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惊人的爆发
    既然鲁鸣有他的坚持,方绍远自然不再多言,朝着鲁鸣微微一礼,算是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进攻了。Ω『 学迷ww w.』.

    而鲁鸣则神态戚戚,一脸凝重,周身法力涌动,甚至身体表面还浮现出了一套篆刻着复杂铭,上面玄光绽放的灵甲,显然他已经做到了全力防御的准备。

    因为有冷山的先例在前,台下观看的众人倒也并不觉得鲁鸣做的有问题,而且他们连鲁鸣的想法都猜到了,就是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并且对于鲁鸣的这种做派甚至还表示符合当前的形势,即便是他们换位思考,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方绍远依旧是那么无喜无悲的表情,突然他轻叱一声,顿时浑身衣袂飘飘,双掌合十,身体轻微的颤抖,一身法力好似火山喷一般汹涌而出。

    随着这股法力喷涌而出,顿时一股滔天的气浪以方绍远为中心好似一块巨石投入河中一般不断地向外扩张,鲁鸣此时的脸色早已经惨白,心头好似被一万匹神兽奔腾而过,这方绍远所表现出来的气场也太强大了,恐怕即便是洞虚巅峰也不外如是。

    当这股气浪好似洪水一般冲向看台的时候,看台表面顿时惊起一片涟漪,好似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滔天的巨浪一般汹涌澎湃。

    那些跟随宗门长辈前来的小年轻们顿时神色大变,甚至有不少表现不堪的已经法力一动之下嗖嗖的全都飞上了天。

    当他们现看台其实防御阵法保护,方绍远所散出来的气浪根本伤害不到他们,顿时小脸一红,在长辈们的责怪眼神下,以及一些尚还待在原地的同辈们异样的眼神下,讪讪地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和小辈们的惊慌失措不一样的是,老一辈其实当时也有只身潜逃的意思,只不过大家都是江湖成名的老一辈,这要是飞出看台,往后这老脸还往哪里搁啊。

    而且他们心中更加困惑的是,这方绍远到底想干什么,以他爆出来的力量绝对达到了洞虚巅峰,甚至有过之而不及,那么他为何还不乘机攻向鲁鸣战决,却依旧在那里不断地凝聚法力,好似再向世人展现他的力量一般。

    其实,他们的猜测倒也距离方绍远所想的差不多,方绍远就是在示威,只不过不是世人,而是某一个人,就是那个莫名其妙地挤兑他的郭品远。

    方绍远就是要展示自己最强的力量,他要告诉郭品远,他施展不了那种攻击技巧,但是他有绝对的力量,所以不需要什么技巧同样可以一招制敌。

    果然,郭品远在观察到方绍远这么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力量,顿时眉头微微一皱,刚才方绍远所展示出来的无相之境就已经令他极为惊讶了,现在有表现出如此强悍的法力修为,确实令他内心稍稍掀起一丝波澜。

    不过,随后他便轻声一笑,他明白方绍远这么做的意思,这是在向他之前的挤兑做出回应呢,故而他口中以一种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笑着说道:“呵呵,有意思,有意思!”

    台下的观众有防御阵法保护,自然心中打定,继续饶有兴致地观看比试,甚至还不怀恶意地猜测方绍远若是在这么爆下去,会不会将自己给爆掉。

    至于华光还有任太平,他们原本就知道方绍远不简单,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想过方绍远会如此厉害,这种气势比他们要墙上太多了,甚至华光都有些在想自己暗中摆了方绍远一道到底有没有被方绍远现,若是被现了的话,他来找自己的麻烦,自己能搞定吗。

    至于任太平,他则悄悄地看向郑海,却现自己这位师兄倒是依旧面色平静,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就是其内心到底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台上的鲁鸣真是欲哭无泪,他原本以为方绍远和郭品远一般都来个举重若轻的攻击,虽然攻击性很强,但是起码看上去不是那么暴力,那么凶残。

    谁知道,这方绍远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按照之前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无喜无悲的境界,即便出手也应该是不带一丝烟火之气,那种轻飘飘的,柔和才对,那样吗就算是输了,自己也不会太惨,顶多和冷山一般猝不及防之下昏倒在地呗。

    有了冷山的前车之鉴,就算他也是个下场,给观众造成的震撼性也绝对要小很多,所有他在得到了方绍远的警告之后,衡权利弊之下依旧选择站在台上比试。

    但是现在他现自己错了,是真的错了,打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同意任太平的要求,要是不同意任太平的要求,他就不用来参加这个该死的比试,不来参加这个该死的比试他就不用面临这么恐怖的对手,不用面临这么恐怖的对手,他的下场一定要比现在不知道好多少倍。

    此时,鲁鸣有心说话,但是却现自己的嗓子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半,根本不出声音,而且原本爆出来的法力竟然在和方绍远散出来的气场相接触手慢慢地被逼回身体离去了,而且那件曾经多次就他一命的灵甲竟然开始出阵阵哀鸣声,好似在控诉自己的主人将其置于这种必毁的险地。

    突然,方绍远神色一动,他轻轻地他抬起了头,却现自己的头顶竟然开始慢慢凝结大片的乌云,甚至在浓厚的乌云之中还能看见时不时划过的一道道电光。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自己有渡劫的征兆,怎么会突然弄来这么一大片劫云?”方绍远此时心头也不由有点小小的心慌,毕竟他还没有做好渡劫的准备呢。

    “小方子,别担心,还记得你之前曾经受过天劫的洗礼嘛,你身上肯定还残存着劫雷的气息,一旦你使出全力,便是暴露出这股残存的气息,忽视的天劫自动找上门来。”小幽出言提醒道。

    方绍远顿时脸色一黑,这不是无妄之灾嘛,算了原本就打算将力量释放到极致便一拳打飞这股鲁鸣,如今也差不多了,还是赶紧动手吧,在晚了别真把天雷给招下来。

    “等一下,别急,天劫就算是要落下来,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酝酿,没那么快的!还记得那本五雷正法嘛,现在就是你学习的最好时机!”小幽却一下子制止了方绍远出招,开口道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