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翠玉竹
    看着两位大佬交易了四千万香火之后,涂毅然终于松了一口气。八?一网  =≈≤.≥≥.

    他再看看方绍远,此时这个双方和谈的大功臣竟然闭上了眼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而且观其气息,似乎进入了静修的状态。

    咦,这方绍远想干什么,若是州城隍和河神在其冲突,还需要他从中调解呢。

    随即,涂毅然转念一想,照目前的形势看,似乎双方还真不需要什么人在做调解了,毕竟谁手中没有几个所谓的奇珍异宝呢,想来只要河神提出的要求不过分,州城隍都会答应的,毕竟现在双方都不愿意轻易损伤这来之不易的缓和的关系。

    这方绍远还真是人精,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自己和他比起来似乎确实差了那么一些。

    当然,涂毅然虽然很羡慕方绍远,但是他也不敢学方绍远这般做法,所谓不怕一万就拍万一,若是这两者真没谈拢的话,自己清醒着,自然可以抓紧时间逃命去。

    于是乎,涂毅然,涂城隍开始假意闭目,实则竖起两耳朵仔细地倾听齐军严和敖显之间的谈话。

    “恩,敖河神,你是不是该把你第三个条件说清楚了,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奇珍异宝呢?这送给令尊十二太子可不能太寒酸了,齐某这里有一颗万年朱果,不知敖河神以为何如啊?”齐军严决定先把自己的条件亮出来,一颗万年朱果说起来也算不错了,就算洞虚境也会心动。

    其实,这么做,也是为了告诉敖显,要东西可以,但是价值最多也就在这颗万年朱果上下浮动,差的太多了就谈不来了。

    敖显自然听出了话外之音,他笑了笑傲然地说道:“齐城隍,我们南海龙宫说起来在整个四海龙宫之中也是最唯有的,万年朱果一点都比稀奇!”

    齐军严一听,脸皮子微微一抽动,这南海龙宫富甲天下,这是人尽皆知的,而且若非敖显出身那里,他也不会拉下脸亲自来此,但是他背后也不是没人罩着,真要是敖显提出过分的要求,他也不怵,大不了一拍两散。

    涂毅然现今天晚上他还真是好似深处大海深处,波涛汹涌,起伏不定,这心是一会飞上天,一会坠入大地。

    这不,他明显听出来,这两位大佬似乎又有谈崩掉的去势了,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双方就不能好好谈谈呢,万事以和为贵嘛,何必唇枪舌剑的呢,搞得要动刀动枪的。

    此时,他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瞅了瞅方绍远,好似身边这位年轻人出马就可以搞定一切。

    可惜,这一次,方绍远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始终双目紧闭,浑身的气息越的收敛平稳。

    此时,涂毅然竟然做好了一见形势不对就要跑路的准备了,两个大佬互殴,可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元神境可以参与的。

    “好,齐某对于南海龙宫富甲天下之名也是就有耳闻,既然敖河神对于万年朱果不感兴趣,那么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珍宝呢,那,事先说明啊,齐某不过是区区州城隍,可不能和龙宫想必哟!”齐军严话虽说的婉转,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那就是看不上万年朱果可以,但是要求不能太过分。

    敖显则嘿嘿一笑道:“齐城隍,敖某想要的东西其实不在意珍而在于奇!而且这物件就在你这兴州之地!”

    这话一出,齐军严明白了,确实,就如敖显所言,南海龙宫富甲天下,什么东西没有,故而在珍贵能比得上龙宫的收藏?

    显然,敖显也知道,所以他才会在意一个奇字,礼物在奇不在贵。

    想到这里,齐军严的心也是微微一松,其实他也不愿意打破双方之间缓和气氛,既然敖显这么说,显然他想要的东西不是特别的贵重。

    更何况,敖显点名了所要的东西就在兴州之地,那就是说东西这东西其实并不在他齐军严手中。

    那就更好办了,整个兴州之地全都在他齐军严掌控中,什么好东西好宝贝他尽在他掌握中,他不相信自己还有什么奇珍异宝是他不知道的,若是真有的话,那就只能怪他自己眼瞎了。

    因此,齐军严呵呵一笑道:“好,既然如此,还请敖河神不妨直言,齐某这兴州之地,你到底看上了什么,齐某这就命人给你取来!”

    “好,清楚快人快语,敖某看上的东西就在着曜兴府的翠玉山中!”敖显一点头,大声地将想要的东西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原本还笑眯眯地齐军严顿时脸上的笑容一滞,口中不由自主地问道:“敖河神,你说的东西在哪里?”

    敖显见状,便接着说了一遍:“曜兴府的翠玉山中!怎么,齐城隍有问题吗?”

    齐军严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敖河神,你看中的东西不会是翠玉山中所封印的那截翠玉竹吧?”

    因为方绍远和敖显交代好了,故而敖显很肯定的点点头道:“不错,正是翠玉竹!这东西虽然是当年翠玉妖王所留下的,不过那翠玉妖王也就是渡劫境而已,他死后也就遗留下这一截残木,当中也就蕴含了不少的乙木结晶,算的上使奇物,这才打算索要来献给父亲大人,单论价值未必比得上万年朱果,齐城隍不会不愿意割爱吧!”

    神色有些怪异的齐军严摆摆手道:“自然不会,若是敖河神你想要的话,齐某无不应允,但是...”

    这齐军严一只说话铿锵有力,做事果断决然,不应该出现这种说话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的表现啊,敖显心中很是奇怪,这翠玉竹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会让齐军严变成这幅模样。

    “齐城隍,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出来,不用这么吞吞吐吐的!”敖显有些不满地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就是这东西恐怕齐某没法派人去取回来,需要敖河神你亲自去拿了!”齐军严虽然表面上恢复了常态,但是他的眼神中依旧有一些怪异之色。

    敖显虽然心中纳闷,但是既然齐军严同意了,所以他也就不再多言,不过随即他神色微微一动,突然笑着开口道:“齐城隍,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不过敖某对于这一带不熟悉,还望齐城隍派一名向导才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