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糟心的华光
    “呦,好热闹啊,比试不会已经开始了吧!莫非方某来迟一步!”就在郑海坐骑刚落地准备朝着在场众人打一声招呼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学Δ迷ww%w.Ω.

    敢在这种时候说话的人,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他就一点没有把紫薇宗放在眼中嘛,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于是乎,上千道目光唰唰唰地就全部集中到某一处,随即众人便现一个蓝袍小年轻正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仿佛是对于这种万人瞩目的氛围很是不适应,这位年轻人脸上竟然还露出了羞涩的表情,甚至还把头微微低下了一些。

    对于这个一出场就将所有人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一下子破坏了郑海出场激烈气氛的年轻人,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

    但是,很快就心细的人从这股略显羞涩的年轻人穿着上判断出此人应该是一名阴神,一个如此年轻的蓝袍阴神倒是不多见。

    随后,他们就记起来似乎刚才这年轻人口中自称方某,姓方,有如此年轻,而且还是一名蓝袍阴神,符合这些条件的,貌似还真有一个,但是那人不是传言已经被人半道截杀,死了嘛。

    在场的那可都是算是大卫修行界的精英,这脑子转得都挺快,很快就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顿时一下子炸开了锅。

    一个原本遭到黑幕已经死去的人居然又神气活现地冒了出来,而且看起模样好像没有收到任何损伤,再想想之前那个号称失踪然后又很突然的出现的那个郭品远,众人的心头不由浮现一个念头,到底是这年头的传言太不靠谱了,还是如今的世道变了,地府阴司要崛起了,小小的府城隍都如此厉害。

    面的场上喧杂的吵闹,华光的神色显得极为难看,他悄悄地瞅了瞅已经从飞天白玉虎身上下来的郑海,现郑海的脸色依旧显得很平静,好似对于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万众瞩目一下子被另一个家伙抢去毫不在意。

    华光明白,别看郑海此时好似一脸淡然,但是其内心绝对不平静,华光此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作为转投郑海麾下,华光一点都不后悔,因为郑海对他的许诺比龙湛杰要实惠且更加丰厚,不由他不动心。

    本来今日他安排的很好,隆重介绍郑海的出场,也好让大卫修行界的精英们知道他华光背后也是有大人物罩着的,想来经此一事后,他华光的名头会响彻大卫,那些原本对他不冷不热的大卫修行界各门各派的当家人肯定也会对他尊重不少,尤其是地府之中那些原本对他阳奉阴违的阴神肯定也会收敛很多。

    要知道,龙湛杰可从来没有想过为他如此站班过,而他以投靠过去之后,郑海便主动提出来。

    谁曾想,今日这出好戏竟然出了岔子,郑海刚一闪亮登场,那边方绍远便好似阴魂不散一般出现了,瞬间将所有的风头全部抢去了。

    不用看,华光就知道,此时的任太平虽然表面上一副冷脸的模样,但是心头估计不知道怎么高兴呢,毕竟让自己在郑海面前难看绝对如他的意。

    微微晃了晃脑袋,华光把一切杂念抛之脑后,他知道现在需要做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赶紧挽回一些场面。

    于是,他运足法力道:“方城隍,你来的还真是时候,现在比试还没开始,你还不归位!”

    见众人的目光又重新被自己吸引过来,华光稍稍看了一眼郑海,随后继续说道:“诸位,既然紫薇宗的郑真人今日屈尊降贵来到这里,那么这一次比试的抽签分组便由郑真人来操作,我想诸位没有意见吧!”

    开玩笑,郑海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份都不是在场之人可以比拟的,华光这句话自然无人反对。

    于是,华光一招手,一个叶家的弟子捧着一个木盒上来,然后华光笑着对郑海极为恭敬地说道:“郑真人,还请您为此次比试的四人抽签分组!”

    郑海心头虽然有些愠怒,但是他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喜怒形于少,故而他静静地微微一点头,便上前一步,隔空轻指一弹,顿时两个小玉牌从木盒中飞了出来。

    伸出手,正好借助掉落的玉牌,郑海轻轻地看了一眼,随后便将玉牌递给了任太平:“任城隍,就由你来宣读吧!”

    华光原本还以为郑海要将宣读的事情交给他来做,岂知竟然转手递给了任太平,他心头自然感到一阵不爽,不过随后他感受到郑海投来的一律目光,顿时心神一颤,他知道这是郑海给自己的一次警告,于是整个人好似浸入冰水之中,瞬间一阵寒气直冒。

    任太平此时却有些欣喜,他自从知道华光转郑海门下,而郑海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心头便一直有些惴惴不安,他明白这是郑海在对他表达不满。

    甚至他心头一惊悲哀的猜测恐怕自己的都城隍之位都要被华光取代了,谁知道这一次竟然弄出这么一个意外,原本该死的方绍远居然又奇迹般的冒了出来,甚至还好似踩着点一般抢走了原本属于郑海的风光。

    他看着脸色惨淡的华光,心头自然有说不出的快意,如今见郑海竟然撇下华光,将宣读分组结果的任务交给自己,顿时浑身好似吃了仙果一般说不出的畅快。

    略微昂起低了好半天的头颅,任太平有些意气风地上前一步,郑重其事地拿着手中的两块玉牌,大声地念道:“冷山对郭品远!”

    这话一出,对于是有四个候选人的比试来说,分组已然确定,冷山对郭品远,那么方绍远就对上了鲁鸣。

    此时,方绍远已经悄然来到了前台,他看到了一脸淡然的郭品远,以及还有两个一脸阴沉的家伙,只不过其中一个正死死地盯住郭品远,想来应该就是冷山了,至于另外一个瞅着他的家伙自然就是鲁鸣了。

    因为是先念到了冷山和郭品远,随意这两人先行比试。

    方绍远慢慢地走到郭品远面前,一脸笑意地说道:“郭兄,听说你昨天也遇袭了?”

    郭品远淡淡地点了点头:“你不也一样!”

    “是啊,运气不错,逃过一劫!”说着,方绍远语气一转,“怎么样,郭兄,有没有信心和我在决赛碰面啊?”

    “呵呵,那是必须的!”郭品远轻声说道,随后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擂台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