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戏耍涂毅然
    “河神大人,咱们大卫阴司最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您可听说过?”就在涂毅然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方绍远突然开口道。八??一?网  =≠≈.≈=≠=≥.≥

    “嗯?”敖显双目一凝,口中冷冷道:“什么事情?”

    方绍远看了看涂毅然又看了看敖显,这才不紧不慢道:“河神大人,你可知凌城隍还有6判官都已经死了!”

    “恩,这件事本神却有耳闻,可是你和本神说这些干什么呢?”敖显目光闪烁之间,一股肃杀之意流露出来,大有一言不合变出手之势。

    见到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涂毅然那心急如焚啊,他心道这河神原本就有动手之意了,好好的,你方绍远撩拨他干什么,原本仅仅有这个想法,现在恐怕就要准备动手了。

    “哈哈哈,河神大人,既然你知道这件事,那么你觉得假若这段时间里再出现一两起阴神莫名死亡事件,你说上头会不会更加重视派专人下来调查啊?”方绍远显得漫不经心地说道。

    此时,敖显双目一紧,原本握紧的拳头也一瞬间松了开来。

    “啊哈哈哈,方城隍你还真是会说笑啊,好吧,本神就答应了你们条件!”

    敖显一番话,终于让涂毅然松了一口气,他现在真的有些暗自佩服方绍远,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够侃侃而谈,毫不落下风。

    不过这或许是方绍远原本就好敖显打过交道吧,又或者方绍远根本就是和敖显再唱双簧,涂毅然不知道怎么的,看见这方绍远这张年轻的面孔,脑子里却突然冒着这么一个想法。

    只是,随即,他又推翻掉,因为若是在和方绍远真的敖显在唱双簧话,也不必大费周章地替州城隍减免条件,尤其是那将原本敖显是不满凡人对他的不敬变成了是嫉妒州城隍获取凡人之心的说辞,更是直接改变了双方谈判的一面倒的局面。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不过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现在这结果也不错了。

    “好,既然条件谈妥了,那么小神就回去禀报州城隍大人,请他兑现!”涂毅然现在只想着赶紧回去,一来嘛可以第一时间告诉齐军严事情已经解决的好消息,这样便可以更好博取齐军严的好感,第二嘛,和这凶神恶煞般的河神待在一起,他实在是怵得慌,总感觉河神看想自己的目光好似再看食物一般。

    “等一下,谁允许你走了!报信不着急,就是走,你也得先留下来代表你们州城隍给本神道歉!”敖显冲着涂毅然招招手,示意他不用离开。

    顿时,涂毅然那个心酸爽的啊,不是说好了由方绍远做代表道歉的嘛,怎么又换成自己了,想他堂堂四品府城隍,虽说是代表州城隍,但是当着方绍远的面给敖显作揖认错实在是丢人啊。

    于是,涂毅然仗着胆子问道:“河神大人,您不是说了由方城隍做代表道歉的嘛,怎么会又换小神了?”

    敖显笑了笑用手一指方绍远问涂毅然道:“他的品级高还是你的品级高?”

    涂毅然不假思索道:“自然是小神的,小神可是四品府城隍!”说话间,涂毅然还显得颇为自得。

    “咦,那不就结了,既然是道歉,本神自然是希望品级高的来啊,这样才能表示出诚意嘛!”

    顿了顿,敖显又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涂毅然给郁闷死:“说起来,一开始本神是打算让方城隍做代表道歉的,只是当时不是没人吗,只能将就着来了,但是现在这不你来了,你的品级更高啊,不是选你选谁啊!”

    方绍远听了敖显这番言论,又偷偷地看了看涂毅然,心中不由暗笑,心道这敖显还真是会捉弄人,这理由还真亏他想得出来。

    此时,涂毅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就什么话,那岂不是这件事还是他自己自找的,这倒霉催的事情怎么总落在自己的头上呢。

    看着一脸平静的方绍远,涂毅然不由期望方绍远扬一下风格,说句话,将这道歉的活儿给揽过去。

    可惜啊,方绍远根本对于他的目光无动于衷,好似根本没看到一般,依旧这么直愣愣地站着,好似哑巴了。

    “哎,那个谁,你是不是不愿意啊,行啊,不愿意拉倒,等你们州城隍来了,本神倒要和他说道说道,这都是什么下属啊,为上司这点付出都不愿意,干脆舍弃不用算了!养着还白白浪费俸禄!”敖显用手一指涂毅然,一脸不爽地说道。

    这一下,涂毅然顿时慌了神了,这河神大人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想州城隍告状,这要是告实了,自己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所以涂毅然二话不说,直接深深地就是一礼:“小神代表州城隍大人向河神大人赔不是了,希望我们水6两家友谊永存!”

    乘着涂毅然弯下腰的功夫,敖显朝着方绍远一使眼色,两人皆偷偷地乐了。

    这道歉也完了,怎么河神还不说话,自己还得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啊,涂毅然在心中不停的吐槽着,不过他也就是心里交换两声,敖显不话,他还真不敢直起身来。

    “河神大人,涂城隍道歉也做了,你看是不是可以放他回去通知我们州城隍大人将香火取来,顺带谈一谈你想要的奇珍异宝啊?”

    方绍远这一声就好似及时雨一般,瞬间滋润了涂毅然久旱的心灵,此时,他还心中还真觉得方绍远这人不错,值得一交啊。

    “恩,好吧,那个谁,你就赶紧去吧,记得早去早回!”敖显依旧一副我不记得你的模样,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道。

    涂毅然此时也不管敖显到底是真不记得自己还是假装的,反正他是一刻都不想待在此地了,所以立刻一抱拳:“小神,小神这就去回!”

    说完,一溜烟,人就跑了。

    待感觉得不到涂毅然的气息之后,方绍远和敖显两人对视大笑起来。

    “敖兄啊敖兄,还真看不出来,你这戏耍起一个人来还真是有一套,瞧把那涂毅然给吓得,腿肚子都软了,估计他以后看见你都有心理阴影了!”方绍远看着敖显打趣道。

    “哎,这家伙一看就知道属于那种溜须拍马的玩意儿,乘机捉弄一下也不错,就当消遣了!”敖显毫不在意地说道。

    堂堂四品府城隍居然成了敖显口中用来消遣的,这番话要是让涂毅然听了,恐怕真要抹脖子上吊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