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罗泾
    丹华县,庆临府治下最大的一个县,有钱故而整座县城建设得很不错,尤其是这城隍庙,即使和庆临府的相比也差不了多少。Ω  『中Δ  网Ω.

    每日香火繁多,香客络绎不绝,故而每年这丹华县上交的香火在庆临府八个县中也是最多的。

    也正因为此,丹华县的县城隍虽然品级只是七品,但是其在整个庆临府的话语权都是极大的,在赵成明做府城隍的时候对其颇为仰仗。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尽管这丹华县依旧是缴纳香火最多的县,但是因为平湖县多了一个李登凡,而李登凡乃是元婴境,在这个谁拳头大谁说话声音就大的世道里,丹华县城隍罗泾便有了一种深深地失落和不平。

    不过再怎么失落再怎么不平又能怎样呢,满肚子的牢骚在新任府城隍方绍远勉强也只能憋在腹中,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谁叫他自己不是方绍远的亲信,谁叫他当年和赵成明走得太近了。

    说实话,罗泾还真想过调离庆临府,凭他这么多年来在丹华县所捞的油水换一个地位还是没问题的,但是罗泾心中始终有些不甘。

    毕竟他在这丹华县经营了那么多年,上下都是他的人,号施令如臂使指,若是换一个地方,一来需要重新经营,费心费力,二来换的地方肯定不可能有着丹华县那么好,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让他换个差点的地方他还真不乐意呢。

    可是,如今这世道,上有方绍远当权,下有李登凡摇旗呐喊,罗泾越的现自己在庆临府的话语权已经基本丧失了,甚至他还现在丹华县自己的话有时候不如以往那么有力了。

    虽说方绍远在庆临府当政没多久呢,但是此时的罗泾还真是无比怀念当初赵成明在的日子,那是多么的舒坦。

    就在罗泾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时候,哎,突然从天命城来的缉拿司的刑捕居然从天而降,说是请方绍远前往天命城协助调查,但是敏锐的罗泾却现事实似乎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方绍远应该是犯事儿了,估计到了天命城就得逮起来了。

    果然,自从这方绍远一去就好些天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整个庆临府都开始传说这位新任的方城隍已经被抓起来了。

    不过这庆临府除了方绍远之外,好歹还有一个李登凡,虽然这个李登凡仅仅是县城隍,但是架不住人家修为高,以元婴境力压整个庆临府的其余阴神,尤其是李登凡还抓捕了好些个传诵谣言之辈,当即处斩,吓住了不少蠢蠢欲动之辈。

    故而虽然谣言肆起,但是总体来说还算安定。

    就在罗泾觉得没啥事头可以挑动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让罗泾看到了自己重新当年荣光的希望。

    其实当罗泾第一眼看到赵成明的时候,罗泾并不感到吃惊,他怎么说在算是在庆临府根深蒂固,虽然如今不得势,不过这眼线还是有的。

    那谣言在方绍远刚走没多久就迅蔓延开来,整个庆临府能够做到这点的,没几个,其中最有可能的便是那表面上离去但是实际行踪无人可是的赵成明。

    如今这谣言刚被腰斩,这赵成明便出现在自己的地盘儿,那就更直接的证明这谣言和赵成明有关。

    “罗城隍,近来可好啊?”赵成明皮笑肉不笑地对着罗泾说道。

    看到赵成明在自己面前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样子,罗泾心头一阵不屑,心道你都如今落到这幅天地了,还敢在老子面前如此嚣张,真当自己还是府城隍啊。

    不过罗泾也知道,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赵成明尽管不是府城隍了,但他一身元婴境的修为不是假的,再加上罗泾也猜出这赵成明跑来的目的,故而也就捏着鼻子忍住了。

    他露出惊讶之色,随后一副惊喜的模样,恭恭敬敬地对着赵成明就是一礼:“啊,原来是府城隍大人,您不是?”

    赵成明看着罗泾的模样,心中甚至满意,以前他还觉得罗泾有些功高盖主的架势,不太听话,甚至有些尾大不掉的趋势,但是他如今已经落魄了,这罗泾依旧很尊重他,这让赵成明那颗冰凉的心顿时感到一阵阵温暖,心中不由感叹还是老人贴心啊。

    当然,赵成明虽然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却也知道这个地方这个时候不适合多说,于是谨慎地说道:“罗城隍,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这里可有说话方便的地方?”

    罗泾二话不说,直接领着赵成明去了自己平日里静修的地方,并且在进去之前还特意嘱咐属下没有他的吩咐,不要前来打扰。

    两人坐定之后,赵成明双目亮,炯炯有神地看着罗泾张嘴就道:“罗城隍,你可知道那方绍远这次永远也回不来了?”

    这话顿时将罗泾一惊,毕竟虽然他也曾这么猜测,但是手头有没有任何证据,尽管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如今这赵成明张嘴就来,而且看起模样不似做伪,一想到赵成明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府城隍,在大卫阴司之中终究还是有些人脉的,说不定还真探听到了一些可靠的消息。

    当然,罗泾自认不会听风就是雨,所以他仅仅是皱了皱眉,有些怀疑地问道:“赵城隍,这件事你是从哪听来了的,消息可靠嘛?”

    赵成明原本还以为罗泾一听这消息之后,会立刻惊喜万分呢,谁曾想这罗泾居然显得半温不火的,而且还质疑他的消息来源,顿时心中有些不满。

    不过不满归不满,赵成明也明白如今的自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说话也没以前那么管用了,更何况现在自己的计划用得上这罗泾,故而强忍住不满,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道:“罗城隍,赵某虽然如今没了职务,但是这些年在咱阴司之中还是认识几个人的,这个消息绝对可靠,就我那位朋友所言,这方绍远似乎不知怎么的得罪了新上任的都城隍。”

    “故而都城隍大人想要对他出手,只是苦于一时没有证据,故而只能暂时将其软禁,待炮制出对他不利的证据之后就会将其一举拿下!”

    罗泾听着赵成明的话,感觉像是在说故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再说了,这都城隍是何许人也,会和方绍远这个小小府城隍有什么瓜葛,简直是天方夜谭,看来这老赵是想复辟想疯了。

    顿时,罗泾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尽管他很想恢复之前的地位,但是他也不想跟着一个疯子瞎胡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