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孤立叶柄诚
    “方城隍,真是不好意思,各大长老正在议事,暂时不能出来会客,要不您还是先在鄙县巡查吧,等什么时候长老有空了,属下再通知您!”叶柄诚此时一脸为难的对着方绍远说道。

    此时,叶柄诚就担心方绍远坚持要去易月山中拜访,要知道,此时凡是有资格见方绍远的族人属于他们这一系的都有事在身,根本分不开身,而闲着的自然都是和叶苍茫有关系的,他怎么敢让方绍远和那些人见面呢。

    就好似刚才在家族门口遇见叫住他的就是叶苍茫那边的,算起来也是他的堂兄,原本在家族没什么权利和地位,但是随着叶苍茫的崛起,这个叫做叶柄言的堂兄瞬间水涨船高,一下子成为了家族中的执事,而且权利还不小。

    就在叶柄诚惴惴不安等着方绍远答复的时候,方绍远轻轻地瞥了瞥叶柄诚,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这样,没关系,那就按照叶城隍所说的,等你的通知!”

    见方绍远同意了自己的建议,叶柄诚微微松了口气,随后殷勤地问道:“府城隍大人,既然如此,接下来如何安排还请您示下!”

    方绍远点点头道:“叶城隍,不必紧张,本神这次来不过是例行公事,既然暂时无法拜访贵家族,那本神就现在城里逛一逛吧!叶城隍,你没意见吧!”

    看到方绍远颇有深意的目光,叶柄诚顿时微微一凛,他自然不希望方绍远在城里到处乱晃,鬼知道会弄出什么幺蛾子,但是看方绍远的意思,若是自己反对的话,说不定就有借口对自己发难,最后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自己也算是花大力气整改过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赶紧挤出笑容道:“府城隍大人说笑了,您的安排,属下怎么敢有意见呢,属下这就陪您到处转转!”

    方绍远呵呵一笑,站起身来摆摆手道:“不用了,县里事情也不少,你还是好好处理吧,本神自己到处转转就行了!”

    早就知道方绍远不愿意自己陪着,但真的等方绍远说出来,叶柄诚心头还是有些不安,于是一方面将方绍远送出城隍庙,另方面下令属下心腹暗中跟着方绍远,一有什么情况立刻汇报。

    一出门,方绍远左右看了看,随即身形一动,便显出了真身,一身儒生服,手执一把扇子一副读书人的做派。

    没走两步,他便感觉到了身后有尾巴,不过他并没有声张,装作不知道,一摇手中的扇子,朝着前面走去。

    这易南县到底是叶家在背后支持,显得极为繁华,除了城池比楚州府小一点之外,论繁华的程度一点都比楚州府差。

    整个县城中央有一条东西方向的大道,直通东西城门,而县城中央就是县衙,这条大道上人来人往,确实热闹非凡。

    花了半天的时间,方绍远将整个易南县城逛了个遍,随后一步便踏出了县城。

    叶柄诚所派暗中跟着方绍远的人发现自己的目标竟然一下子出了县城隍,顿时暗道不对,于是吩咐其他人继续跟着,自己则一溜烟赶紧回去汇报。

    而方绍远早已经发现了,他这一次出来其实并没有任何意图,他就是随便逛逛,顺便让叶柄诚过两天心惊胆战的日子。

    按照他和叶苍茫的算计,这易南县可是算是叶苍云的心头肉,想要拿下来很难,所以方绍远上任之后根本暂时没有动叶柄诚的念头,不过其余几个县就不客气了,他一个一个的巡查过去,很快就把这八个县城隍渡化了。

    有了这八个县在手,楚州府就算是掌握在他手中了,至于易南县,说句不客气的话,那是易月山叶家碗里的肉,他初来乍到,即便有叶苍芒相助,想要拿下这个位置恐怕也难。

    他之所以过来,就是为了给叶柄诚一个假象,自己在算计他的位置,这样,叶柄诚的心思就全放在如何保住他的位置上面,自然没工夫给自己添堵了。

    当叶柄诚听到方绍远出城了,而且似乎是在等什么似的,顿时心头大惊,赶紧一溜烟地跑了出来。

    “府城隍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呢,属下已经设下宴席,正等着你呢!”叶柄诚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方绍远见状,神色之间流露出一丝不自然,随后笑着说道:“是吗,那好吧,咱们过去吧!”

    叶柄诚时刻关注着方绍远,瞬间就发现了方绍远脸上的神色不太对劲,心道亏得自己来得早一步,拦住了他,否则万一在这里给他见到想见的人,就不好了。

    三天时间,方绍远在易南县待了三天,叶柄诚几乎是寸步不离,不管方绍远走到哪里,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看见他。

    “哎呀,叶城隍,本神再次也待了数日了,可惜一直没有能够见到贵家族的长老,实在是有些可惜了,不过时间久了府里的事务恐怕也堆积了不少了,只能下次有机会在前来拜访,还请叶城隍向贵家族长老替本神告个罪!”

    叶柄诚心道,这瘟神终于要走了,于是赶紧笑着说道:“一定一定,还请方城隍一路走好!”

    看着方绍远的仪仗走远了之后,叶柄诚还不放心,暗中派遣手下一路相随,一直到确认方绍远真的回了楚州府这才安心。

    其实,他这几天也曾和自己的老爹见过面,想方绍远的种种举动都是说了一遍,即便是叶苍云一时之间也无法判定方绍远到底想干什么。

    最后他们只能定下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现在方绍远终于走了,他悬着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

    既然暂时自己的位置还算稳定,叶柄诚便决定开始前往各县,去见一见那些县城隍,想要联合他们一起抵制方绍远。

    可惜,当他一个县一个县的跑了个遍之后,却发现所有的县城隍对他的提议皆含糊其辞,根本没有一个响应他的。

    这个时候,叶柄诚意识到了这些原本和他穿一条裤子的县城隍似乎已经被新任的府城隍不声不响的拉拢过去了。

    而且之前方绍远所谓的巡查各县不过是幌子,就是为了震慑他叶柄诚,让他不敢随意瞎跑,这样方绍远便可以乘此机会将各县城隍逐一击破,一个个的收服。

    至此,叶柄诚知道,自己想要联手各县城隍压制方绍远的计划算是落空了,而且一旦等方绍远站稳脚跟,恐怕他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