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三连击
    方绍远虽然对于其中的凶险感受不深,但是敖显则不同,他出身不低,见识广,对于幽暗乙木之气的歹毒之名那是早已久闻。 =≠=.≤=≤≥=.≤

    那玩意说是谁沾谁死可能有些夸张了,但是沾上之后想要去掉可就难了,好似跗骨之蛆一般根本甩不掉,而且会不断地侵蚀你的生命力,一直到你死去为之。

    当然,这玩意也不是弄不掉,比如说自身的修为极高,自身又有好的丹药或者其他大补之物,又或者有高人为你化解。

    但是却从来没听说过有像方绍远这边好似百毒不侵一般的,根本就对此毫不在乎,就好似那人人畏惧的幽暗乙木之气与灰尘没有两样,随便掸掸就没了。

    至于那神秘人,则要已经看傻眼了,他纵横修行界那么多年,最大的依仗就是小挪移术和幽暗乙木之气,但是如今两道杀手锏却眨眼间就失效了,这让已经习惯了这两板斧的神秘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唯一值得庆幸得方绍远似乎因为全身灌注了海量的不属于的山河之力,身体笨重如山,根本无法快移动,只要他能够及时的逃出阵法的范围,他依旧可以重新恢复战力。

    就在他准备纵身飞出去的时候,突然方绍远冲着他一笑,这笑容显得极为的诡异,这让他心头一阵警觉,暗道不好。

    随即,他感觉自己眼前一花,原本还距离他数十米远的方绍远居然消失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股令他窒息的力量从天而降,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脸上。

    瞬间,他就感到自己的脑子一阵嗡嗡地轰鸣,整个世界好似颠倒了一般,随即他想要勉强暗运法力之际,却猛然感觉自己的腹部砰的一下再次遭到重击。

    这一击一下子重创了他,胸口一热,喉头一甜,噗的一下喷出了好大一口血,整个人好似被抛上了天一般。

    当他想要在挣扎一下的时候,却不防后背上再次被人重重的印上了一掌,这一掌力道极重,他都能够清晰地听到身体里的骨头出的咔吧声。

    轰的一下,他猛然一下撞到地上,整个人好似散了架一般,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咚的一声,一个人站在了他面前,他用无神的双眼努力向上抬去,模糊之间看到的正是方绍远。

    假的,一切都是假,那方绍远根本就没有因为吸纳太多的力量而降低度,他不过是在扰乱他的思绪,尤其是他一开始当头棒喝,将他的两门得意绝技失效,令他方寸大乱,这才造成了判断失误。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现自己的体内早已经乱七八糟,尤其是腹部所受到的那一拳,直接重创了他的丹田,如今他连一丝法力都无法调动。

    自出道以来,他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想到这次竟然栽在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家伙手中。

    此时,千米之外观战的敖显也看的傻了眼了,这还是那个斯斯,整天一副笑嘻嘻的白面书生一般的方绍远嘛,简直就是比妖族还要残暴啊,这三击下来,想必那家伙浑身骨头都碎了,想到这些敖显身子就一哆嗦。

    此时,敖显脑子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是他老爹曾经告诉过他的,不要看佛门的修士整日阿弥陀佛的念叨,好似和善的很,但是他们也有明王之怒,一旦爆出来,那场面将一而不可收拾。

    这方绍远不就是佛门弟子吗,难道刚才那个就是明王之怒,这场面还真是一不可收拾,瞧瞧那家伙刚才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现在呢,就跟死狗一般躺在地上,只能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血。

    “哎呀,方贤弟啊,厉害,哥哥我是真心佩服,想不到你居然不但可以施展地阴山河阵,还能够在吸纳如此之多的山河之力后依然可以保持动作的敏捷,真是让哥哥我大开眼界了!大开眼界啊!”敖显蹭蹭蹭的就跑到了方绍远身边,口中不住地赞叹道。

    方绍远没有理会敖显的絮叨,而是很慎重的以一种特殊的禁法将神秘人全身法力都禁住了,就连他的元神也一起封住了。

    敖显在一旁看得那是心头一震,这方绍远也太谨慎了,眼前这家伙摆明了已经废人一个人,居然还封住他的全身法力还有元神,真是非常人行非常之事。

    待一切忙完之后,方绍远并没有理会这个神秘人,而是转身对着敖显说道:“敖兄,这次还真是多亏你的帮忙,否则这个家伙还真是难以搞定呢!”

    此时的敖显哪里还敢像从前那般托大,赶紧笑嘻嘻地回礼道:“哪里,哪里,我可没出多少力,还是方贤弟你神勇,居然连幽暗乙木之气都不怕!”

    敖显这话一出,明显是带有试探之意,方绍远自然听得出来,他知道恐怕是自己刚才对于幽暗乙木之气毫不抵挡的举动让敖显心神畏惧,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敖显对自己的态度要好很多。

    方绍远对此仅仅是一笑而已,并没有对敖显的问话做出任何回应,只是这一幕看在敖显的眼中,越觉得方绍远有些神秘莫测。

    “对了,敖兄,不知道刚才你去追的那个家伙有没有抓住?”方绍远突然轻声问道。

    敖显顿时一愣,随后轻指一点,一个人啪的一下就掉在了地上,方绍远定睛一看,不由一笑,还真是老熟人,那个天命城的驿丞单楚明。

    不过此时的单楚明应该是被敖显用禁法制住了,故而一只昏睡着,而且从起身上的气息来看,恐怕敖显抓他的时候力道不轻啊。

    “敖显,这家伙交个我处置,你看如何?”

    其实敖显抓住单楚明的时候还打算以此来和方绍远所要的好处,但是自从见识了方绍远残暴的一面之后,也打消了此念头,很爽快地摆摆手道:“方贤弟,这说的什么话,我要和家伙也没用,抓来自然是交个你了!”

    方绍远也干脆,点点头:“多谢了!”

    仔细地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单楚明,方绍远突然一伸手,一种玄妙的手法在单楚明身上连点数下,最后就听见单楚明清咳几声,睁开了双眼。

    他一看到方绍远和敖显,在看到地上的一动不动的神秘人,顿时神色大骇想要闪人,可惜却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方绍远,你赶紧把我给放了,否则任城隍知道了,绝对不会轻饶你的!”单楚明见自己跑不了,于是便出言威胁道。

    可惜方绍远根本就无动于衷,于是单楚明再次看向敖显,一脸哀求道:“河神大人,小神乃是奉了大卫都城隍之命暗中跟随方绍远,只要河神大人放过小神,我们都城隍大人一定感激不尽!”

    谁知道,敖显轻哼一声,根本不予理睬,单楚明此时才真的陷入了绝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