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神秘的窃贼
    或许是早已知道敖显等一行三人肯定会铩羽而归,齐军严竟然就在瑞河边上等着,一见到敖显出现,他便一拱手道:“敖河神,翠玉竹难取,齐某这里有一块乙木结晶,和翠玉竹相比自然不值一提,却也算是齐某的心意,还望敖河神海涵!”

    对此,敖显还能说什么呢,人家老齐都话都数到这份上了,而且他对那翠玉竹并没有什么兴趣,故而也就点点头道:“好,这次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水6两家还是需要多多结交啊!”

    兴州之行算是结束了,方绍远此行最大的目的没实现,不过却也不能完全说是没有收获,起码还得到了齐军严的一块玉印,有了这块玉印,他在庆临府的威信将会更胜一筹。

    瑞河水府之中,方绍远和敖显相对而坐。

    都说龙族富甲天下,果然不错,这水府虽然只是一处别府而已,但其中亭台楼阁,假山嶙峋,美婢成群,水府的战兵一个个身着银甲,皆非凡甲,虽未下品法器,但数量极多,果是财大气粗。

    两人案头摆放着都是一些灵果,散着阵阵的果香,敖显笑着说道:“方贤弟,今日既然来了我这水府,那就多盘恒几天,我带你好好领略一下我这水府的美景!”

    方绍远捏起一颗水晶般的红色果子,轻轻放入口中,瞬间化作一股醇和的灵气涌入周身,一种轻柔舒爽的之感油然而生。

    片刻之后,方绍远睁开双眼,淡淡一笑道:“敖显这水府果然快怡,小弟若是居久了恐会流连忘返,在回那庆临府可就住不惯咯!”

    “哈哈,来,此乃我南海龙宫所酿之灵酒,虽不如天庭之仙酒,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敖显为方绍远倒上一杯,笑着说道。

    杯中之酒呈现一种琥珀色,轻轻一嗅便感到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方绍远端起酒杯以嘴唇微微一触碰,顿时感觉精神为之一振,不由一口将其喝下。

    酒入喉,便有一股清凉之意顺流下直入腹中,随后渐渐化作一团暖意从腹中四散开来,好不畅快。

    “好酒!真是好酒!”方绍远不禁赞叹一声。

    敖显则得意的一笑:“那是,这酒可是经过百年酿造而成,乃是我从父亲大人那里讨来的,几日若非方贤弟再次,我也舍不得拿出来啊!”

    对于敖显的心态,方绍远自是知晓,他也笑着说道:“这一次,差点令敖兄深陷险境,方某真是过意不去啊!”

    摆摆手,敖显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哪里话,方贤弟,你我相交贵在心字,此事休得再提了!”

    说着,敖显举杯和方绍远再满饮一杯。

    酒过三巡,敖显脸上微微透露出一丝红意,他憨憨的一笑道:“方贤弟,若是你在地府混得不如意,尽管和哥哥说一声,不说别的,这瑞河分支你看中哪一个尽管说,哥哥保你一个河神当当!”

    方绍远心中一动,看来自己被新任都城隍喊去调查的事情已经传到了敖显的耳中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说。

    “敖显,多谢你的美意,方某在若是真的哪天混不下去了,自然会前来寻你!”方绍远轻生一笑,开口道。

    在敖显的水府之中待了三天,方绍远便启程返回了庆临府,不过刚一回去,便得知一个不好的消息,庆临府最近出现了一个诡异事情,那就是香火失窃。

    按照规矩,凡人每日供奉的香火皆有户科司功曹点清数目后封存于香火室中的大鼎之中。

    但是近日,每次朝大鼎之中封存香火之际,却可现香火交于前一日要少一些,一次两次或可认为是看错了,但是一连数日却一直如此,这可就不一样了,说明有人偷盗香火。

    李登凡在接到消息之后,立刻派人展开调查,甚至还是派专人蹲点守候,但是第二日重新清点的时候,却依旧现香火失窃。

    最后,不得已,李登凡亲自出马,但是香火依旧失窃,这可让李登凡大吃一惊,以他元婴境的修为,却一直现不了到底是谁偷走了香火,这说明对方肯定很厉害,起码也是元神境。

    但是,一般而言,修为越高之人,其越家看中面皮,怎么会做那偷窃之事呢。

    虽说每次窃贼所盗子香火数额不大,但是始终不能抓捕到此贼,长此以往,他好不容易在方绍远支持下建立起来的威信可就丧失不少了。

    就在这李登凡愁眉不展的时候,方绍远回来了,李登凡就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赶紧把事情告诉了方绍远。

    听到此事,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他对于香火失窃倒是无所谓,反正他现在也不指望庆临府所提供的的那点香火,但是能够如此神奇地避过李登凡的检查继续持之以恒的在庆临府里偷窃,这倒是引起了方绍远的好奇。

    当下,方绍远便命令各部各司做好相关事宜,这窃贼的事情交由他负责就行了。

    这香火室乃是一处偏殿,地方不大,长越八米,宽约五米,当中有一尊造型古朴的大鼎,此鼎便是专门送来封存香火用的。

    整个香火室除了这尊大鼎外,别无他物,不过因为方绍远要来蹲点,故而李登凡在其中放置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以供方绍远休息。

    按照李登凡的推测,这窃贼应该是在夜晚行窃,故而方绍远在进入香火室之中,却也不急探查,而是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小幽,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做这等事情,要知道,这失窃的香火其是数量并不是很多,按照李登凡的估计,贼人修为至少元神,但是都已经元神境了,偷那点香火又有何用呢!若是仅仅为了过把瘾,也不至于一连偷了十多天了。还真是有些奇怪的很!”

    “更何况,香火对于修行者而已,唯有阴神作为需要,可一个修为达到了元神境的阴神,若是真的需要香火,又何必行此之事呢!”方绍远微微一皱眉头问道。

    “小方子,这世间万物无奇不有,就本剑灵所知道就有不下百种异兽喜食香火,还不一定就是阴神所谓呢!”小幽呵呵一笑说道。

    “异兽?”方绍远神色一动,不禁大感兴趣,便想要追问下去。

    “到底是什么,等你抓到了不久全清楚了!何必问呢!”可惜,小幽不买账,仅仅抛出一句话便不再言语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