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无相之境
    小幽虽然此时虽然不在外界,但是她依旧可以感应到鲁鸣的变化,故而嘿嘿一笑道:“小方子,得意忘形了吧,这下本剑灵看你怎么收场!!”

    方绍远此时,根本无暇理会小幽的风凉话,他此时眉头微皱,鲁鸣毕竟乃是合体巅峰的强者,虽然不如他,但是一旦鲁鸣全力以赴做出防守的,那么方绍远想要战决就很难实现了,除非他动用洞虚的力量。┡『   学迷ww*w.ㄟ.

    但是,问题是现在无论是郭品远还是小幽都已各自的态度挤兑他,令他必须要在此番比试中不动用越合体境的力量胜过鲁鸣,而且还干净利落,这就非常的难办了。

    越想越头疼,越想心头一不爽,方绍远此时脸色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惬意了。

    此时,距离比试开始已经过了一小会儿了,鲁鸣摆出一副被动挨打的架势,就是没有一点主动进攻的意思。

    而方绍远更好,先是喋喋不休说了一通话,随后就跟傻子似的,神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台下的观众们可就不买账了,原本高手对决一开始先酝酿一下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先有珠玉在前,这郭品远演了一出秒杀的好戏,那干净利落,没有一点废话,多么的令人震撼啊。

    所以大家都抱着既然方绍远和郭品远同为府城隍,那么老郭能做到的,小方肯定也不在话下啊,最不济也得弄点大招放一放,这才过瘾哪。

    现在倒好,不但和预想的不一致,反而搞得沉闷无比,实在是令人很不爽。

    于是,这台老一辈的倒还好,毕竟大家都一把年纪了,心性修为还是不错的,最多心里不痛快,但是面子上还是看不出什么的。

    但是,很多跟着长辈们一起来的小辈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看得不爽,顿时纷纷站起来朝着台上吼起来:“动手啊,快点打啊,干站着有个屁用啊!”

    幸亏的大家都知道能来到台上比试的都至少是合体境修为,尤其是鲁鸣背后站着可是任太平,虽然不如前任凌涣然那么厉害,却也不能随意招惹,所以他们说话之间倒也还不是很过分。

    不过,这华光因为面子已经丢光了,自然不愿意看到任太平出风头,故而见状正好借题挥道:“呵呵,任城隍,这鲁鸣到底在干嘛,不管这姓方的到底有多厉害,总要出手啊,搞得好像一缩头乌龟啊!”

    任太平此时脸上也挂不住了,不过他也不甘示弱地说道:“华判官,鲁鸣这是叫稳重,哪像你手下的冷山,出手够快吧,还不是一招就被任撂倒了!哈哈哈!”

    被任太平这么嘲笑,华光顿时脸色一沉,他看了看身旁的郑海,最后不甘心嘀咕了几句道:“哼,那本判就要看看你这乌龟壳子到底能挨几下!”

    任太平也知道郑海就在身边,故而也不再开口,同样轻哼一声,以示不满,随后继续看向擂台。

    “咦,方城隍,你怎么动手啊,干站着干么,莫不是没有郭城隍那般本事不敢出手了吧!”鲁鸣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开口朝着方绍远嘲讽道。

    方绍远顿时神色一凝,自己为什么不动手呢,难道说做不到郭品远那般举重若轻的程度便就这么耗下去,自己可是来竞争州城隍之位,只要胜了便可,为何一定要和比人比较呢。

    着相了,自己终究还是着相了,正所谓心念执着,意想住相,故向佛者当破执扫相。

    不知道怎么的,方绍远脑子突然浮现出这么一个佛语,顿时浑身一个激灵,随后感觉自己周身一阵舒坦,心念通达。

    于是,方绍远神色顿时好似佛祖拈花而笑,一脸佛相,整个人显得详和、宁静、安闲。

    而此时,在场识货的人皆神色微微一变,口中惊呼:“不会吧,居然是佛门无相之境!”

    至于华光和任太平更是神色大变,尤其是任太平,当初他可是见识过方绍远施展佛法,只不过因为郑海的原因才将信将疑,如今再次见到方绍远一脸佛相,顿时心中惊奇一滩波澜。

    不由自主之下,任太平竟然看向了一旁的郑海,却现自己这位郑师兄此时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但是其眼角微微的抽动却显示出其内心必然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见门中长辈一脸不可置信的直呼“无相之境”,顿时心中甚至好奇,于是纷纷对着长辈询问,但是他们的长辈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出言警告道:“什么都不要问,也什么都不要说,记住一点,以后遇到这个方绍远,能躲则躲,躲不过也不能招惹!切记,切记!”

    对于门中长辈的话,小辈们虽然不理解,心头也甚是不服,但是表面上却唯唯诺诺表示知道了,而他们的长辈们岂能看不出自己小辈们的想法,但是此时他们也只能暗自摇摇头,这些小家伙们都是门中翘楚,傲气的很,不吃点亏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故而也就不再言语了。

    此时,鲁鸣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好像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方绍远好似变了一个人,无喜无悲,宁静悠闲。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此时的方绍远比之前的更加难对付,甚至他都升起一种还是赶紧缴械投降的念头,唯有心头响起任太平的威胁之言,这才勉强压下心头的恐惧。

    突然,方绍远心有所感,轻轻一转脖子,正好看到了台下的郭品远正上下打量自己,眼神之中却显露出一丝诧异,显然惊讶于自己的变化。

    于是,方绍远朝着郭品远深深地看了一眼,随后重新看向鲁,轻声说道:“鲁副司,这次多亏你,方某才会心有所得,故而方某不远对你手动,你还是自己下去吧!否则接下来,方某必然使出雷霆一击,恐你承受不住!”

    说实话,听了方绍远的话,在看着如今这幅面无表情,无喜无悲的方绍远,鲁鸣心头原本压下去的恐惧感再次升了起来,若非有任太平在下面看着,他恐怕第一时间就跳下擂台了。

    闭上双眼,随后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睁开双眼,鲁鸣还是驱散了心中的恐惧一般,沉声说道:“鲁某是不会下去的,出招吧!”

    双目之中一道金光闪过,方绍远点点头,不再言语,机会他给了,至于对方接不接受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既然如此,那就开战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