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剑拔弩张
    “尊者,还真是没有出乎您的意料,据属下安插在各县的眼线来报,赵成明真的出现在了,而且一一拜访了诸位县城隍。Ω Δ 网”李登凡此时正恭恭敬敬地给方绍远汇报着。

    “嗯,那各县有没有什么异动?”方绍远没有张开眼睛,淡淡地问道。

    李登凡毫不犹豫,立刻说道:“启禀尊者,庆临府治下八县,除了平湖县之外,赵成明唯有在木化县以及澄高县两个县待了不足半个时辰就走了以外,其余五县皆那赵成明皆停留了至少半日功夫。”

    “而这其中,尤以丹华县城隍罗泾那里赵成明停留的时间最长,直到第二日才离去。”

    方绍远依旧闭着眼睛,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沉声道:“哼,看来咱们这庆临府人心思动啊,八个县,五个县都有脱离本尊者的掌控之意啊。”

    李登凡则神色肃穆接着说道:“尊者,虽然赵成明在木华和澄高两县停留时间较短,但也并不能说明这二县城隍并无异心,还是需要小心留意的。”

    “恩,小心无大错,你这就下去安排吧,包括平湖县都要严密监视起来,本尊者现在就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会蹦出来!”方绍远这个时候,蓦然睁开了双眼,当中寒光乍现。

    李登凡见状,顿时身子一颤,恭恭敬敬的领命离开了。

    “本城隍问你,近日这平湖县可有什么异动,尤其是那李登凡有没有外出之类的行为啊?”罗泾此时正高坐在上,对着一名属下问道。

    那属下极为小心地回答道:“回禀大人,平湖县最近并无什么异状,至于李城隍依旧每日都要去一趟破风山集镇的土地庙,除此之外,便再无任何活动。”

    “那府城之中呢,可有什么消息?”罗泾在微微思索一下之后,接着问道。

    “府城之中一切如故,大小事务皆是由卓功曹等四人处理。”

    一听到卓白等人的名字,那罗泾不由轻哼一声,面露不渝之色,这四个墙头草别看现在欢得很,说不准没几天就得让你们通通掉眼泪。

    “让你们送的信儿都送到了吗?”突然,罗泾张嘴问道。

    那之人立马恭恭敬敬地回道:“大人,信都按照您的吩咐全都送到了!”

    “这木华和澄高二县也送到了?”罗泾微微想了想,又问道。

    “请大人放心,除了平湖县之外,其余各县已经将信送到!而且诸位大人皆已经表示会准时赴约的!”

    罗泾示意属下出去之后,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这信都已经送到位了,那么也就一位置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已经没有后路了。

    强压下心头的紧张和不安,罗泾站起身来,神色一凝,轻声说道:“赵城隍,你都听到了吧,一切准备就绪,到时候那李登凡就要劳烦赵城隍了!”

    “那是自然!待大事已成,平湖县城隍的位置就交由老弟掌管了!”此时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幽幽的声音。

    而这一声音一出,罗泾的脸色不由露出喜色,脸颊更是因为兴奋而有些潮红。

    “李城隍,我们家大人让属下转告您一声,丹华县罗城隍召集各县城隍大人前往他那里相聚商讨如何对付您的事情。我们家大人迫于无奈只能假意答应,希望李城隍您能够提前做好防范准备!”

    “好,回去转告你们大人一声,就说我李登凡感谢他仗义相告!”

    没一会功夫,李登凡再次接到了澄高县城隍秘密派人的来,依旧是说这件事,这让李登凡神色不由一凝。

    这罗泾动作好快啊,这么快就召集了各县的城隍,不过这一次被他知道了,自然要好好准备一番,最好能够借此机会将这帮人一网打尽。

    于是,这边李登凡开始秘密调集手下,一边派人去了一趟土地庙,将此事告知方绍远。

    李登凡也精得很,他担心这平湖县中有罗泾安插的眼线,故而干脆对外宣布要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然后才悄悄带着自己培养的手下朝丹华县赶去。

    当来到丹华县郊外的时候,李登凡带着自己的手下全都隐匿了行踪,等待预定的时间,便准备将罗泾等人一网成擒。

    按照他的预计,赵成明自然是他亲自对付,而他的属下当中虽然没有一个金丹,但是那些县城隍前来赴秘约,自然不会带多少手下,甚至可能就一个人前来,所以他的手下可以配合木华县还有澄高县两位城隍一起对抗罗泾等五人。

    不过他知道这些以这两位县城隍的实力就算再加上自己的属下也不可能赢得了罗泾等人,但是短时间内还是能够自保的。

    而这李登凡自问曾经和赵成明和交过手,他拿下赵成明不成问题,到时候便可以腾出手来对付罗泾等人。

    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了,李登凡便小心地领着一干属下朝着城隍庙进。

    已经是半夜时分,整个城隍庙一片安静,就连庙祝什么都回去睡觉去了,李登凡心中暗喜,正所谓风月黑杀人夜,整个时间点刚刚好。

    待仔细观察过丹华县城隍庙之后,李登凡先是自己出手,迅而干净利落地将四周的守卫,不管是明还是暗全都通通解决掉了。

    随后他悄悄到了大殿之外,察觉到里面确实就那么几股气息,其中最强盛的莫过于赵成明,其次就算是罗泾了,其余几位的都差不多。

    感觉时机成熟了,李登凡在暗中朝着属下招招手,待他们将整个城隍庙包围起来之后,李登凡这个时候才猛地一下子就闯进了大殿。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赵成明他们全都在其中,只是他们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好像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感到意外。

    顿时,李登凡心头闪过一丝不安,但是当他看到木化县还有澄高县的两位城隍冲他使眼色,这才按下心中的不安。

    “赵成明,想不到你居然死性不改,方城隍当日饶你一条狗命,你居然还敢回来,不要命了吗!”李登凡手下双目一瞪,朝着赵成明质问道。

    赵成明则摇摇头,他看着李登凡冷笑一声:“哼,李登凡,老夫当年是多么器重你,真不知道那方绍远给你什么好处,居然让你铁了心的跟着他,你这只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有脸说我。”

    赵成明的这番话令李登凡一时语滞,他总不说自己已经彻底皈依方绍远,乃是方绍远的彻头彻尾的信徒,这辈子都是方绍远的人了。

    见李登凡不吱声,赵成明顿时有些得意,他看了看四周,尽管他们这方被包围了,但是却毫无惧意,大声说道:“诸位,那方绍远已经被新任的都城隍关押起来,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了,所以诸位不用担心他,只要将这李登凡拿下,那么庆临府还是会是我们说了算的!”

    这话一出,顿时那些县城隍们神情有些激动亢奋,而赵成明则得意地看着李登凡:“李登凡,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只要你肯重新投靠本城隍,本城隍绝对既往不咎,否则此处就是你葬身之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