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激烈谈判
    轻轻地河风吹拂着,耳边隐约传来一阵阵的吵杂声,涂毅然慢慢地睁开了双眼,只是这脑袋瓜子好似裂开一般,生疼。?网  ==≈.≈≠≠≤≥.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幅模样,不过随后涂毅然边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听到一声龙吟,然后感觉心神猛然受到剧烈的冲击,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龙吟,对,那瑞河的河神不就是蛟龙嘛,涂毅然此时也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他应该是在暗中监视方绍远和瑞河河神的谈判。

    此时,他不顾自己的依旧隐隐作痛的心神,定睛朝着河边看去,却现方绍远正站在那里,只是神色极为难看,好似受到什么创伤一般。

    不过,方绍远的另一边则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年轻人,不过此人双目锐利,脸上隐隐显露出一副凶煞之气,显然不是好相与的。

    只是原本那条巨大的蛟龙却不知去向了,莫非那陌生的年轻人就是蛟龙所化,涂毅然不由在心头按此猜测。

    “河神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打声招呼,猛然一吼,差点没把我小命给吼没了!”方绍远一边晃着挠头,一边极为不满对着河神叫道。

    涂毅然一听这话,顿时暗自庆幸似乎自己昏迷的时间不长啊,这方绍远显然也刚醒过来,否则不会这么说的,而且显然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那陌生的年轻人还真是瑞河河神所化。

    “哼,本神这一声吼不过是为了警告那个暗中隐藏的家伙,并不是针对你,否则你觉得你还能和么快清醒过来吗!”河神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

    “暗中隐藏的家伙,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吗?”方绍远一脸迷糊地问道。

    “哈哈,你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看来你们那位州城隍对你也不放心啊!”河神说着突然用手一指涂毅然藏身之处,“喂,还不赶紧现身,真打算要本神亲自将你抓出来啊!”

    其实当河神说出有人藏在暗处的时候涂毅然的心就不由咯噔一下,不过他依然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河神说的不是他或者河神察觉错了。

    但是,当河神一手指向他藏身之处的时候,他便知道完了,自己真的被现了,心中不由责怪自己早知道应该在躲得远一点了,这瑞河乃是大河,其河神修为至少也是合体境,离得这么近怎么可能现不了自己呢。

    “怎么的,看来还真要本神亲自动手了!”河神把脸一沉,说着就要动起来。

    涂毅然赶紧冒出身子,一边跑着一边大叫道:“别动手,别动手!小神是州城隍大人派来的!方城隍,你赶紧说句话啊!”

    看着涂毅然狼狈的模样,方绍远心中不由一阵暗笑,不过表面上还是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赶紧朝着敖显解释道:“河神大人,别动手,涂城隍可是这曜兴府的城隍啊!肯定是州城隍大人派来的。”

    敖显用一种将信将疑地神色看着涂毅然:“咦,本神记得好像见过你,是什么时候来着?”

    涂毅然见状,心头一喜,赶紧说道:“回河神的话,小神之前不是来过一次吗,代表州城隍大人来和大人谈判的,只是被大人给...”

    涂毅然没好意思说自己被敖显赶跑了,不过敖显却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对对对,本神记起来了,那个蝼蚁一般的家伙吗,原来就是你啊!行了,你怎么又跑来了,难道嫌上次的教训不够嘛!”

    看着笑着笑着突然把脸一沉的敖显,涂毅然顿时身子一哆嗦,他赶紧喊道:“河神大人,何不州城隍大人不放心方城隍一人前来,故又派小神前来,还望大人莫怪罪!”

    敖显对此不置可否,他转身看向方绍远:“喂,方土地,本神的条件可是开出来了,怎么样,能不能答应啊!”

    顿时,涂毅然心中也是一突,他想起来,在他昏迷之前,那敖显可是提出了三个条件,尤其是第一条,州城隍齐军严根本就可能接受的。

    想到这件事若是谈不成的话,齐军严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涂毅然身子不由直抖起来。

    这个时候,方绍远突然站出来,朗声道:“河神大人,小神正要和您分析一下这次的事情!”

    “有什么好分析的,答应一切好说,不答应,一拍两散!”敖显说得极为断然。

    不过,方绍远却毫不在意,他轻笑一声道:“大人,不要以为这件事你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不错,我们州城隍大人确实触犯了天条,不该擅自在凡人面前施展神通,但是,不要忘了,河神大人,却是因为一己之私,嫉妒我们大人得凡人之心,故而施展手段截断河道,这种行为恐怕不见得也是符合天条的吧!”

    这话一出,敖显的神色明显一滞,而涂毅然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他没想到这方绍远可以将事情解释成这样,同样的事情,换一个说法,意思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按照方绍远的说法那么这河神的罪名也不小啊,将来打起官司来,两败俱伤。

    敖显此时显然也有些想不到方绍远居然这么说,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来回在原地踱着步子。

    方绍远此时看着敖显笑着说道:“河神大人,其实我们州城隍大人也是很有诚意的,他也不想和大人接下仇怨,你看这样可行!”

    竖起食指,方绍远非常自信地说道:“第一条,有我代表我们州城隍大人给您道歉。第二,一亿香火有些多了,减一半吧,五千万香火!至于第三嘛!”

    说到这里,方绍远突然转身看向涂毅然问道:“涂城隍,你对州城隍大人最清楚,这第三条里拿出一件奇珍异宝来,不知道州城隍大人可拿得出来?”

    “拿得出来,绝对拿得出来!”涂毅然此时自然应下了,在他看来,前两条,尤其是第一条能够变成方绍远所提议的,那什么都好说。

    敖显此时也眉头一皱,他深深地看了看方绍远,又瞥了一眼涂毅然,眼神中却闪现出一丝凶光。

    顿时涂毅然暗道不好,若是河神将他们二人在此地灭口,河神便可以依旧以此事来威胁州城隍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