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城隍之位到手
    同样的话,第一次说的时候,郭品远不信,但是方绍远以实际的行动向其展示了自己还真是留有余地。ww w.『.

    如今这已经是第二次这么问了,方绍远依旧不咸不淡的回应了这样一句,但是郭品远原本笑容却一下子猛然一滞。

    “哈哈,本座不信,若是你真的还有余力,即便你不敌郭城隍,本座也保举你坐上这真州城隍之位,如何!”突然,冷不丁的,郑海竟然一下子冒了出来,正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方绍远道。

    原本只是比试两人之间的事情,现在郑海一个观看的,哪怕他的无论是地位还是修为皆是在场之中所有人当中最高的,但是这么冒然开口,似乎也不太妥当。

    只是,碍于紫薇宗,众人都不敢言语,更何况他们也想知道这都到了这份上了,这方绍远是不是真的还保有一定的战力。

    若真的还有的话,那么这方绍远可就真的太可怕了,毕竟在那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是个人都会毫无保留的拼尽全力。

    面对这种情况,方绍远也是有些一怔,他实在没想到这个郑海竟然会突然插手,毕竟郑海虽然地位高,出身紫薇宗,而且其仙人转世的身份几乎是人尽皆知,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并不是与阴司,就算想要插手阴司事务,那也应该是躲在背后,而非这么堂而煌之的赤膊上阵。

    不过,既然郑海已经这么这么做了,而且看样子,似乎也没有其他人肯站出来说两句,尤其是当事人郭品远,竟然还流露出一丝看热闹的神色,方绍远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凄凉之意。

    只是,刹那间,方绍远突然冲着郑海微微一笑,那明晃晃的牙齿,灿烂的笑容瞬间令郑海心神一怔。

    随即,天空之中非常突兀地咔嚓一声,劈下了数道天雷,既有攻向郑海的,也有劈向郭品远的,就连那些站在一边围观的最前排的那些人也不例外。

    郑海作为在场修为最为高深的人,反应自然是极快的,身形一动,便退出数十米远,不过方绍远却注意到刚刚郑海站着的地方却又有几缕丝飘过。

    显然郑海作为挨劈的人,肯定心有所感,故而此时他一脸铁青地站在原地看着方绍远。

    而郭品远身为阴神,自然极为畏惧天雷,也正因为此,其对天雷的感应也是最为敏锐的,没等天雷落下,便消失在原地。

    至于那些围观的修行者,那就更没什么事儿了,虽然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天雷已经落下,只是他们却仅仅是虚惊一场,因为天雷只是好巧不巧地劈在了他们的脚下。

    当然,心有余悸之下,那些人也不会天真的以为是方绍远的准头不行,劈歪了,毕竟方绍远的表现在那里,恐怕八成是因为他们这些人没有在郑海随意插手阴司事务的时候义正言辞一番,故而小惩以戒。

    不过,他们这些人仅仅心惊一下,而华光和任太平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尽管察觉到了危险,但是却根本来不及完全避开,分别被天雷削去了一条胳膊。

    此时,他们正一脸难看地站在那里,周围的人都经散开了,谁敢站在招雷劈的人身边啊。

    好在这两人都不简单,洞虚的修为,再加上好歹也坐上了一品阴神一段时间,有出身南洲第一宗门紫薇宗,身上的灵丹妙药也不少,也没有肉身的桎梏,很快就将胳膊长出来了,只是气色却不太好。

    依旧一副虚弱的表情,方绍远笑着看着郭品远还有郑海道:“怎么样,方某的话可信不?”

    看着方绍远狡黠的目光,郑海轻哼一声,没有言语,而郭品远则嘿嘿一笑道:“好,真不愧是方城隍,过非常人也!郭某佩服!既然如此,这这场比试,郭某认输了!”

    说着,郭品远突然朝着方绍远扔出一物:“方城隍,此物是你的了,小心保管,日后我们必然还会再见的!”

    说完,郭品远便放声大笑,随后身形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原地,而郑海见状,顿时丢下一句话:“下面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本座先行一步!”

    看着郑海在眼前消失,任太平还有华光则张了张嘴,最后只能深深地叹息一声,朝着方绍远走去。

    此时,方绍远看了看眼前由郭品远抛来的东西,居然是一件紫色的玉佩,整块玉佩晶莹剔透,隐隐宝光流转,绝对是一件上品的法宝。

    而且这块玉佩的仅仅正面刻着一个南字,这令方绍远十分好奇,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郭品远又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会送这么一个东西给自己,而且看样子他就是为了这个东西而出招考验自己的。

    最关键的是,郑海似乎认出了这个郭品远是什么人,否则他不会眼见郭品远消失之后便立马追了上去。

    不过既然这郭品远说将来还会再见,那边这东西就先收着,日后再说,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把这真州城隍之位给确定下来。

    见华光还有任太平已经走了过来,方绍远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迎了上去。

    “任城隍,方某如今已经是赢得了比试,你看是不是可以宣布一下结果了?”

    原本那任太平还想着打打官腔,拖延一下,等郑海回来之后再说,谁曾想方绍远竟然不等他开口便直接问了出来,而且从起闪烁的眼神中还隐隐流露出一丝威胁和杀意。

    若是放在以前,任太平自然毫不畏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方绍远表现出了远他的战力,而且就在刚刚还弄掉了他的一只胳膊,令其心有戚戚。

    或者说,郑海在场的话,他还有胆量和方绍远大打口水仗,但是如今不成了,在面对咄咄逼人的方绍远,尤其是看似虚弱无比,但是鬼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装的,故而任太平也不想因为一个三品州城隍之位惹得方绍远凶性大。

    于是,他不由挤出一丝笑容来道:“方城隍,结果很明显了,这真州城隍之位自然是你的了!”

    “那好,既然如此,城隍印信还有相关的任命书交出来了吧!”方绍远毫不客气地一伸手道。

    “呃,方城隍,这个是不是。。。。。。”任太平没料到方绍远居然这么咄咄逼人,他不由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华光。

    华光察觉到任太平的眼神,但是此时他原本就因为背叛了龙湛杰改投郑海麾下,再加上方绍远断他一条胳膊,此时正心虚的很,那里还敢搭理此事,便假意没看见任太平的求援的眼神,双目好似极为空灵地看着抬头仰望天空。

    无奈之下,任太平只能哆哆嗦嗦地取出了真州城隍的大印以及任命书:“本城隍正式宣布,方绍远成为真州城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