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大寿
    看着涂毅然将手中的符箓高举过头顶,齐军严轻轻一招手,顿时那符箓便出现在了他手中。Ω Δ 网

    轻轻地把玩了一番符箓,齐军严神色轻笑道:“这符箓不错啊,封印了十道火雨术,也算是上品了!看来这方绍远对你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当听到齐军严这番话,涂毅然更是神色大变,跪在地上就差五体投地了。

    “好了,不用紧张,既然这是方绍远送给你的,那你就收下吧!”齐军严轻指一弹,符箓瞬间就回到了涂毅然手中。

    不过这涂毅然哪里敢收啊,他依旧恭恭敬敬地高举符箓口中称道:“既然大人觉得这东西不错,那就请大人笑纳!”

    看到这里,齐军严眼中的笑意更盛了,他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了,本神知道你的忠心,这玩意你就放心收下吧!难不曾本神还会和你争抢嘛!”

    这话一出,尤其是后半句,显得有些重了,涂毅然赶紧收下符箓,随后还得感激地说道:“多谢大人恩典!属下没齿难忘!”

    “恩,好了,你起来回话吧!”

    麻溜的站了起来,涂毅然一脸尊敬地看着齐军严等待他的问话。

    其实这齐军严手下能够做这曜兴府城隍之位的人选不少,但是为什么就选择了这涂毅然呢,无非就时涂毅然听话,舍得下面子,从不忤逆他的意思,所以令齐军严甚为满意。

    “你有没有说本神要见他的事情?”

    涂毅然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说了,而且再说了之后那方绍远不但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而且看上去还显得很高兴,有一种莫大的荣幸的感觉。”

    知道涂毅然不会对自己说谎,齐军严点点头:“恩,看来这个方绍远也不傻,虽然他背后有大人物支持,但是毕竟他现在位置太低,想要在这兴州待下去,必须要依靠本神才行!”

    “好,这件事你做的不错,你先下去吧,记住明日的寿宴可不能有任何差池!”

    看着齐军严那不怒自威的面孔,涂毅然身子不由一紧,赶紧答道:“请大人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差错的!”

    第二日,整个城隍庙热闹非凡,无数的香客前来参加拜祭,因为这些香客都在睡梦中得知今日乃是他们最崇敬的州城隍的大寿。

    无数的祭品被被供奉,整个城隍庙都跪满了人,一个个都极为虔诚地跪拜城隍,方圆十里之内充斥了浓郁的香火。

    方绍远静静地站在驿站出看着不远处的凡人不断地磕头祈愿,心头不由对于这兴州的城隍齐军严大感兴趣,能够吸引来这么多香客为其上香祭拜,不管此人品行如何,这手段还真是可以。

    而此时,突然一道神光乍现,一个极为模糊的身影慢慢的从城隍庙大殿中央升起,此人缓缓伸出双手轻轻一挥舞,顿时一片金光洒下,将方圆十里之地全都笼罩起来。

    那些香客们一时之间震惊当成,皆保持着自己的身形,看着眼前这一神奇一幕,众人的眼神之中皆流露出迷醉之色。

    好半天之后,当人影消失,金光散去之后,那些香客才好似从梦中惊醒一般。

    “咦,我的残腿好了!”

    “哎呀,我的那瞎眼也看得见东西了!”

    ......

    瞬间,无数的香客皆惊呼自己原本那里不舒服或者残缺之类的地方全都好了,一个个相互对视之后,顿时齐刷刷地重新跪下,对着城隍庙大殿不住地磕头:“多谢城隍大人显灵,多谢城隍大人显灵!”

    而暗中看到这一幕的方绍远不禁有些佩服这位州城隍,果然有手段,这一摆弄,将来这些香客们回去之后还不得到处对他讴歌颂德,这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多久这位齐城隍的大名就要传遍整个兴州,甚至还有临近的各州。

    天渐渐黑了,兴致勃勃的香客们也都纷纷离去,整个城隍庙开始陷入一种安静之中。

    但是,很快,表面上安静的城隍庙内里却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兴州大小阴神,收到请帖的自然回来,没收到的也会想尽办法混进来,可以说此时的城隍庙已经汇聚了大半的兴州有品级的阴神。

    方绍远则混迹在人群中,冷眼旁观,虽然无心和人交流,不过他一身蓝袍又显得这么慢年轻,不引人注意才怪呢,很多阴神皆上前何其找个招呼。

    不过,每当他自报家门的时候,那些阴神皆以一种活见鬼的表情,很快就先扯两句便撤离开来,很显然,这些阴神对于能够被都城隍缉拿司的人带走后又能回来感到莫名的忌惮。

    当然,这样也好,很快方绍远之名就传开了,大多数阴神接不敢轻易靠近他,最多也就是点个头示意一番,随即便迅从他身边绕过去。

    “齐城隍来了,大家快安静!”

    不知道谁低估一句,很快整个大殿之中便迅安静下来。

    果然,一个身着紫袍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扫视了一番地下的人,这次缓缓道:“诸位,今日本神三千大寿,所以诸位无需多礼,大家只管吃好喝好!本神还有重要客人要陪,就不便多留了,诸位请自便!”

    说着,那齐军严便转身离去。

    而大殿之中齐军严一走,所有人顿时开怀畅饮起来,气氛瞬间就高涨了。

    方绍远注意到,这齐军严来的时候脸上尽管挂着笑容,但是其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快之色,这是什么情况,莫非和他所说的重要客人有关。

    毕竟不管如何,齐军严作为一州之城隍,他再怎么注重威严,那也得有装模作样地和自己属下喝一杯才是,哪有冒个泡就走人的道理。

    心中一动,方绍远想到了自己身后的尾巴,莫非是那几个家伙对着齐军严量身份了,但是他们跟踪自己的目的乃是为了从自己身上找到当日事情的线索,这个时候对齐军严了两声没什么意义啊,除非是想要借助齐军严手下的兵马擒拿自己。

    就在方绍远不断地猜测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靠近自己,抬头一看却是笑眯眯的涂毅然。

    “方城隍,原来你在这里呢,让涂某一番苦找啊!”

    听到这涂毅然居然来找自己,方绍远倒是有些诧异,莫非这涂毅然觉得自己是肥羊,还想要自己再送点好东西给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