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易南县
    楚州府位于易月山的南面,一共有就九个县,不过因为最靠着易月山的乃是易南县,该县的城隍一项是由叶家那些死去的子弟所担任。

    如今的易南县城隍名叫叶柄诚,说起来还是叶天麟的亲叔叔,可惜人比人气死人,这叶天麟作为晚辈,尽管因为上次的事情搞得人气下滑不少,但是依旧号称叶家后辈第一人,而这叶柄诚在一次修炼的过程中,居然岔气了,不得已化作一缕阴魂。

    好在身处修行世家,再加上叶柄诚的老爹乃是二长老,不对,现在应该是三长老叶苍云的儿子,所以让他当了这么一个易南县的城隍。

    虽然做鬼不如做人来的爽,但是不管怎么样,易南县背靠易月山,在自家大门口做城隍感觉还行,手下一大帮子阴神每日奉承着,小日子过得好不潇洒。

    可惜,最近一段时间,叶柄诚的日子过得不是很舒心,原本对他恭敬有加的属下看向他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了,对于他交代的事情也有那么点阳奉阴违的意思了,尤其是新来的那几个叶家子弟,根本就一点都把他这个县城隍放在眼中。

    若是放在以前,他早就下狠手收拾了,但是现在世道变了,以前大长老整日闭关修行,他老爹叶苍云身为二长老说出去的话在叶家那就是圣旨啊,谁敢不从。

    但是现在呢,原本的在家等死的三长老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洞虚境,这地位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不但将他老爹叶苍云挤了下去,而且还惹得大长老叶苍海不得不重新出山执掌家族,否则叶家的大权就要全部落在叶苍芒的手中了。

    所以呢,他老爹早已经早早交代他这段时间必须要收敛一定,千万不要被人家主抓把柄,否者这县城隍之位就不保了。

    虽说不过是区区县城隍之位,但是作为这里乃是叶家根基所在,不管是凡间的知县还是阴司的城隍那从来都是叶家的人坐,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去做这个位置,没有点背景,想都别想。

    要知道,这易南县可不小,因为叶家很多不能不能修为的子弟可都在此安居乐业,现在整个易南县凡人加起来超过三十万人,每年可是提供不少香火,按照叶家和地府的协议,这些香火两家五五分成。

    不过话虽如此说,但是因为是叶家的人担当城隍之位,每年到底有多少香火,唯有这县城隍最清楚。

    正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叶柄诚自当了这易南县城隍之后,每年不知道从中弄了多少香火进入自家的腰包。

    要知道,这香火虽然有毒,但是用得好对于修为也是大有裨益之处,正因为有了这些香火的支持,叶苍云一系的叶家子弟才会在叶家所有子弟之中脱颖而出。

    所以,自打叶苍芒上位之后,叶苍云立刻全面倒向大长老,借助大长老的威慑在家族议会上将叶苍芒想要撤换叶柄诚的提议顶了回去,但是他知道叶苍芒不会轻易罢休的,所以经常对自己的儿子耳提面命,不得有任何疏忽。

    其实,叶柄诚对于老爹的谆谆教诲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县城隍之位虽然是家族争取来的,但是实际的人权却在地府阴司手中,更加准确的说应该是操控在楚州府城隍的手中。

    而如今的楚州府城隍戴临早已经被他喂饱了,所以即便是叶苍芒在家族议事上提出撤换自己的提议通过了,只要戴临不同意,他依然还能继续坐镇易南县。

    为此,他还特意去了一趟楚州府,送了一份大礼给戴临,这戴临可是满口答应他没问题,且放宽心。

    不过谁曾想天有不测风云,这大礼送出去还没几天呢,上头突然传来消息,戴临调走了,这楚州府城隍如今是一个叫做方绍远的家伙继任了,而且听说这家伙还是从隔壁州调来的,还真是晦气得很。

    所以,这叶柄诚在思前想后一番,便决定还是再备一份大礼去交好一下这位新任的府城隍吧,不管怎么说,毕竟他的位置可是由这个方绍远定的。

    还没等叶柄诚出发,楚州府的信差就来了,还是个熟人,乃是楚州府户科司的功曹,来意很简单,就是新任府城隍召集楚州的九县的城隍全都前往报道。

    叶柄诚心道,好啊,正想着去呢,既然方城隍有召唤,那不更好了。

    当然,叶柄诚也不傻,赶紧抓紧时间套一套这位熟人的话,打听一下这位新任府城隍的喜好之类的。

    不过令叶柄诚失望的是,这位户科司的功曹以往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这一会不知道怎么的,始终就是跟他绕圈子,半天下来,什么都没说。

    叶柄诚作为叶家的子弟,尤其是他老子还是叶苍云,虽说修行上不咋的,但是脑子也不笨,很快就明白了,不是这位功曹不说实话,而是肯定得到了上头的命令,一点口风都不能透露。

    而且,根据这位功曹的表现看,似乎新来的这位府城隍不太好打交道啊。

    心头惴惴不安的叶柄诚借口有点事情,请这位功曹捎待,他自己则刷的一下就朝着老爹那里跑去。

    其实原本这是不合规矩的,毕竟上官有令即可前往报道,自然必须要一刻都不能耽误,不过说到底这易南县有些特殊,这叶柄诚来头不小,在这点小节上面,那位户科司的功曹还是给足了面子。

    当叶柄诚将事情说给了老爹叶苍云听了之后,叶苍芒突然心头一动,他响起来这方绍远的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再好好一回忆,不就是当初自己的孙子叶天麟吃瘪的人嘛,怎么竟然跑来了这里,还坐上了楚州府城隍之位。

    再想起自己的死对头叶苍芒也正是在那方绍远的地盘上突破的,莫非这两者之间有何联系,叶苍云不由暗自想到。

    “爹,您有什么注意赶紧说啊,儿子可是抽空跑出来的,可别耽误太多时间!要不然,被那姓方的抓住借口挨上一顿削可不值得了!”叶柄诚见老爹不说,不由有些着急地说道。

    见儿子居然还有这等见识,叶苍云不由微微一愣,随后他点点头道:“这样吧,你先过去,礼物什么的备上,但是无需太过珍贵,记住这一次去就是探探这新任的府城隍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若能交好便罢,若是不能的话”

    叶苍云虽然没有把话说出来,但是他脸上却闪过阴狠的神色,叶柄诚立马明白老爹的意思,所以直接开口道:“得了,儿子明白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