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焦虑的叶柄诚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当叶柄诚安排在楚州府的细作传来消息,说是新来的方城隍第一站去了九章县,顿时令叶柄诚微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按照方位和距离的远近,他易南县怎么排都要至少三个县之后才会轮上他。

    不过到下午的时候,叶柄诚的心又悬了起来,因为方绍远居然已经去了下一个县,这是个什么情况,既然是视察工作,不至于这么快啊,就是做做样子那也怎么的一个县也要待个一两天啊,这待了半天算个什么事儿啊。

    而且根据可靠消息,那方绍远根本就没检查什么东西,一到九章县便去了城隍庙,和九章县城隍闲聊。

    当出九章县的时候,看那九章县城隍的脸色似乎极为高兴,仿佛方绍远也点都没留难他。

    接下里几天里,方绍远以极快的速度将八个县都过了一遍,叶柄诚得到的消息都千篇一律,全都是方绍远和当地的县城隍半天闲聊,然后笑眯眯地被送出了城,相安无事。

    其实在得知九章县的情况之后,他就和叶苍云商议过了,在他们看来,这方绍远说不定就是在故意迷惑自己,放松他们的警惕,一旦到了易南县,他就是下狠手查他个底朝天,所以,叶苍云再三强调不可松懈,而叶柄诚也深以为然。

    尤其是当他发现方绍远居然将易南县放在了最后,心头更是警惕万分。

    这一天,方绍远派来一个信差,说是一个时辰之后就会到易南县,于是乎叶柄诚赶紧召集自己的属下浩浩荡荡地前往县城外等候。

    这易南县背靠易月山,整个县城只有东西南三道城门,而且因为此地乃是叶家的地盘儿,这城隍庙与别处不同,乃是修建在县城内的。

    当叶柄诚出现在城外的时候,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呢,不过他可不敢有任何大意,因为他不想给方绍远任何一个挑刺的机会。

    不过叶柄诚虽然愿意如此等候,但是他手下的不少阴神却受不了了,尤其是那些修为不到金丹的,被这当空的太阳直射,浑身不爽。

    当到了约定的时间的时候,方绍远竟然还没有出现,顿时引起了不少阴神的不满,尤其是叶家的弟子。

    其中一个还仗着自己好叶柄诚关系较近,靠近叶柄诚气呼呼地说道:“叔,这新来的府城隍也太不给您老面子了,居然过了时间还不出现,这谱儿也太大了。”

    原本以为自己这话可以引起叶柄诚的共鸣,谁曾想,叶柄诚竟然脸色一沉,呵斥道:“说什么呢,那可是方城隍大人,等一等有什么关系!你要是受不了,可以滚蛋!”

    顿时,那叶家子弟不由讪讪退下,此时叶柄诚板着一张脸看向身后的属下,尤其是叶姓阴神,他淡淡地开口道:“你们要记住,收起你们平日的那些姿态,待会府城隍来之后一定要毕恭毕敬,谁要是敢给本城隍惹麻烦,就休怪本城隍不念往日的情面,将你们统统逐出,变成孤魂野鬼,自生自灭!”

    这话可就重了,一帮属下,又是姓叶的阴神皆神色大变,一个二个的都收起了脸上的吊儿郎当,整个人显得极为严肃庄重。

    点点头,叶柄诚这才稍稍满意,随后继续看着前方,同时还派专人到前面去查看,到底还要等多久。

    其实,叶柄诚心头也是不快,说到底,这易南县乃是叶家的后花园,甚至往大了说,就算是楚州府其实也可以算作是叶家的地盘,你方绍远不堪僧面也要看佛面,没必要这么做。

    就在叶柄诚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手下跑了回来:“启禀大人,方城隍的仪仗就在面前,估计一刻钟之后就回到了!”

    叶柄诚眉头一挑,然后对着身后的属下吩咐道:“诸位,既然府城隍快要到了,咱们就再辛苦一下,到前面迎一迎。”

    说着,也不管手下人是怎么想的,一马当先地就往前走去。

    其余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只能二话不说全都跟了上去,见自己说话还算好使,叶柄诚暗自点点头。

    果然,没走多远就看见了阴司的仪仗,于是叶柄诚立马露出欣喜地笑容迎了上去:“属下易南县城隍叶柄诚拜见府城隍大人!”

    这轿子落下之后,方绍远从中走了出来,一脸笑意地说道:“哎呀,叶城隍快快免礼!本神不过是照例巡查罢了,不用这么劳师动众的!”

    叶柄诚见方绍远心情不错,顿时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依旧暗自警惕,告诫自己这说不定就是方绍远麻痹自己的,千万不可松懈。

    “来,方城隍您继续上轿,属下在前头带路!”叶柄诚十分恭谦的说道。

    而方绍远则摆摆手道:“哎,先不忙,本神这次来啊,其实巡查工作只是其一,最主要的还是要拜访一下此地的主人啊!为表示尊敬,本神还是步行为好!”

    一听方绍远说要拜访自己的家族,而且姿态放得极低,表面上看似乎对叶家颇为尊重,而且根本没有任何找茬的迹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柄诚的心头却更加的不安了。

    于是转念笑着数道:“哎,方城隍,既然如此,您先上轿和我去城里休息一下,属下会山中通告一声,好让家里有所准备才是!”

    方绍远似乎特别听话,直接点点头道:“好啊,正所谓客随主便,那就又来叶城隍安排了!不过这轿子就免了,本神还是步行的话!”

    见方绍远坚持步行,叶柄诚也就不再劝阻了,便陪着方绍远朝着易南县走去。

    等安顿好方绍远,叶柄诚便告罪离去,他要首先通知自己的老爹,看看和方绍远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虽说叶家势力庞大,即便在整个大卫也是颇有名望,但是方绍远乃是打着巡查各县的旗号前来的,就算要拜访叶家,那也得等巡查结束之后啊,没必要这么急吼吼地提出来。

    谁知道,当叶柄诚急匆匆赶到老爹的院子时,却被告知三长老参加家族议事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原本还想着找老爹那个主张的,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没办法,叶柄诚干脆脑子一转,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既然这方绍远要来拜访,那就按照一贯的规矩,找家族中一个元神境的执事见他一面不就完了。

    只是原本这叶柄诚想要找一个他们这一脉的执事前去会见方绍远,谁知道转了半天,居然无论是他们和一脉还是和他们这一脉交好的够资格会见方绍远的人居然都不在,不是被安排出去办事儿,就是参加家族议事去了。

    这让叶柄诚心头更加的不安,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咦,这不是柄诚嘛,看的样子有事儿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