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涂毅然
    已进入驿站,方绍远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现似乎他走到那里都会有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他,而那双眼睛的主人还不停的变化,显然是在不断地更换人选。ΔΩ   网*.┡

    这是个什么情况,莫非子这曜兴府里头还有自己的对头不成,方绍远有些诧异,只是看得出这些暗中监视他的人修为普遍不高,而且最关键的是还都是这驿站中的人。

    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方绍远决定按兵不动,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心还敢来监视他。

    静坐的时候,突然有人前来敲门,方绍远张开双眼,口中轻忽道:“那位,请进吧!”

    门被推开,竟然是一脸笑意的涂毅然:“哈哈,涂某没有打扰方城隍静修吧!”

    方绍远站了起来迎上去:“原来是涂城隍,方某失礼了!快请坐!”

    两人坐定之后,简单的一番寒暄,方绍远就在想这涂毅然此时来自己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吗,毕竟一来自己和他没什么交情往来,二来这涂毅然的身份地位可是比自己还高一点,没道理屈尊主动前来拜访自己的。

    “方城隍,涂某这次前来其实主要就是为了看一看诸位同僚再次过得怎么样,是否还缺些什么,毕竟诸位远道而来,涂某添为这曜兴府的主人总是要让诸位满意才行啊!”涂毅然在说了一会闲话之后,便笑吟吟地将自己的今天来此的目的说了一下。

    当然,方绍远才不会相信这涂毅然的鬼话,要知道虽然他一直在静修,但是却始终时刻注意着四周,涂毅然来到驿站跟本就是直奔他这里,说不定那些暗中监视他的人也是涂毅然安排的。

    脸上笑容不改,方绍远看着涂毅然连声道谢:“哎呀,多谢涂城隍的关心,方某在此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说起来,方某坐上这府城隍的位置没多久,若非前段时间都城隍大人有召,方某早就该前来拜访州城隍大人还有涂城隍你了,实在是失礼得很,还望涂城隍多多包涵,在州城隍大人面前为方某多多美言几句啊!”

    说着,方绍远一伸手,一道品级不低的符箓就送到了涂毅然的手中,而那涂毅然微微一怔,随后呵呵一笑,不动声色之间瞥了一眼符箓,顿时眉头一挑,眼神中露出一丝喜色,随后微微一动,符箓便消失了。

    “方城隍,你可是太客气了,像你这班年少有为的城隍可不多见啊,以后咱们还是要多亲近亲近!”

    涂毅然对于方绍远如此识趣上道倒是有些诧异,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看得出来这方绍远似乎对于州城隍大人不排斥。

    要知道想方绍远这般年轻的家伙,上位快,背后有人罩着,一般而言都是傲气冲天,看谁都是鼻子朝天的。

    现在看来,这方绍远还是不错的,或许是州城隍大人还是可以拉拢一下他,要知道当初这方绍远被召进了天命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了,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最关键是坊间传闻,当初下面的那位判官可是亲自前来向都城隍要人的,只是这方绍远居然没同意,反而让华判官带走了秦岩,自己留下来。

    能够做到这一步,可见这方绍远有多牛了。

    当然,这些仅仅是坊间传闻,其真实性能够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从这生在方绍远身上的种种迹象表明其背后的大树不简单,说不定这能通天,也难怪在这个方绍远重回庆临府之后,州城隍齐军严还是给他派出了请帖,还起了拉拢之心。

    到最后,涂毅然笑着说道:“方城隍,州城隍大人吩咐了,等明日寿宴结束之后,还请你多留一天,大人他想见见你!”

    说着涂毅然便静静地看这方绍远,而方绍远则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好啊,承蒙都城隍大人召见,小神自然感激不尽!”

    见方绍远答应了,涂毅然也笑了,随后又东拉西扯一会之后便离去了。

    随着涂毅然的离去,方绍远现暗中监视他的人也都散去了,看来这些人还真是涂毅然安排的。

    只是这涂毅然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说自己今日若是表现出不愿意结好州城隍齐军严之意,他们就会对自己下手,想一想似乎不太可能啊,要知道毕竟他方绍远如今不说威名赫赫,但是就凭他能够安然无恙的从天命城走出来,一般的人还真会轻易得罪他。

    而那齐军严虽然是州城隍,三品的大员,但是也不应该会做出这样的不成熟举动,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关节在其中。

    看来,自己有必要对这位自己顶头上司要多多了解了,毕竟自己这次来主要的目的可不是拜寿,而是获取乙木之气,身后已经有三个尾巴了,如今若是再被地头蛇给盯上可就不好了。

    此时,在城隍庙的一处偏殿之中,一位身着紫袍,国字脸,一脸坚毅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大殿中央,双手背在后面,浑身散着阵阵威严。

    “大人,涂城隍求见!”门外传来了一声禀告声。

    “恩,让他进来吧!”齐军严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属下涂毅然见过州城隍大人!”此时的涂毅然没有白日的那种意气风的态势,而是显得无比的低调和收敛。

    缓缓转过身来,齐军严看着涂毅然沉声道:“涂城隍,这个时候你来找本神应该是为了那方绍远的事情吧!”

    身子微微一震,涂毅然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都在这齐军严的严密见识下,于是把头低得更低了,他轻声回道:“大人法眼如炬,属下确实是为了那方绍远而来!今日下午时分,那方绍远便来到了我曜兴府,属下已经安排他入住驿站。”

    “晚些时分,属下也去了见了他一趟,现此人虽然年少,但是颇为识趣,言语之间对大人极为尊重,还曾眼若非前往天命城,早就该来拜见大人了。”

    对于涂毅然的话,齐军严不置可否,而是就这么淡淡地看着涂毅然,那目光如电,好似直刺涂毅然心神之中。

    最后,涂毅然身子一颤,再也承受不住,瞬间跪在了地上,他拿出一张符箓口中慌忙称道:“大人,这是方绍远赠送给属下的,希望属下能够在大人面前为他美言几句,属下一时,一时...”

    看着涂毅然惊慌失措的模样,齐军严脸上虽然神色如故,不过眼神中之中还是流露出一丝快意。

    作为一州之城隍,齐军严最喜欢就是那种大权在握的感觉,看着下属在自己的面前瑟瑟抖,那种快意之感令他流连忘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