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对决(七)
    方绍远颤抖着身子看着郭品远,脸上却显得极为淡然,并没有因为郭品远的几句话便心神不定。ww w. .

    “郭城隍,方某确实确实法力无多,无法再来一次这种规模的法术,但是难道你就觉得自己赢定了?”

    说着,方绍远便静静地待在原地,周身环绕着淡淡的法力挡住掉落的碎石,虽然看似虚弱无比,却好似狂风之中的小草一般仍旧屹立不倒。

    郭品远见状,心中一震,顿时抬头看向了天空,却现此时土柱还剩下二十根,其余的已经皆崩毁了。

    但是偏偏这二十根土柱就好似地面的方绍远一般,看似已经强弩之末,但是始终十分顽强地死死地顶住了第九颗陨星。

    不过,尽管如此,那二十根土柱显然也撑不了多久了,上面闪烁的宝光已经极为微弱,就好似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方城隍,别硬撑着了,毕竟性命只有一条,你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何必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呢!”郭品远低头看向依旧站着颤颤巍巍地站着的方绍远忍不住说道。

    可惜,方绍远依旧微微露出淡淡地笑容,就好似一点都不在意生死的模样,这样子令郭品远真的很奇怪。

    在他看来,方绍远此时要么举手认输,要么就应该死命的继续攻击陨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言不,什么动作都没有。

    不过,虽然确定自己赢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郭品远总觉得现在这个状态的方绍远总是给他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好似这个家伙还真可能会创造奇迹。

    其实,方绍远到目前为止给他的印象其实已经非常了不得了,身为阴神,法力深厚也就算了,居然令最为阴神所忌讳的天劫还有火焰都奈何不了他,甚至还被其降服。

    按照这种表现,即便方绍远这一次接不下这九星连珠,也算是具备接受那个资格。

    咔嚓,土柱再次断掉十根,算起来上百根的土柱如今只剩下十根了,那么多土柱一起都没能承受得住,那么区区十根又能坚持多久呢。

    只是,很快,郭品远就察觉有些对劲,因为像这种强力的碰撞,一旦土柱崩碎了,应该会很快全都崩碎,而且崩碎的土柱也应该是随机性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崩碎的土柱似乎是很有规律,先是最中间的一圈土柱,然后一圈一圈的往外扩张,如今,却是只剩下最外围的十根。

    随后,郭品远猛然间看向方绍远,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好似活见了鬼一般。

    “怎么,现了吗?”方绍远此时正抬头看向郭品远,淡淡地问道。

    “呃。。。。。。”郭品远微微一愣,随后脸上竟然露出笑容,“想不到啊,想不到,你竟然在这么匆忙之际居然想打来这么一手,还真是出乎郭某的意料!郭某现在还真是有些佩服方城隍呢!”

    方绍远则也龇牙笑着道:“呵呵,郭城隍过奖了!”

    其实,这一次,乃是方绍远取巧了。

    这百十根土柱看似一瞬间全都捅上了陨星,其实不然,方绍远在使出土柱的时候,早已经算好了每一根土柱上升的度还有力道。

    所以实际上先是最中间的十根杵了上去,极端的间隔便又有十根顶上去,一次类推,所以看似陨星是被百十跟土柱一次拦住了,其实却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分了十次撞上去的。

    要知道,陨星来势极强,百十个土柱若是一起同时撞击的话,虽然可以抵消不少的冲击力,在撞击的瞬间便会全都崩毁。

    但是,在分批次去拦截的话,每次都会削减一部分冲击力,一次类推的话,陨星的冲击力在分梯次减弱,这样虽然每次都仅有十根土柱收到冲击,但是每次坚持的时间都能够比前一次要上一点。

    当最后十根土柱崩碎之后,陨星的冲击力其实依然剩不了多少,说句难听点的,此时的陨星就算落下来,其威力和最初想必连十分之一都没有了。

    “这么说,你现在应该还有余力起最后一击了?”郭品远此时自然是想到了这一点,故而身子微微一震,看先此时浑身上下依旧一副风吹就倒的架势的方绍远开口道。

    “哈哈,你说呢,郭城隍?”方绍远没有回答,却开口反问道。

    郭品远摇摇头,他隔空点了点方绍远道:“哎呀,方城隍,按照道理说郭某确实应该相信,但是郭某这个人有点认死理,不最后一刻还真不会死心!若是方绍远真有余力的话,便将上头那颗给击碎吧!”

    方绍远一听,突然神色有些暗淡,甚至把头都微微低了下来。

    “呵呵,哈哈哈哈!啊。。。。。。”郭品远见状,突然爆笑起来,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绍远突然猛地一抬头,冲着郭品远一笑,顿时周身原本已经极为微弱的气息猛然间暴涨,虽不如全盛时期,却也绝对可以堪比普通的洞虚境。

    故而,郭品远就好似公鸡打鸣突然被认一把勒住了脖子一般,瞬间卡壳了。

    随后,在郭品远震惊的神色下,方绍远冲天而起,浑身上上下包裹着一道金光,霎时间冲了上去。

    就在方绍远即将接触到陨星的时候,最后十根土柱终究在周身的铭消散之后,瞬间便崩塌了。

    但是,陨星竟然这么一小段时间的拖延,其冲击力早已经是强弩之末,更何况方绍远还以金身包裹全身,合全身的法力一下子撞了上去,瞬间就穿透了陨星。

    看着化作漫天的碎石块的陨星,再看看轰然落地,似乎连站直了身子都十分困难的方绍远,郭品远愣吧了半天,终于嘿嘿一笑地为方绍远鼓起掌来。

    “郭城隍,方某这一次可算接下来你的这一招九星连珠了?”方绍远虽然脸色极为难看,好似垂死之人,但是依旧淡淡地问出了口。

    郭品远重新回到地面上,此时擂台早已经毁去,他踩着碎石慢慢的走到了方绍远面前突然露出诡异的神色:“方城隍,这一招你是接下来了,但是你还有余力再战嘛?”

    此时,因为危险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故而那些凡是能动的都重新回到了擂台这边,正好听见郭品远的话,顿时一个个神色露出不渝之色。

    要知道,大家都是修行者,虽然都信奉谁的拳头大谁说话管用,但是毕竟也要一个脸面,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的话,若是反悔的的话,一旦被传开了,以后谁还敢再来与之结交。

    不过,这郭品远看上去深不可测,况且看起样子释放了那么厉害的法术,却好似消耗并不大,若是冒然出头似乎也并不妥当。

    就在众人觉得方绍远好似要妥协的时候,方绍远却冲着郭品远神秘的一笑道:“郭城隍,还是那句话,你真的笃定方某此时已经毫无余力了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