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楚州府
    面对这么多大佬的的帖子,朱思吉也是一筹莫展,要知道不管向着哪一个,必然会得罪另一个,而他不过是三品州城隍而已,得罪哪一个他的退休生活都不会舒坦。

    就在这位朱城隍两头为难之际,忽闻易月山叶家二长老叶苍芒求见,虽然心头有些不愿意,但是作为叶家乃是真州最大的世家,这位二长老叶苍芒可是刚刚晋升洞虚,已经在叶家拉起来第二座山头,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他朱思吉都拒绝不了这位叶长老。

    “本神亲自去迎接!”朱思吉无奈地站了起来说道。

    “叶长老,朱某不知贵客降临实在是有失远迎啊,有失远迎!请,里面请!”朱思吉一脸善意的笑着对叶苍芒说道。

    叶苍芒也不客气,他一马当先直入真州城隍庙的大殿之中。

    一番寒暄之后,叶苍芒突然笑着问道:“朱城隍,你这里最近可是人来人往,热闹的很啊!”

    朱思吉神色微微一动,随即他一脸苦笑道:“哎呀,叶长老真是说笑了,什么热闹不热闹的,朱某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退下来,谁曾想连这点小愿望都无法实现啊!”

    “不知道叶长老这次前来有何贵干啊,朱某如今都是快要退下去的人了,若是一般的事情还能办一下,太大了的话,朱某可是无能无力哟!”

    朱思吉这话一出,叶苍芒那里还不明白这姓朱思吉想说什么,但是他这次来可是有任务在身的,自然不可能因为朱思吉的一句话就打退堂鼓。

    他笑了笑道:“朱城隍,其实叶某这次来就是想问一句,不知道朱城隍退下去之后打算做什么,是想上还是想下,亦或者就这么等着寿元耗尽?”

    听了叶苍芒的话,朱思吉的神色顿时大变,他明白叶苍芒的意思。

    所谓上,就是上天庭,走一遭封神台,成为天庭册封的神仙,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天庭不灭,他就不死,当然,以他的这点修为进了天庭也就是称为天兵的一员,地位低下,哪比得上他在凡间一州之城隍来的逍遥快活。

    至于下,那就是进入十八层地狱,那里其实乃是一处独立的世界,待在那里面就不愁寿元的问题,不少到点的阴神都选择去那里,但是进去了就不能再出来了,因为只有待在那里面才能保证寿元无穷无尽。

    因此这和坐牢没什么两样,故而也有不少心高气傲的阴神选择渡劫或者干脆找个地方等死,正所谓不自由毋宁死。

    当然,就算是想要走上或者下这两条路,那也是不容易的,不管上还是下若是没有人的话,就只能等死这一条路。

    他朱思吉可没有那种等死的勇气,他还想着多活一段时间呢,天庭环境好,虽然是最底层,若非上头没人,他朱思吉还真打算去天庭呢。

    好在他在阴司当差这些年也认识不少人,故而早早地疏通了关系,准备去地狱混混,但是谁曾想,大卫阴阳两界的一哥居然都看中他即将空下来的位置。

    而且这两位仁兄皆来头不小,张口闭口就是不如他们的意,就会让其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其实,原本作为一州的土皇帝,朱思吉还真没把他们的话太当回事儿,怎么说呢,上天无门可以,他原本就没打算上天,但是下地无路就有些过了,毕竟他朱思吉自问这些年下面也疏通了不少关系,不至于因为这两人的一句话就将其最后的希望给掐灭了。

    但是事实是,当朱思吉去确认一下自己入地狱的事宜的时候,却被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给挡回去了,这就让朱思吉顿时感到不妙。

    可是,既然这两个家伙都不好惹,自己无论帮了谁,另一个人肯定会嫉恨他的,虽不至于下杀手,但是发力堵住他的下地之路还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另一方也绝对不会为他开口说话的。

    看到朱思吉神色有些难看,叶苍芒嘿嘿一笑道:“朱城隍,其实灵山也是不错的一个去处!”

    心中咯噔一下,朱思吉的双目顿时一紧,传闻这叶苍芒在突破洞虚之后身上就带着淡淡地佛气,莫非传闻是真的,这叶苍芒乃是的灵山高人指点这才得以突破多年的桎梏的。

    转念一想,朱思吉轻咳一声道:“叶长老,灵山虽好,可惜无佛指引啊!”

    叶苍芒顿时哈哈一笑,他看着朱思吉一副小心试探的模样,直接身子微微一动,顿时一股浓郁的佛气凝而不散,随即便全部收敛起来了。

    朱思吉双目睁圆,经过叶苍芒这一展示,他顿时有些激动,看来传闻是真的,这叶苍芒还真是的佛的指点了。

    不过随即,他心头一震,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叶苍芒虽然和自己熟识,但是却不可能真心为自己打算,他这么做肯定有其要求,而自己目前身上值得他追寻的莫过于真州城隍的位置了。

    于是,朱思吉定定心神,平复了心情,这才缓缓开口道:“叶长老,朱某不妨直言吧,这朱某这城隍之位,都城隍大人还有判官大人皆有兴趣,朱某可做不了主!”

    叶苍芒一听,笑而不语,这让朱思吉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这姓叶的被吓到了,要打退堂鼓。

    仿佛是看出了朱思吉的心思,叶苍芒淡淡地开口道:“朱城隍,本长老可没有说要你的位置啊,本长老只想要真州之下的一府之地!”

    朱思吉顿时松了一口气,别看他现在就要退下了,但是只要他开口,真州任何一府之地的城隍也可以一言而任之。

    所以他顿时笑着说道:“叶长老,不是朱某自夸,但凡叶长老看中这真州之地的那一府,尽快开口,朱某即刻照办!”

    “好,朱城隍快人快语,那就楚州府吧!”

    对于叶苍芒提出这个要求,朱思吉一点都不意外,因为这叶家所在的易月山的一半就在楚州府,看来这叶家的两座山头是要并列了。

    不过,朱思吉却不管那么多了,反正他都要退位让贤了,哪管这叶家之间的纠纷啊,左右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能换到进入灵山的机会自然不错了。

    当然,朱思吉也不是傻蛋,他不可能完全相信这叶苍芒的话,所以他笑着说道:“敢问朱某何时可以进入灵山?”

    叶苍芒微微一笑道:“朱城隍却宽心,灵山的接引使者此时正在瑞河水府之中,若是朱城隍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前往一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