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拜寿
    可能是觉得没有把握拿下方绍远,又有可能是为了掩饰任太平暗中派来的那个人,毕竟方绍远之前可就已经准备对其出手,所以那神秘人才突然对着方绍远出手之后竟然一击不中之下便飘然远遁了。 中Δ网*.┡

    而方绍远也擦觉到跟在自己身后的其余两道气息也消失了,暗中叹了一口气,他便收起了原本打算将这里破坏干净的想法,转身离去了。

    当方绍远消失之后好一会,突然一道身影在半空中乍现,此人浑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清长相。

    只是从起身量还有姿态来看应该是明男子,他的双眼之中尽显一片冷漠之色,若是仔细地观察的话,甚至还可以现其中还隐藏了一丝幽绿色。

    “方绍远,果然厉害,两次交手依旧没能够试探出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恐怕主人都没有预料到他有如此修为!看来想要抓住他没有想象中的那容易,经过这两次的试探,以后的行动要更加小心了!”

    “哼对了,我得告诉主人一声,那个任太平派去的尽是些废物,这一次若非为了掩护那个无能之辈,或许我就可以现此处的秘密了!”

    自语了几句之后,那人身形就好似阳光下的雾气一般,慢慢的消散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回到了土地庙,方绍远皱着眉头,前有狼后有虎,这日子还真是不让省心,这暗中的神秘人就好似老鼠一般太会隐藏了,而且身具幽暗乙木之气,想要拿下他还真不容易。

    想了想,还是先去华光所说的那处蕴含大量乙木之气的地方,不过如何,实力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或许是在吸收了大量的乙木之气后,他对于那幽暗乙木之气的便有了对抗的资本了。

    说起了也巧的很,原本方绍远还打算悄悄地走一遭,谁知道李登凡那里却送来一封请帖,说是兴州城隍齐军严三千大寿,请方绍远前去赴宴。

    这兴州的州城乃是曜兴府,而方绍远原本打算去的地方还就在着曜兴府城外的翠玉山,这下好了,正好省事儿了,连行踪都不需要隐匿了。

    和李登凡简单地交代了一下之后,方绍远便孤身一人前往曜兴府。

    这一路上,方绍远现身后果然跟着两条尾巴,但是他怎么多没有现最令他忌惮的神秘人,不过方绍远心里清楚,此人肯定已经暗中跟上了。

    既然是拜寿,总得有个像样的寿礼吧,方绍远在自己的纳物戒中找了一圈之后,现一件防御性的法器虽然够不上灵宝的级别,但在法器之中也算是不错了,拿来作为寿礼倒也合适。

    其实,带着纳物戒方绍远总觉得不太方便,可是按照小幽的解释,洞虚境虽然能够开辟洞府,但是在这个种境界下开辟出来的没什么好货色,等将来渡过天劫之后,便可以开辟出品质更好的洞府,所以现在方绍远只能先以纳物戒凑合着用。

    因为时间还早,方绍远这一路上倒也不急,走的不紧不慢地,大概用了三天的时间才达到曜兴府。

    不愧是州城,虽然不能和天命城媲美,但是和庆临府比起来要恢弘很多,而且同样是府一级,这曜兴府的城隍可是四品,比一般的府城隍要高一级。

    虽然是第一次来曜兴府,不过这城隍庙之所在方绍远还是可以清晰地感知到的。

    这城隍庙不再城中,而是在城外,修建得是无比的富丽堂皇,高屋建瓴,一排排的屋屋鳞次栉比,香火缭绕,无数的香客无比虔诚地来此祭拜,单凭这番气度便不是庆临府可以相比的。

    当方绍远站在了城隍庙外的时候,便注意到来此的阴神还真不少,有绿袍蓝袍,甚至看见了一个紫袍,要知道整个兴州紫袍只有齐军严一个,那么方绍远看见的那个肯定是前来贺寿的,能够请来同级别的,可见这齐军严面子还不小呢。

    走到了城隍庙大门旁,方绍远低上自己的请帖,而那身着蓝袍的迎客者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一下方绍远,随后露出笑容道:“哦,原来是庆临府的方城隍,在下乃曜兴府涂毅然,有礼了!”

    竟然是曜兴府的府城隍亲自再次迎客,方绍远顿时微微一惊,要知道这曜兴府城隍毕竟还是四品大员,非一般府城隍可比,居然站在这里迎客,可见这兴州府城隍齐军严绝对是一个霸道的主儿,看来这位四品府城隍日子过得也不舒坦啊。

    不过话虽如此,这涂毅然怎么说品级还比自己高一级呢,礼数必须齐全,方绍远笑眯眯地深深一礼道:“原来是涂城隍,方绍远有礼了!”

    对于方绍远的礼数,涂毅然显然极为满意,他笑着说道:“方城隍,明日才是州城隍大人的大寿,你这请,自由人领你前往驿站休息!”

    再次向涂毅然道谢之后,方绍远这才在一个阴神的带领下朝着驿站走去。

    而当方绍远离去之后,涂毅然的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露出一番沉思之色,

    其实原本这次大寿齐军严原本打算邀请的是赵成明,可是不曾想沿途杀出个方绍远来,居然绕过了齐军严直接被任命为庆临府城隍。

    而后没多久,方绍远便被带进来天命城,传闻这个方绍远牵扯到前任都城隍凌涣然之死的事情之中,原本那齐军严还打算利用这个机会重新安排自己的人做那庆临府城隍,谁知道还没等他行动,这方绍远居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这件事中处处都这蹊跷,故而在下思虑之下,齐军严还是出了邀请帖给了方绍远,毕竟怎么说也是他的属下,故而借着这个机会来见一见他,同时也可以顺便探探口风,看看这方绍远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可否为他所用。

    而且这齐军严也交代了一个任涂毅然,那就是待方绍远来了之后,先由他先去尝试和方绍远接触一下。

    所以当天色已晚,没有什么宾客再来的情况下,涂毅然施施然地朝着驿站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