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意外的事端
    “方城隍,大人现在就要见你,你跟我走!”还没等方绍远开口,那涂毅然便对着方绍远沉声道。?网?? ? .????.?c?om

    尽管此时涂毅然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是眼神中显示出一丝慌乱之色,莫非这是一个套,方绍远见状暗自猜测。

    不过方绍远自负艺高人胆大,倒也不惧这涂毅然耍什么花样,所以他颔道:“劳烦涂城隍前头带路!”

    这涂毅然虽说在齐军严面前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模样,但是他在其余阴神面前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四品府城隍。

    一路走来,无数的阴神朝着涂毅然打招呼,而当这些阴神看到涂毅然身旁竟然跟着的是方绍远,不禁纷纷暗自揣测这方绍远什么时候和涂毅然勾上了,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他们不知晓的秘密,早知道当时应该多和那方绍远聊一聊的。

    对于那些阴神的心思,方绍远无意去知道也无心去猜测,他现在还是在想着这涂毅然是不是真的带自己去见齐军严,或者说齐军严这么着急见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来到了一处小偏殿,涂毅然上前冲着守卫一点头,那守卫便赶紧推开了殿门,涂毅然领着方绍远昂走进了大殿之中。

    不过一进去之后,涂毅然原本高耸提拔的身躯顿时好似矮了三分一般,他上前深深一礼道:“大人,方城隍已经到了!”

    此时的方绍远,也注意到这大殿之中除了齐军严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齐军严之前所说的什么陪同重要客人分明是谎言罢了。

    感受到锐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着,方绍远顿时上前一步微微一礼:“属下方绍远见过州城隍大人!”

    “好好好,一表人才,真不愧我大卫阴司最年轻的城隍!”齐军严虽然在笑,但其面孔却好似僵硬了一半,笑得那么别扭。

    “大人谬赞了,不知道大人召见属下所为何事?”方绍远不卑不亢地说道。

    见到这一幕,齐军严顿时眉头一挑,露出一丝不渝之色,而涂毅然在一旁见了也不禁为方绍远捏一把汗,要只知道这齐军严可是最讲究威严的,在他面前所有的属下都要保持谦卑。

    谁知道这方绍远居然如此硬气,仅仅是礼节性的问答,显然让一向最看重威严的齐军严有些不满。

    不过这齐军严严重的不满之色也仅仅一闪而过,他蹭蹭的走到了上的位置坐下之后,这才沉声道:“方城隍,本神听说前段时间你们平湖县的一场大水乃是你亲自出手消弭的,不知有此事?”

    微微一怔,这齐军严怎么好端端地提着一茬干嘛,不过方绍远还是简单地回答道:“回大人,确有此事!”

    “恩,这么说来,你和那瑞河河神也算是熟悉了?”

    听齐军严这么问,方绍远顿时想到,莫非是那敖显在这兴州某处掀起大水来了,所以这州城隍才来找自己试着和敖显沟通?

    见方绍远没有低着头没说话,齐军严顿时眉头一皱道:“方城隍,你怎么不说话?”

    顿时,方绍远一抬头到:“回禀大人,其实属下和瑞河的河神算不上有多熟悉,不过是曾和他打过交道罢了!”

    “唔,打过交道!也罢,涂城隍,你将事情说与方城隍听一听!”齐军严沉吟了半晌之后,便对着涂毅然吩咐道。

    随着涂毅然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方绍远心中总算是明了事情的始末,看来还真是和敖显有关系。

    这曜兴府同样靠着瑞河,瑞河边上养活了不少人,那些以水为生的凡人每年都要不定期的祭祀河神,保佑自己的平安和收成。

    不过今天那齐军严来了一处神迹,远地方地还没传播到,但是这曜兴府就在眼跟前的,很快就传遍了。

    这下好了,这原本准备的祭祀匆匆结束,一大帮子人全都浩浩荡荡地朝着城隍庙赶去。

    好巧不巧的,这敖显这一次还偏偏就路过了曜兴府这一段的水域,看见凡人正准备自己的祭品,顿时便打算享用一番。

    谁曾想还没等他吃到大餐,这祭祀典礼就匆匆结束了,甚至因为走得着急,把瑞河边上搞得是乌七八糟的。

    这下可把敖显给惹怒了,想他堂堂河神,南海龙宫出身,居然遭受到了凡人的这么办怠慢,自然心中极为不快。

    随后他又打听到居然是因为州城隍施展什么神迹导致的,顿时一下子彻底压制不住了,哦,你们这些靠水生活的凡人不去巴结我这个河神,偏偏跑去舔那个6上的城隍的脚丫子,既然你们这么不把本神放在眼里,那就给你们点厉害瞧瞧。

    而这敖显也不傻,上次在平湖县弄个大水还有借口,这一次总不能再来一个大水吧,所以他竟然降低了水位,整个曜兴府的瑞河水位平日里最深处起码有五丈深,现在好了,都快要见底了。

    在自己的治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涂毅然自然头一个知晓,赶紧前去和那河神交涉,可惜,敖显根本不给任何面子,直接连面都不给见。

    涂毅然无奈之下,只能将此事告知了齐军严,这齐军严也是头大的很,他不过是借着寿辰收拢一下人心,谁曾想居然还弄出这么个事情来。

    这下,这件事往小了说就是他和敖显的私人恩怨,往大了说就是他6上的城隍一系对于水上的河神一系的矛盾,若是事情真的弄大了,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毕竟像他这样随意施展神迹的行为说起来是不被允许的。

    不过这齐军严也是个好面子的人,他见涂毅然灰头土脸的回来了,知道他就算亲自去恐怕无济于事,而且一旦被拒绝,他在兴州的威严将会跌落不少,这不是他想看见的,所以他现在哪有心情参加什么寿宴,这次仅仅露了个面便匆匆离去了。

    这不,涂毅然心急火燎之下,居然让他想起方绍远曾经与这河神打过交道,而且还成功解决了水患,所以这才赶紧像齐军严推荐。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方绍远便开始盘算起来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能否利益最大化,毕竟以他和敖显的关系,让他将曜兴府河段恢复正常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这么便宜齐军严,毕竟事情是他惹出来的,凭什么一点都不付出就像让自己帮他摆平这件事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