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大意被擒
    “后来方某一路寻来,沿途的城池皆是空空然也,这让方某震惊异常,偌大的铁树狱居然变成这样,实在是令人担忧和恐惧!”

    “直到方某来到这铁树城,方才现此处竟然安然无恙,不过可惜,在大殿外面,方某转了半天,却毫无收获,似乎此地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所有人都依旧沉浸在欢快的日常生活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危机的降临!”

    不待方绍远说完,章宗舫便开口道:“所以,阁下便来到了本判这里,想要从本判口中得知事情的原委。┡』ΩΔ』『Δ学迷ww%w.ㄟ.”

    方绍远点点头,而章宗舫则叹了一口道:“其实,这些事情本判皆以知晓,如今整个铁树狱,唯有这座铁树城还完整无损,其余地方已经完全死寂一片了!”

    其实,对于章宗舫所言,方绍远已经有所预料,只是从其口中道出之后,方绍远心头依旧狠狠地震惊了一把。

    整个铁树狱有多大,方绍远并不清楚,但是绝对不小,否则也装不下那么多的罪鬼,但是如今原本一片吵杂的世界竟然就这么剩下一座孤城还算有些人气,其他地方已经彻底没有任何阴神的存在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难道章宗舫要将这件事情掩盖起来。

    顿了顿,吸收消化一下所得知道的消息之后,方绍远一脸正色地看着章宗舫道:“章判官,既然事情你都知道了,那么你可清楚铁树狱为何会出现这种巨大的变故,这种事情听上去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根本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得出来的!”

    章宗舫则一脸苦笑地看着方绍远道:“哎,阁下有所不知,其实本判对此一点都不了解,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铁树狱边缘地带出现这种情况,当时本判也排了专人下去查探,但是一无所获,而且连带着判官所派之人都消失不见了!”

    “到后来,事情演变的越来越严重,整个铁树狱上百的城池皆被席卷,度之快简直出乎本判的意料,待本判在想亲自前去的时候,却已经迟了,整个铁树狱依然沦陷,不得已之下,本判只能封锁消息,实行外松内紧的策略了!”

    说到这里,章宗舫的脸上已经一片黯淡,他看了看方绍远道:“阁下修为不凡,若是还能回得去的话,章某全阁下还是赶紧开铁树狱,禀明地藏王菩萨,希望他老人家可以出手,或许可以挽回这里!”

    方绍远一听,身子微微一震,他现这个章宗舫似乎已经完全绝望了,于是他不得不开口道:“章判官,但凡有一线希望,咱么还是不要放弃的好,而且方某可以告诉你,菩萨他老人家应该已经清楚了这里的异动,这才派方某前来了解!”

    章宗舫一听这话,顿时神色一动,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他一把拉住方绍远的手道:“阁下说的是真的吗,菩萨真的知道这里的情况?”

    方绍远被其紧紧地拉着,一时之间难以挣脱,虽然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但是还是出言安慰道:“章判官,方某说的都是实话,否则方某这个时候方某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正是应了菩萨的命令而来!”

    说着,方绍远便要使劲儿挣脱章宗舫的双手,但是却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心中大惊之下,想要运转法力,却现自己的法力似乎凝滞了,根本就掉动不了,顿时知道不妙。

    于是不由暴喝道:“你不是章判官,你倒是什么人!莫非是你就是?”

    方绍远还没说完,便听见章宗舫阴测测地笑着说道:“呵呵呵,现在才现,迟了!”

    说着,那“章宗舫”数指连弹,方绍远顿时感觉自己的浑身法力被封,整个人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瞬间身子一软,便朝下瘫去。

    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明明感觉这里处处透露着诡异,整个铁树狱都经沦陷了,一座铁树城怎么可能幸免于难,自己早就该察觉到不妥。

    可惜啊,自从得到了真州城隍之位后,自己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了,有些得意忘形,如今早人暗算,也是气数使然。

    方绍远收起了心中的惊慌,他镇定下来,看着眼前这人道:“你到底是谁,还有这铁树狱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全都空了!并且,这铁树城又是什么情况,为何我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

    面对方绍远的接二连三的问话,“章宗舫”只是冷笑数声,并没有搭话,一把拉着方绍远便朝着外面走去。

    原本方绍远还以为外面的守卫看见了起码会出言详询,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那些守卫竟然对此熟视无睹,好似根本看不见一般。

    而那“章宗舫”则得意地一笑道:“怎么,是不是感觉到很奇怪,那我就告诉你,你所看的都是幻觉,那些人都是不存在的!”

    虽然心头已经所有猜测,但是方绍远已经不敢相信,毕竟他在外面的时候已经用法力仔细观察过了,根本就没有现一丝异常的地方。

    或许是已经逮住了方绍远,觉得他没有什么威胁了,那“章宗舫”便嘿嘿一笑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还是中计了!告诉你,这里暗藏了一颗蜃珠,由着蜃珠所制造的环境,其是一般人可以看出来的,恐怕即便是一般的仙人下来也无法现端倪,更何况是你呢!”

    说着,“章宗舫”一招手,一颗拳头大小的灰蒙蒙的珠子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四周原本热闹异常的场景一下子消失了。

    方绍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看着那人道:“好吧,你居然连蜃珠都搞出来了,方某输得不冤,但是方某为何在刚才调动法力的时候,却现浑身法力早已凝滞,根本无法运行,这是何道理,方某可是小心防范,你根本没有机会暗算方某的!”

    这“章宗舫”得意地一笑道:“还记得你当初喝的那杯茶吗,在那个时候你就中招了!”

    “不可能,那个时候我明明没有察觉到一点异常,浑身法力运行无碍!”方绍远立马反驳道。

    “不错,那杯茶中所下之物确实没有什么害处,但是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进入大殿之后隐隐会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嘛!”

    “章宗舫”看着方绍远嘿嘿一笑道:“此香之中蕴含青灯草,而那杯茶中则有含有灵樾叶,和两者单一放置并没有丝毫不妥之处,但是一旦二者想合,便可以是的修行者法力凝滞,而且丝毫不被察觉!”

    “步步为营,不不算计,方某输得不冤!不冤!好吧,既然如此,不知道你准备如何对付方某啊?”方绍远一脸颓然地看着“章宗舫”问道。

    “哈哈,别着急,不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倒出来,怎么可能杀你呢!等到了地头再慢慢的炮制你!”(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