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齐军严的身份
    面对叶苍芒的邀请,朱思吉自然首肯,当然朱思吉敢这么只身赴会倒不是说他没有一点防备心理。

    只他觉得自己如今并没有太好的选择,更何况这叶苍芒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府城隍而已,没必要出手算计自己。

    更何况见面的地方可不是哎易月山,而是再瑞河,这叶家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和河神搭上关系,而且他也清楚佛门和龙族的关系,这河神可是听闻就是出身龙族,虽然只是一个杂血的蛟龙。

    不过这朱思吉还是留了个心眼,让将自己要去瑞河的见河神的事情通知了手下的人,自然是以防自己万一回不来的话,起码知晓自己在那里失踪的。

    可惜啊,朱思吉万万没想到,他还是回来了,可是却已经成为了方绍远的信徒。

    原本作为合体境的阴神,朱思吉再不受伤的情况几乎不可能被方绍远渡化,不过有了敖显和叶苍茫的帮助,这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此时,兴州曜兴府城隍庙的一处偏殿之中,齐军严正站在大殿中央,而他身边则站着一个笑眯眯的年轻人,赫然正是方绍远。

    “方城隍,都说齐某人深藏不漏,以我看你方城隍才是真正的高人不露相啊!”齐军严一脸冷笑地说道。

    方绍远摆摆手道:“齐城隍过奖啦,不知道方某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齐军严脸皮子微微抽动,其实他从第一眼看到方绍远就觉得其不简单,但是后来一系列的事情证明这方绍远似乎并没有他猜测的那里厉害。

    但是当今日这年轻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时候,他就清楚自己一开始的猜测没错,只是这小子太狡猾,被他瞒住了。

    只是他不明白,费劲心思隐瞒自己修为的方绍远为何要在他面前展示出来,所以他对于方绍远的到来保持了深深地警惕。

    不过当方绍远一语道破他的身份的时候,着实让齐军严吓了一跳,他当时甚至有杀人灭口的想法,只是感受到方绍远身上若有若无但却给他一种极大危险的气息时,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

    齐军严真实的身份其实乃是天庭一位上仙的属下,得那位上仙之助上了封神台,早已经算是神仙一流的了。

    不过,他也得有付出,那就是必须在这兴州城隍之位上待满任期,为了就是看守住那截翠玉竹!

    只是,他的身份一只隐藏的极好,根本没人看得出来,他却不知道方绍远是怎么辨别出来的,但是他知道,方绍远既然知道了,而且还说了出来,肯定要以此来要挟自己。

    虽然因为方绍远的强大令齐军严投鼠忌器,但是他打定主意若是事情太难办的话,他即便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将方绍远灭口。

    而当他得知方绍远的来意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因为方绍远只是提出需要他办一个调任的手续,因为他要去真州那边赴任。

    从庆临府调到楚州府只不过是平级调动而已,齐军严自然不相信方绍远会为了这一个调动而大费周章,内里肯定一个不小的谋划。

    随即,他便想到了真州的城隍朱思吉似乎到点了,莫非这方绍远图谋的乃是真州城隍之位。

    一想到这里,齐军严的一颗心就活泛起来,他心中突然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既然这方绍远要谋夺州城隍之位,那为何自己不能退位让贤呢,有这方绍远代替自己守着翠玉竹该多好呢。

    不过这件事兹事体大,不是他一个人能做的了主的,所以齐军严才犹豫了半晌一直没有给方绍远答复。

    而方绍远则看到了齐军严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来的复杂的意思,心中也是有些不安,他不明白不就是一个简单的调令吗,有朱思吉的配合,根本不需要多大的功夫,莫非这齐军严想要借助此事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故而,方绍远才会逼迫齐军严早点拿出主张出来。

    见到方绍远似乎这么迫切,于是齐军严眼珠子一转:“方城隍,这件事齐某需要考虑一下,要不这样吧,你且在此宽坐,齐某想去静室好好考虑一下,有了结果自然会给你答复!”

    见齐军严神神道道的模样,方绍远有些诧异,这明明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怎么这老小子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干嘛。

    只是,这个时候,方绍远有求于人,总不能过于逼迫,无奈之下只能同意。

    在齐军严离开之后,方绍远便开始开动脑子,他对于齐军严同意自己的要求这件事倒是不担心,他相信齐军严肯定不会再这小事情上驳自己的面子,毕竟他方绍远刚刚也展示了自己的肌肉,不比他齐军严差。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齐军严得知自己的治下突然冒出来一个和自己旗鼓相当的人物,第一念头自然是要消灭它,而齐军严应该也确实有这个想法,只是被方绍远的气息做震慑,不敢轻易动手。

    既然不能动手,那自然要想法设法将其赶出自己的地盘,现在方绍远主动提出来了,齐军严不应该拒绝的。

    但是,齐军严的态度却有些出乎方绍远的意料,他居然在犹豫,还说要静一静,这么点小事儿有必要那么慎重嘛。

    所以,方绍远推测,这齐军严似乎是想要找人商议,但是这个兴州又有谁值得齐军严去商议呢,除非是上头的人。

    只是,方绍远随即一想,这点小事儿也要和上头沟通的话,这齐军严也太窝囊了吧。

    就在方绍远胡乱猜测的时候,齐军严冒了出来,他直接开口道:“方城隍,久等了!”

    方绍远则微微一笑道:“齐城隍客气了,不知齐城隍可有答复?”

    “齐某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方城隍可否答应?”齐军严没有回答方绍远的问话,而是反过来问道。

    对于齐军严会提要求,方绍远早已预料到了,毕竟齐军严和他非亲非故的,不可能因为自己撞破他的身份就会毫无条件的帮助自己。

    反过来说,如果齐军严不提条件的话,方绍远反而要担心这是不是齐军严在设套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