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尔虞我诈
    慢慢得抬起头来,任太平眨巴一下,感觉虽然身子还有些酸软,不过这脑子算是恢复了清明。网

    此时,他看着方绍远,一脸苦笑,他本以为以秦岩换6震,虽然有些可惜,但是起码换得了6震的忠心也算是值得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方绍远在手,尽管他嘴很硬,但是只要上些手段,总会叫他把口开,到时候便可以向老大郑海交差了。

    谁知道,把秦岩这个软柿子送走了,留下的方绍远他不仅仅是个鸭子嘴,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巨兽啊。

    你方绍远跟地藏王菩萨有关系,你可以早点说嘛,用得着这时候露一手来吓人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说实话,任太平此时还有些庆幸,幸亏他当年曾经有幸见过机会地藏王菩萨,故而菩萨那独有的几种佛印他都见过,所以他被吓住了。

    然而吓住了有吓住了的好处啊,这样他就和方绍远之间也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了,最多也就是嘴皮子上打了几仗而已,影响不大。

    趁现在这方绍远似乎还有修好之意,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吧,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任太平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身形,随后想了想措辞,这才缓缓说道:“方城隍,今日之事任某也是奉命而行,实在是无意于方城隍为难,你看这样吧,任某记得兴州的州城隍似乎寿元将近了,不如就有劳方城隍去就一下?”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偷笑,这任太平脑子还真是转得快,居然开口就要给他升官儿啊,而且还是不小的官儿,三品州城隍,那可是唯有合体期的修为才可担当的,整个大卫也不过就那么十几个而已。

    不过,方绍远可记得这兴州的城隍虽然年寿不小了,却也没有任太平所说的寿元将尽这么夸张。

    看来,这任太平是真怕了,这么大手笔都是出来了。

    方绍远现在才现,这地藏王菩萨在地府这些阴神的心头就好似一座高山一般压着,令他们无不畏惧,哪怕是这些一品阴神也无一例外。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么接下来就好解决了,方绍远淡淡地一笑道:“任城隍,方某刚刚升任府城隍不久,好事踏踏实实地干上一段时间再说吧!”

    任太平则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不过那兴州城隍的位置还是要给你预备着,方城隍什么时候想要赴任了,一句话的事情!”

    方绍远不打算和任太平在扯着话题了,他收起笑容问道:“任城隍,若是你把方某放了,那么不知道你如何想郑海交代呢!”

    “哦对了,千万不要暴露方某的身份,千万不要!这可是...吩咐!”方绍远没说清到底是谁的吩咐,但是却一只手结甘露印,一只手朝下一指,一副你懂得模样。

    一听方绍远直呼老大的名字,而且看其模样根本没有一点畏惧之意,任太平不由感叹着方绍远藏得还真是深,之前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全都是装出来坑人的。

    不过他原本还真打算直接告诉郑海,这方绍远乃是地藏王菩萨的人,您老啊就别打他的主意了,但是现在这方绍远不让说,这可就让他有些犯难了,毕竟他现在还在郑海手下混口饭吃,老大吩咐的事情办砸了,自己可没法向老大交代啊。

    方绍远看出了任太平的纠结,于是便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放长线钓大鱼!”

    任太平好似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一般,双手一拍道:“对,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随即,他有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看向方绍远道:“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方城隍能够告知?”

    “但问无妨!”方绍远很爽快地回应道。

    “是这样的,不知道龙湛杰,龙师兄他闭关多久才能出关呢?”任太平问得极为小心,生怕方绍远翻脸似的。

    而方绍远则若有所思地盯着任太平好一会,这才开口道:“这个方某还真不清楚!”

    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任太平便随即笑着说道:“方城隍,既然如此,你准备什么时候回程?”

    “就今日吧,毕竟也来了好几天了,府中应该也积累了不少事务要处理!”

    “恩,不过,为了让任某对上面有个交代,所以任某会暗中派人尾随方城隍,希望方城隍不要见怪啊!”任太平好似家中的受气小媳妇儿一般,说话小心翼翼的。

    “好的,本当如此!”方绍远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行了,既然如此,那方某就告辞了!”

    “哎好的,请恕任某不便相送!”任太平拱拱手说道。

    方绍远走了之后,任太平的脸色再次沉静下来,随后一转身朝着某处虚空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郑师兄,刚才出于需要,不得已言辞之间有些不恭敬之处,还望师兄海涵!”

    这个时候,虚空之中显露出一道淡淡地人影,极为模糊,身形微微晃动之下开口说道:“不碍事,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只要这方绍远放松了警惕,用不了多久他自然会露出马脚!”

    连连点头称是,随即任太平微微一抬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怎么你还有话要问?”

    慌忙一礼,任太平小声地说道:“回禀郑师兄,那方绍远刚才显露的佛气极为纯正,而且其结印手法和那位几乎一模一样,您说他会不会真的和那位...”

    “哼,那位是何许人也,那可是和大帝都平起平坐的存在,岂会看上方绍远这个家伙。”郑海顿时声音之中隐含怒意,令任太平身子微微抖。

    “是是是,还是郑师兄法眼如炬,否则师弟恐怕就要被这小子给骗过去了!”

    看着任太平唯唯诺诺的模样,郑海却突然一喝道:“哼,任师弟,要不是今日我正好来此,恐怕你说不定就真按那姓方的小子所说的做了吧!”

    顿时,任太平哗的一下就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在地上,身子瑟瑟抖,他哭丧着脸口中不断地念叨着:“不敢,不敢,师弟怎么敢背叛师兄呢!不敢,不敢...”

    “恩,谅你也不敢!告诉你,只要这件事做得好,待来日我重登仙界,自然会让你进入封神台成就阳神之位,到时候这师兄自然会保举你成为大帝坐下的正神,可比这区区都城隍强多了!”郑海的口中充满了诱惑之力。

    而任太平听了,顿时更是面露狂喜之色,连连磕头:“多谢师兄恩典,多谢师兄恩典!”

    郑海向来觉得御下之道就应该是大棒加甜枣,看看这任太平如此服服帖帖,郑海顿时放声大笑:“好了,只要你用心办事,师兄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身形一晃,郑海便消失在这偏殿之中。

    而任太平此时则神色渐渐恢复如常,只是这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