秦岩
    用6震交换秦岩,任太平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网%.%

    这秦岩乃是郑海明天弄来对付龙湛杰的重要人物,而6震则是他的左膀右臂。

    若是不交换,这会寒了手下的心,到时候谁还为他真心做事呢,可是交换的话,则这秦岩将会是龙入大海一去不复返,在想把他弄回来可就太难了。

    更何况,交换秦岩的话,还会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一旦开了这个口子,万一这华光再跑来弄走一个自己的手下,再要求交换方绍远怎么办。

    任太平在纠结,而华光则跟不给他考虑的机会,用脚直接一踩这6震,顿时那6震猛然间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阁下到底是何人?”6震先是一声暴喝随后现情况不对,再一看现任太平也在,顿时打叫道:“大人,这家伙意图图谋不轨,大人小心啊!”

    这话一出,任太平的脸上更是一真难看,心道你这小子平日里不是挺有眼力见的嘛,怎么这回就看不清楚状况呢。

    果然,华光嘿嘿一笑道:“任城隍,你看看你这属下,到现在还死不悔改呢,你要是教育不了,还是交给我得了!”

    6震此时才现将他拿下的那个人似乎和任太平熟悉,而且两人应该地位相当,否则说话不会这么随便。

    刚想要说话,却看见任太平朝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多说了,小命在别人手中捏着,老大又示意他不要多嘴,这6震只能无奈地闭上嘴。

    “华判官说笑了,6震乃是我巡城大将军,身负天命城的安危,做事谨慎了些,也是无意冲撞老兄你的,要不你就大人大量放了他吧!”

    当着自己属下的面,任太平思量了说辞,尽量避免提到交换的事情,这才缓缓道来。

    而华光自然明白任太平这点小心思,他嘿嘿一笑,直接道:“尽忠职守是好事,但是这不长眼可不行啊,为了是他长点记性,还是要惩戒一番的,只是这老弟你若是下不了手,那就让我来代劳,你看如何啊!”

    任太平清楚,这是华光在警告他呢,若是不答应交换,那就是直接扣下6震了。

    6震昏迷的时候还好办,就算不交换,他被华光带走也就拉倒,大不了以后可以来个死不承认。

    但是现在这6震醒了,哪怕他稍稍露出一丝犹豫之色,6震都能知道,到时候6震心中自然会产生芥蒂。

    这人啊,一旦心生芥蒂,在想要挽回关系可就难了。

    所以,这个时候,任太平只能先开口道:“哎,老哥啊,我这手下还是我自己来教育吧,就不劳烦你了!”

    “哦是嘛,那也行,不过你看你的手下我交给你处置了,我的手下...”华光口中留着长音。

    任太平见状,察觉到6震正观察着他,于是毫不犹豫地答道:“好,咱们的属下各自归各自的!”

    不过话所如此,但是任太平在说话之间却始终在方绍远身上还有华光身上徘徊,意思很明显,那就是方绍远可是我的属下,你只能带走秦岩。

    华光看了看站自一旁的方绍远,见他微微一点头,稍稍沉吟一番便笑着说道:“那是自然,既然如此,老弟你是不是可以将我的副统领带过来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任太平强笑着回应道。

    此时,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6震才明白原来这华判官抓他就是为了胁迫自己的老大任太平将秦岩交换掉。

    秦岩有多重要,6震是明白的,那关系到自己老大能否完成老大的老大交代的任务。

    如今这任太平为了自己而放走了这么一个重要人物,6震心头那是一热,顿时想要说不要进行交换。

    谁知道还没等他开口,突然感觉一股气一下子堵住了嗓子眼,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情急之下,6震想要扭动身子,可惜他浑身法力被制,动弹不懂,如今话又说不出口,整个人的脸涨得通红。

    那任太平见了,还以为是华光在用手段折磨6震,赶紧下令道:“来人,去驿站将秦副统领带来!”

    当秦岩到了偏殿的时候,看到了华光正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顿时好似找到了失散已久的组织一般,眼神之中充满了热切之情。

    “华判官,这秦副统领已经带到了,你看这我的巡城大将军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了!”

    听到任太平的话,秦岩那真是一脸惊喜地看着华光,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已经被放弃了呢,如今看来,这华判官还是记挂着他的。

    此时若不是任太平在场,他就想立刻跑到华光身边。

    “老弟,这里可是你的地盘,老哥我可是弱势的一方,不如你先让秦副统领到我身边,我再将你的巡城大将军交给你?”

    都这个时候了,这任太平干脆大方一回,大手一挥:“好,没问题!”

    等的就是这句话,秦岩顿时如蒙大赦一般刷的一下就跑到了华光身边,同时还不忘朝着方绍远一招手:“方城隍,快点来吧!”

    岂知方绍远摇摇头:“秦副统领,你觉得单凭一个6震就能交换咱俩吗!”

    秦岩见状,看向了华光,却见华光冲着他微微一摇头,表示确实无能为力。

    而任太平也不动神色之间挪到了方绍远身旁,然后一伸手道:“华判官,请吧!”

    “好,本判这就走,不过任城隍,休怪本判多嘴啊,这方城隍可是深受那位的器重,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得太过的好!”华光临走之时突然若有所指地冒出了一句话。

    见偏殿之中重新安静下来,任太平直接走到6震身边,解开了他身上的禁制,随后看着仍然极为淡定的方绍远,不禁好奇地问道:“方绍远,本城隍记得那华光来的时候可是指名道姓要带你走,怎么突然就这么轻易的改变主意了,莫非是你暗示他的?”

    “任城隍,小神可没有本事左右华判官的想法,再说了小神可是在你的眼皮子地下,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之中,小神有没有做过什么暗示你看不出来吗!”

    “大胆方绍远,你竟然如此和都城隍大人说话,简直是大不敬!”已经恢复自由的6震此时急于在老大面前表现,顿时指着方绍远暴喝道。

    “6将军,若我是你,此时就该好好检讨自己,若不是你的失误,那秦副统领会这么轻易就走掉了嘛!”方绍远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句,随后又好似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哦对了,任城隍,华判官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这样的属下确实要好好教育一番,否则迟早还会给你惹麻烦的!”

    “你!”6震见状顿时就要出手对付方绍远。

    “够了!还不退下!”任太平心中难耐怒火,立即冲着6震一声暴喝。

    见自己老大确实心情欠佳,6震狠狠地瞪了方绍远一眼,不情愿地离开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