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赵成明的推论
    赵成明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府城隍的位置的,所以他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低,虽然罗泾没有一口回绝他,但是他看得出来,罗泾对于他的话是不信的。 『Δ   网 .『

    心中暗道这罗泾还真是枉费当年自己对他的栽培了,就和那李登凡一般都是白眼狼,但是赵成明清楚,如今的自己既然之前上头安排的闲差没去,那么拖了这么长时间不去,也基本上没有可能回头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而这罗泾则是他成大事的关键人物,今日必须要将其说服,免得夜长梦多,说实话赵成明也担心这罗泾翻脸不认,他前脚离开,后脚就把他给卖了,毕竟如今这庆临府还有一个元婴坐镇呢。

    所以,赵成明决定给罗泾下点猛药,于是他故作神秘模样,先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一番,弄得罗泾心头都有些一紧,这次轻吸一口气小声说道:“罗城隍,有一件事情你应该不知道,赵某这一次之所以敢这么确定方绍远回不来了,那是因为有可靠消息说着方绍远和咱们上任都城隍凌涣然之死有关联!”

    这话一出,罗泾有些坐不住了,虽然新任都城隍任太平走马上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卫,但是关于上任都城隍的消息却仅仅是另有他任又结束了。

    说实话,这上任都城隍凌涣然前段时间还巡游到此,眨眼间就都城隍就换人了,罗泾心中也是颇为疑惑。

    尤其是当初那日在平湖县的劫云,早已经在庆临府各县传开了,罗泾当时就怀疑这凌涣然是不是渡劫失败死了。

    只是他如今一听赵成明这么神秘兮兮的一说,他顿时心中一颤,他想起了这方绍远半年前不过是破风山的一个土地而已,短短半年时间就一跃成为了庆临府的一哥,这背后没有什么猫腻说出去谁信啊。

    其实,整个庆临府暗地里早已传开了,关于方绍远的身份什么谣言都要,甚至还有人传他是天上星君被贬下界的,对于这些罗泾都是嗤之以鼻,若是方绍远真是星君下界,起码也是个都城隍干干啊,还会做什么破风山的小小土地。

    只是如今,被赵成明这么一说,罗泾觉得这方绍远说不定还真是参与谋杀凌涣然的勾当,这才被火箭式提拔起来。

    当然,罗泾虽然有些相信了,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邪乎,试想一下,凌涣然是何许人物啊,隐隐有大为第一任之称,方绍远又是何许人也,不过是区区九品土地,把这两者搁一块儿,怎么想都有些想不明白这方绍远到底凭什么能够阴死凌涣然,毕竟这两人之间实在是好比蚂蚁和大象,差距的太大了。

    赵成明时刻在关注着罗泾,他现一开始罗泾确实有些意动,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却突然又好似熄了火一般。

    脑子这么一转悠,赵成明就知道罗泾这还是没彻底相信自己的说辞啊,得为了自己的将来,再爆些猛料吧。

    于是,赵成明伸出手冲着罗泾招了招,随后又看了看四周,这次对着罗泾小神道:“罗老弟,你可知道咱们大卫这一次可不光是凌城隍死了,下面的那位大判官6之道也死了,就在咱们任城隍上任的那一天,新来的一个华判官!”

    “嘶!”罗泾轻一口凉气,赵成明这么说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这大卫阴阳两界的天都被掀翻了是何等的大事,而且看赵成明的意思,这两者之死是有关联的。

    此时,罗泾的胃口依然被调起来,他眼珠子一转,看着赵成明神色一凝道:“赵赵城隍,可否将所你知道的讲清楚一些?”

    罗泾这么一说,赵成明心理清楚,这罗泾已经开始相信他的话了,不然他不会这么问。

    所以赵成明点点继续小心地说道:“可还记得当初凌城隍身边的侍卫统领?”

    想罗泾这样的身份,对于凌焕然身边的人那必须是全部都要留意,万一忘记一个,到时候无意间得罪了人家,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罗泾对于秦岩这个凌焕然的侍卫头子印象极为深刻,一听赵成明这么问,立马把头直点。

    “那你知道在事情生之后,这位秦统领去哪了?”赵成明不待罗泾回道,便自己补充起来,“告诉你把,人家一转身身份变了,现在可是那华判官身边的侍卫副统领。”

    说这话的时候,赵成明双目是紧紧地盯着罗泾,这头也是微微点着,一副意味深长的意思。

    而罗泾也不傻,他立马脱口而出:“难不成当初这秦岩和方绍远都参与了这件事,而6判就是这件事的主谋,只是两人最后同归于尽,所以新上任的华判官就立马调走了秦统领,至于方绍远,应该是他自认为这件事在表面上看和他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心安理得留下来做他的府城隍!”

    听到罗泾提到这方绍远做了府城隍这件事,赵成明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不过这个时候他必须忍住,所以他重重地一点头,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同时开口道:“着啊,罗老弟你猜对了,就是这个样子!”

    “还有你可知道如今这秦副统领在哪里?”

    看着赵成明老在这卖关子,罗泾也是有些不爽,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接过话茬问道:“在哪里,他不是已经去了下面当他的副统领了吗?”

    赵成明这个时候坐直了身子,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嘿嘿,罗老弟,这你可就猜错了,咱们新任的都城隍大人一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去将方绍远带去天命城,随后还派人千万下面将这位秦副统领带回了天命城!”

    罗泾一听,顿时脱口而出:“不可能,这华判官明显是和6判官一系的,怎么可能轻易地送出秦岩这个重要人士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赵成明摆摆手,笑着直接开口道:“罗老弟,你还是太年轻啊,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可多了!”

    罗泾虽然不满赵成明在哪里倚老卖老,还当他自己是庆临府的城隍呢,但是他急于知道结果,所以只能讪讪一笑:“哎呦喂,我的大人呢,您还是赶紧说吧!甭卖关子了!”

    赵成明这次心满意足地说道:“看起来复杂,其实道理很简单,这任城隍和华判官的上台背后都有高人在博弈,而目前看来应该是任城隍背后之人棋高一筹,所以华判官不得已将秦副统领交出来。”

    罗泾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叫什么事儿啊,不清不楚的,还背后之人的博弈,肯定是这赵成明也说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在这里瞎忽悠呢。

    赵成明也看出罗泾的想法,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郑重其事地说道:“老弟,其他问题咱不说了,但是老哥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那秦岩被抓了,你觉得方绍远还能跑得了吗!”

    罗泾顿时眼中精光一闪,不错,就连位高权重的秦岩都被抓住了,这方绍远更是不可能再回的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