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王对王
    “哎呀,敖兄啊,齐某有事在身,来迟了一步,没有及时过来将误会解释一番,还望赎罪,赎罪啊!”,一炷香的时间,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网  ≠≥≥.≥≠≠=≈.≥c≥o≈m

    这股声音好似汹涌的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不断地朝着河边侵袭而来,刮得敖显的衣服不断地飘动着。

    敖显见状,顿时神色一变,从这股音波就可以看出其主人的修为之深厚不在他之下,他实在没料到一个区区三品州城隍竟然有洞虚境。

    而方绍远更是突然神色大变,整个人好似脱了线的风筝化作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连一声惨叫都没出来,便噗通一声掉进了身后的几乎没水的河道之中。

    敖显当时就吓了一跳,随后他听到方绍远的传音:“做戏做全套!”

    其实就算方绍远不说这话,敖显也在瞬间之后便清楚了方绍远的用意,毕竟他现在扮演的角色仅仅是一个府城隍,根本扛不住洞虚境的音波攻击。

    于是,敖显定了定神,随后张口一声暴喝:“哈哈哈,原来是齐城隍,敖某有礼了!”

    敖显也不傻,一开始只是以为齐军严仅仅是合体修为,对于他来说不够看,自然不放在眼中,当初也是存着狠狠地敲他一笔的念头。

    甚至就连方绍远和他商量演双簧的时候,他还觉得方绍远小题大做了,就算他要的狠一点,齐军严又怎么可能敢朝他龇牙呢。

    但是现在,他总算明白了,恐怕方绍远早就看穿了齐军严的真实修为,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使得自己和齐军严间的矛盾不会激化。

    故而,现在他已经将一身傲气收敛不少,对待齐军严也是客气很多,当然,在有礼的情况下,也得彰显一下自己的威严,所以他的同样以音波换以颜色。

    没一会功夫,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敖显面前,一身紫袍,浑身散着威严的气息。

    “哎呀,敖河神一向神龙见不见尾,否则齐某早就该拜访敖河神了!”齐军严脸上挂着笑容,口中客套地说着。

    敖显自然也笑嘻嘻地说道:“哎呀,齐城隍很是客气了,真是想不到啊,齐城隍还真人不露相,居然如此低调,以堂堂洞虚修为屈居一州之城隍!低调。实在是太低调了!”

    齐军严则对此一笑了之,他此来可不是为了和敖显寒暄的,他刚才那番作态,不过是为了告诉敖显,要求不要太多分,论修为他不比你敖显差。

    “咦,方城隍呢,他不是应该在这里吗?”齐军严这个时候好似才现方绍远不见了,突然开口问道。

    敖显心道,小样装的还挺像的,方绍远不就是被你这一招搞得不得不自己跳下去了。

    不过,敖显神色不动,用手一指干涸的河道:“齐城隍是指刚才那能言善辩的小家伙,喏,被你一吼下去了!”

    齐军严此时才露出讶然之色,顺着敖显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着一个人真躺在浅浅的水塘子里。

    “大人,大人等等属下!”就在着这个时候,远传又传来一道声音,引来齐军严和敖显目光。

    当涂毅然好似气喘吁吁地赶到河边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两道摄人心魄的目光直射自己,顿时身子一哆嗦,差点没一脚踩空摔倒在地上。

    “恩,涂城隍,你来的正好,方城隍刚才掉落待河道之中了,你下去将他扶上来。”齐军严突然开口道。

    涂毅然一时没明白过来,这方绍远好好的怎么会掉喝道里了,真想要开口问一下,却现齐军严脸色有些难看,而敖显则在一边露出戏谑的笑容。

    他也是心机灵通之辈,转眼就明白了恐怕方绍远掉河道里和齐军严脱不了关系,自己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否则这件苦差事就不会落在自己身上了。

    涂毅然看了看正盯着他的齐军严,以及站在一片看热闹的敖显,只能哭着一张脸看了看几张深的河道,一咬牙,噗嗤一下跳了下去。

    走到了方绍远跟前,看着还昏迷着方绍远,涂毅然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把方绍远扶了起来,然后法力运转之下,飞上了岸边。

    齐军严看了看方绍远,轻指一点,一道柔和的力量没入方绍远体内,很快方绍远就醒了过来。

    “涂城隍,你扶着方城隍去一边休息一下,本神要和敖河神聊一聊!”齐军严轻咳一声,也不待方绍远说话,开口说道。

    涂毅然二话不说,一把将方绍远扶着到了另一边坐下。

    “敖河神,五千万香火...”齐军严面露一丝不好意思之色刚要对着敖显道。

    这个时候,突然坐在一边的方绍远道:“河神大人,我们州城隍大人今日可是三千大寿,既然您来了,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小神觉得以您的地位出手肯定不会小气,一千万香火是少不了的,不是嘛!”

    “一千万香火...”涂毅然在一旁差点把这句话说出来,好在及时收住压回了嗓子眼里。

    他一脸惊讶地看着方绍远,他觉得方绍远是不是傻了,一场寿宴收人家一千万香火,真当河神是棒槌啊。

    不过谁曾想,敖显眼珠子一转之后,竟然长笑一声,随后看着齐军严道:“齐城隍啊,你有一个非常好的下属啊!行,本神同意了,这样吧,扣除本神的寿礼,齐城隍你只需要给敖某四千万香火就行了!”

    此时,齐军严轻轻瞥了一眼方绍远,脸上挂着笑容道:“哎呀,让敖河神破费了!真是感谢啊!”

    而涂毅然此时也明白了,刚才齐军严说话支支吾吾的恐怕就是囊中羞涩,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被方绍远一眼看出来之后以这种巧妙的方法缓解了二人之间的尴尬。

    否则一旦这话说开了,别说敖显和齐军严之间刚刚缓和的关系会出现裂纹,就连刚才代表齐军严做出承诺的自己和方绍远都讨不了好。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这话一出,齐军严少交一千万香火,敖显虽然少得一千万,但是至少两人之间不会有太大的冲突。

    看着齐军严看向方绍远那赞许的神色,涂毅然恨不能一身代之,可惜刚才说这话不是自己。(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