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反转
    “鲁副掌司是吧,你说你不好好去跟你们户科司的掌司抢位置,偏偏跑来我争这么一个和你现在平级的职务,有意思嘛!”方绍远突然对一脸神色紧张的鲁鸣笑着说道。Ω ┡  ww w.ん.

    “哼!”鲁鸣仅仅轻哼一声,根本不搭腔,浑身的法力波动反而更加剧烈了。

    “老兄,说实话啊,这个逼你参加这么一个对你来说全同鸡肋一般的比试的人是不是和你有仇啊!”说着,方绍远还有意无意地朝着台下的任太平瞥去。

    尽管仅仅是一瞥,但是在方绍远有意识的引导下,任太平目光瞬间就在鲁鸣和方绍远两人之间来回移动,心头充满了一种疑惑。

    看得出来,方绍远很轻松,而鲁鸣很紧张,其实这也不能怪鲁鸣,一来上一场的比试历历在目,同样是府城隍的郭品远一招放倒了冷山,肯定令鲁鸣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再加上上台前,任太平还特意交代鲁鸣待会要记住一定要使出全力防御,尽量多拖延一会,不要想冷山那样输得太快就行了。

    而鲁鸣作为天命城户科司的副掌司,当初方绍远在天命城的一些情况他也是清楚的,能够在都城隍一对一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完好无损的走出大殿,并且就这么屁事儿没有的回去继续做他的府城隍,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现在这三者一叠加,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搞得鲁鸣在上台前背负了极大的压力。

    如今被方绍远这么一说,正好有感觉到任太平若有若无的目光,鲁鸣心头这个不爽委屈一下子爆出来。

    作为一个户科司二把手,在大卫阴司之中也绝对算得上是位高权重,而且依照他的寿元和修为,就是等也可以坐上户科司一把手的位置。

    但是,因为任太平推他出来和华光打擂台,他不得不从之,而且一州之城隍,算是封疆大吏,土皇帝一般的人物,若是他真能坐上去倒也不算亏了他。

    更何况,任太平可是保证过的,对手也就是冷山一个,其余的到时候自然会有各种原因参加不了。

    所以,鲁鸣最后只能欣然应允。

    谁知道,现在会是这么一个必输的局面,而输了一场比试倒也算了,关键是为了然他心无旁骛,背水一战,在他答应参加比试之后,任太平便已经重新任命了一个新户科司副掌司,而且这个人以前在凌涣然时代就是被他踩着上位的。

    此番回去,他恐怕就要成为整个天命城的笑谈了,放着好好的户科司副掌司不做,偏偏要去争夺州城隍之位,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此时方绍远的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原本仅仅为了刺激一下鲁鸣,谁知道竟然直接戳中了鲁鸣的心中一痛,是他心中在绝望之下对于任太平心生怨念。

    方绍远是何等的敏锐,他立马就察觉到鲁鸣的不对劲,这种怨念也太强烈了,貌似这家伙还真是被逼的啊。

    于是,方绍远继续开口道:“老兄,撇开咱们同为竞争者这一声不谈,方某真的对你表示同情啊,这任太平还真是把你坑了一把,你看啊,这一局你明摆了要输啊,而作为天命城的户科司副掌司,一个注定要成为掌司的人,你这脸可是丢大了,到时候就算是你真的坐上去,你觉得你还能服众吗,哎,你可真是被任太平坑惨了!”

    看到自己没说一句,这鲁鸣神色便难看一份,方绍远心头偷笑,然后再接再厉道:“老兄,说实话啊,若非方某有必须要拿下这州城隍之位的理由,否则真让给你倒也无妨,真的,因为方某输了无所谓啊,大不了回去继续做府城隍,一方某的修为,那个手下敢造次,直接干掉!”

    “但是,你就不一样了,原本户科司一人之下的地位,将来注定要做掌司的人,威信多高啊,现在倒好,一场比试,输了,而且还输得那么惨,想想那冷山,啧啧啧,一招啊,一招就被打倒了,你觉得你回去之后还怎么管理手下!不是方某多嘴啊,以我看啊,你回去恐怕连副掌司都坐不稳啦!”

    虽然是戏言,但是却好似重锤一般击中鲁鸣脆弱的心灵,他一想到自己回去之后什么都没有了,顿时万念俱灰,要知道任太平可是都城隍,他又有什么资本可以和任太平重新要回副掌司的位置呢,恐怕最多也就是随便找个清闲的位置安置他也就得了。

    这还没打呢,鲁鸣周身的气势就随着方绍远的话语不断地减弱,到最后甚至就连原本还澎湃的法力都好似一团火焰从天而降的大雨给浇灭了一半,慢慢的消散了。

    见鲁鸣居然因为自己简单的几句话便慢慢地放弃了抵抗,这脸色如丧考妣,顿时心头暗道,这任太平到底是怎么找的人选啊,这心里素质也忒弱了,这么经不起言语的攻击啊,现在若是自己就出手的话,没准儿还真可以一招秒掉对方呢。

    “小方子,你这是赤果果的作弊,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去拼,搞什么心理战啊,一点意思都没有!修行者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小幽没好气地朝着方绍远喷道。

    可惜,方大城隍的脸皮之厚无人能及,根本毫不在意小幽的话语,他淡淡回应道:“切,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行界,唯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讲脸面!”

    小幽瞬间沉默了。

    任太平作为始作俑者,他在听了方绍远的话,又看到鲁鸣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顿时知道鲁鸣到底在想什么了。

    此时,他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鲁鸣一定要擂台上多撑一会,这样他才会将华光比下去,所以他干脆暗中传音给鲁鸣:“鲁鸣,只要你能都多撑一会儿,回去之后你还是户科司的副掌司!若是做不到,你也就不用下擂台了!”

    这句话既带有鼓励又带有威胁,但是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原本已经丧失斗志的鲁鸣瞬间好似打了鸡血一般,一下子浑身澎湃的法力燃烧到了极致。

    我靠,原本还洋洋自得的方绍远见状,顿时傻了眼,这尼玛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被自己说得心死的鲁鸣怎么又好似凤凰涅磐一般重生了。

    此时,方绍远注意到任太平看向自己挑衅的目光,顿时心头一滞,随后便明白过来,绝对是任太平给鲁鸣说了什么,而且应该是恩威并施。

    想到这里,方绍远不由哀叹,自己还是太得意忘形了点,应该早点把握局面,立刻动攻击,一举将之前那种状态下的鲁鸣拿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