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神迹般的状态
    当郭品远轻轻飞上擂台的时候,冷山已经在上面双臂环抱在胸前,一脸蔑视地看着郭品远:“哼,放着好好的府城隍不做,偏要行那异想天开之事,简直就是找死!”

    “记得,下辈子千万不要再做这等狂妄之事了!”

    对于冷山的话,郭品远好似根本没听见一般,他好整以暇地捋了捋衣服,旋即便朝着那一站。 ΩΩ Ω 学迷ww『w.ん.

    但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令原本十分放松的冷山一下子全身绷紧,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双目之中也是尽显骇然之色。

    台下的看客见状,有些修为稍低的看不太明白,这郭品远这种站法稀松平常,全身都是破绽,若是他们上去的话,到处都是可以攻击的点,这摆明了是防水啊,那冷山怎么好似见了洪水猛兽一般如此紧张呢。

    见自己的后辈们似乎不理解,他们的师门长辈便纷纷站出来为他们释疑。

    先呢,像郭品远这种站姿,放在不通修行或者修为浅薄的人身上,自然是到处都是破绽,随后一击就可以将其击倒。

    但是若是放在真正的强者身上就不一般了,那是一种自信的表现,他们相信无论对手攻击他们那一处,他们都可以做到后而制人。

    而换一个角度看,破绽太多,反倒不能称之为破绽,毕竟太多了的破绽,就意味着太多的攻击选择,有时候选择太多也未必就是好事儿。

    而且,对一般人而言,只有在面对比自己弱小的对手面前才会表现的如此随意,这郭品远能够在冷山这样的对手面前做出这等姿态,这自然是可以看出做冷山的轻视。

    若是换个人在面的冷山的时候做出这种姿态,或许是就要被人嘲笑狂妄了,但是郭品远不一样了,原本以五品府城隍之身竞选三品州城隍之举就已经惊人了,再加上之前传闻他毫无损的逃过了杀劫,这就印证了他绝非常人。

    所以,冷山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有这种紧张之感就是必然的了,否则他要是真的如一开始那般蔑视郭品远的话,也可以直接摆出郭品远的这种姿态,何必以言语激之,这就说明其实他内心对于郭品远还是很忌惮的,想要通过言辞之间来提升自己的信息和气势。

    可惜啊,他的一番心思却被郭品远以一种简简单单的姿态就轻易化解了。

    从一开始,这冷山就落了下风,看来这一局冷山的赢面不大啊。

    长辈们的解释令那些晚辈后辈不住地点头,看向冷山的眼神不由蕴含了一丝同情之色。

    也是,明面上冷山乃是合体巅峰,原本就是三品阴神,而冷山不过是五品府城隍,相比较而言,冷山的赢面更大,故而这一次所开的盘口冷山的赔率不过是一赔二,而郭品远则是一赔八,这还是郭品远逃过了追杀后的结果。

    但是,现在看来,那些押郭品远胜的人估计要笑了。

    其实,那些长辈所说的话之中,只是对了一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他们没有说出来,或者说没有察觉到。

    那就是当郭品远这么大马金刀地朝那一站的时候,其实已经彻底地锁定了冷山气机,尤其是他体内若隐若现的显露出一丝令方绍远都要忌惮万分的力量。

    而正是这股力量,才会令冷山好似碰见洪荒猛兽一般,如临大敌,令冷山心神产生了紊乱。

    看到这里,方绍远便明白了,这一场比试其实不用打,冷山肯定输了。

    此时,方绍远突然感受到似乎有一道目光正有意无意地朝着他看去,顿时他顺着感应看去,却现竟然是正坐在贵宾台上的郑海。

    看着这个宛若红尘浊世之中的翩翩公子哥的郑海,方绍远心头一阵冷笑,他回想起之前那场截杀,若非他运气好,恐怕依然会魂飞魄散了了。

    当时,那一颗巨大的星辰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令他心神绝望,其实现在想来,恐怕换任何一个和他修为相当的人在那种情况下依旧可以保持镇定。

    那种宛若世界末班的惨烈场景令方绍远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他甚至在即将面临星辰压顶的那一刻已然彻底放弃了生存的信念。

    他那个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在那股压力下被彻底的压缩,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柑橘到胸口一热,一股神秘的力量好似电光火石一般融入他的身体,他的灵魂。

    随后,他好似灵光乍现,神灵附体一般,福至心灵的那一刹那突然一下子洞彻了整个剑域。

    这被那紫薇宗的青年引为杀手锏的剑域在此时的方绍远的眼中简直就和一间破茅草屋一般,满眼都是漏洞。

    只是,此时的状态来的太迟了些,否则方绍远便有充足的时间来冲破这剑域。

    可惜时间太紧迫了,不过是一个呼吸而已,方绍远就要面临星辰压顶的局面。

    当然,方绍远明白一个道理,至强之下便是极弱,这一线生机就在下一个呼吸,毕竟看得出来这个青年修为尚未到家,或者以他现在修为还不足完整的动这个秘术神通,故而在星辰落下的瞬间,便是剑域消散之际。

    果然一切都如方绍远所预料的一般,剑域破碎了,而方绍远则神迹般的使出了小挪移之术,在星辰落下的最后一个刹那瞬间脱离了破碎的剑域。

    而随着剑域的破碎,那剑域之中的星辰也瞬间消失了。

    对于想要杀死自己的人,方绍远自然不会放过,但是他担心对方在知道他不死的情况下还会继续追杀,那就不妙了,故而在脱离的之后他便深深地看了看因为力竭而站立都困难的青年,施展小挪移之术迅离去了。

    事后,方绍远也明白了当时那种有如神助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是他在生死瞬间,使得他的灵魂和老金联系更深一层,借助了老金神秘莫测的力量,这才挥出了那种神迹般的效果。

    不过,当彻底脱离战场之后,方绍远再想重新找回那种洞彻一些的状态时,却现自己跟本做不到。

    在失望至于,方绍远却惊喜的现自己虽然找不回那种神秘的状态,却依旧可以使出小挪移之术,看来那神秘的状态虽然昙花一现,但是终究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丝痕迹,使得他现在算是真正洞虚境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