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华光的意图
    看着面带笑意地华光,方绍远心头一动,正准备思索一下该如何说出口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Δ』网 .*

    “判官大人,大事不妙,大事不妙!”

    一个身着紫袍的男子急匆匆地闯进了大殿,只是当他一抬头看到了方绍远,以及神色有些难看的华光,顿时意识到自己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只是这个时候在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没法子,那人只好有些尴尬忐忑地站在原地,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向华光。

    这应该和华光关系匪浅,否则不会这么直愣愣的闯进来,都没有守卫阻拦,从起周身的气息看应该有合体期的修为。

    为了不使华光和那人难做,方绍远便站出来笑吟吟地对着华光一礼道:“判官大人,既然有事,那么小神暂且退去?”

    这方绍远可是龙湛杰看中的人,自己这边似乎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若是就让他这么离开,反倒是显得自己不够大气。

    所以,华光干脆不顾那人示意私下交流的眼神,直接沉声道:“卢副司,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方城隍不是外人!”

    这话一出,那人稍稍愣了愣,这才正眼瞧了瞧方绍远,原本还还以为方绍远不过是地府的一个小小五品阴神,现在看来,似乎不简单啊。

    刚才可是听判官大人说了,这年轻人乃是阳间的城隍,一个城隍居然成为了阴间判官的座上客,而且还被判官称之为不是外人,可见这位方绍远在判官大人心中地位颇高。

    见方绍远朝着自己点头致意,这位卢副司也急忙笑了笑,这才定定心神对着华光道:“判官大人,整个阴间的鬼差们又开始闹腾了,他们都朝着大人要俸禄!”

    华光一听,顿时脸色一沉,他看着卢副司冷冷地质问道:“不知刚刚过一批吗,这才过去几天,怎么又闹起来了!”

    那卢副司不由面露苦涩:“大人,整个咱们阴间的香火来源本就不足,上次那一批出去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今您这边有强调纪律,所以...”

    卢副司的话没有说话,但是意思明显,那就是鬼差们俸禄不够,又被断掉了油水来源,所以总是闹腾。

    “哼,卢副司,你这就去告诉他们,让他们给把下属管管好,在等几天,再等几天自然会足额放俸禄的!”

    见卢副司似乎还要接着说什么,但是华光却一下子把脸沉下来,猛地一挥手冰冷地说道:“行了,先这么样吧,你下去好好安抚一下!”

    见华光主意已定,这位卢副司不得已只能苦着一张脸慢慢退出去了。

    “方城隍,这件事让你见笑了,这不当家就不知道当家的苦恼啊,到处都伸手要俸禄,本判又不是他任太平那个土皇帝,上哪弄那么多香火去啊!”

    华光看似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但是口中的话语却似有所指。

    看着华光,方绍远有些明白华光为什么一个阴间地府判官非要安插人到阳间城隍一系做事了,看来是打这直接去阳间捞香火的主意了。

    不过,就按照目前的迹象,就算是将整个庆临府的香火都搜集来了,恐怕也难以填满整个地府的亏空。

    而且若是真让他派人去了,恐怕为了搜集香火,肯定不折手段,整个庆临府都要被搞得鸡飞狗跳的。

    原本还打算妥协一下的方绍远,这次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推掉,否则后患无穷啊。

    见方绍远不接自己的话茬,华光心头有些恼火,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惜拉下自己的面子,不就是要方绍远松口将庆临府的几个重要职位让出来吗。

    说起来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他这个判官论地位可要高出这个方绍远不知多少呢,他怎么就不识趣呢,非要自己将话全都讲明吗。

    不过不高兴归不高兴,华光也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勉强方绍远,毕竟这方绍远才是庆临府的城隍,想要安排人进去非得方绍远点头不可,更何况这方绍远还龙湛杰关系密切,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和他闹掰了,否则事情传到了龙湛杰耳中对他不利。

    故而,华光只能轻咳一声看着方绍远道:“方绍远,你是不知道啊,本判这一上任之后便现咱们这阴司弊端丛生,那些鬼差竟然为了一些香火,在巡查之余还做出了绑架勒索阴神之举,实在是太失我地府颜面,还平白让阳间的那些家伙耻笑。”

    “所以,本判下定决心好好整治鬼差,这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现在这些情况已经绝然消失了!”

    看着华光如此卖力气宣传自己的功劳,方绍远总不能干站着不说话吧,只能笑着夸几句:“判官大人劳心劳力,小神实在是敬佩有加,难道小神今日一路行来,竟然没有一个敢做那勒索之事!”

    华光一听,顿时眉头一挑:“哦,听着意思,方城隍曾经也深受此害!”

    自己不过说说,这华光还乘机而上了,不过方绍远总不能自打嘴巴吧,只能点点头,笑着说道:“是啊,还是上次前来面见6判大人的时候,途中被一班鬼卒截住,最后硬是交了一些香火这才被放出来,这等经历实在是难以忘怀啊!”

    “哎,其实呢,说起来,本判也并非不讲情理之人,这些鬼差这么所也不是没原因的,毕竟咱们地府的俸禄来源基本上是靠上头划拨,说白了,阳间的那些人交的多,咱们得到的就多,这种看天吃饭的日子不好过啊!”

    来了,来了,听到华光这么说,方绍远就知道华光要开始朝着既定的目标上挪了,于是方绍远不动声色,并不去接话茬。

    眼见方绍远不说话,华光不由把心一横再接着说道:“当初凌城隍在的时候,还好一点,如今这任太平上位,我这地府的日子就可以更加不好过了,你也是从最下面开始干起的,自然知道若是长时间俸禄不足的话,底下人是要造反的!哎,难啊!”

    自己如今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这方绍远居然还是无动于衷,实在是太可恨了,看来只能硬上了。

    华光顿时双目一亮,猛地一转身看向方绍远,用一中极为诚恳的语气说道:“方城隍,你我同坐一条船,老哥我如今遇到困难,想必你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