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侯志德
    “钱兄,侯某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和钱兄共进退。『┡学┡迷wwんw.ん.”侯志德用手一指方绍远接着道,“所以,还是咱们一起审问这个家伙吧!而且我观此人似乎嘴硬得很,钱兄应该还没有问出什么吧,那么,不如还是让侯某以手中至宝相助!”

    一听这话,钱嵘的脸色一变,而方绍远则眼皮子微微一抬,瞅了一眼这侯志德,心道我这正想试一试你那至宝的威力,这就送上门来了。

    于是,方绍远便暗中传讯与钱嵘,令其不要阻止,尽管让侯志德使用他的所谓专伤元神至宝。

    虽然钱嵘很是不解方绍远为何非要尝试一下那件法宝的威力,但是如今他已经被方绍远渡化,方绍远的话对他来说就是金科玉律,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拒绝。

    于是,钱嵘看着侯志德,冷哼一声,并没有搭话,但是脸上却显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这个时候侯志德再次抛出更有利的劝说:“钱兄,这个时候可不是咱们哥俩之间的义气之争,那神秘人到现在都不出现,也不知道出什么岔子了,对咱们需要自救!”

    “这个人,他来自外界,肯定对于外界的情况十分了解,通过他,咱们起码能够知道外界现在到底有没有现咱们这里的异常,或者若是咱们的变故已经是被现了,外界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咱们都得弄清楚!”

    侯志德此时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他见钱嵘似乎有些意动了,于是接着说道:“钱兄,咱们现在做的事情可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现在咱们和外界失联,最紧缺的就是情报,若是咱们得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你说那七个家伙要是知道了,绝地会求着咱们的,到时候还不是钱兄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难道说钱兄就不愿意争一口气嘛!”

    说实话,方绍远还真是有些佩服这侯志德的口才,劝人的话都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踏进钱嵘的心坎,若不是钱嵘已经被自己收服了,绝对会被这家伙说服,最关键的是,恐怕将来这山谷中的力量都要被这侯志德慢慢的侵吞了,到那个时候,钱嵘就是一个光杆司令,修为再高手下没人又有个屁用啊。

    见钱嵘面色极为挣扎,侯志德也不急,他相信钱嵘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尤其是另外七个家伙给予钱嵘的刺激实在是不小,是个人都想要寻个机会把场子给找回来,更何况钱嵘还是洞虚境,难道他真的一点面子都不想要吗。

    果然,最后钱嵘一咬牙,死死地盯住了侯志德,随后一字一句地蹦出来:“好,钱某答应你,但是这人可是我弄回来了的,下手有点数,你那玩意太歹毒,可别把人给我弄死了!”

    说完,钱嵘便让开身子,走到了一旁,而侯志德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在意钱嵘的语气和态度,毕竟任谁给人摘了桃子,心中总会不痛快的,钱嵘这也算是正常反应,若是他一脸平静的就答应了,侯志德反而要疑惑是不是设套要害他呢。

    不过侯志德也不会因此而真的就一点戒备心理都没有,他冲着身边的老张使了眼色,老张顿时站了出来,走到方绍远面前,轻轻一道法力送入方绍远体内,游走一边之后,这才回到侯志德身边,点点头。

    而此时,侯志德这次满意地走到了方绍远面前,至于钱嵘则在一边一脸不爽地看着,口中还隐隐讽刺道:“怎么的,侯老弟还不放心钱某的手段啊,老哥我可不是吃素的,当真连一个俘虏都制不住嘛!”

    侯志德则毫不在意钱嵘的话,他连身子都没转,直接弯下腰紧紧地盯着方绍远看,随后突然闪电般的动手,瞬间隔空连点数下,方绍远出一丝闷哼,整个人神色更加的萎靡,若不是背靠墙壁,差点没直接躺了下来。

    钱嵘见状,顿时心猛地一提,他上前一步大喝道:“姓候的,你什么意思,若是不相信钱某的手段直说,这么做不是摆明了削钱某的面子嘛!我看你根本没有诚意,还是赶紧给我走!”

    不过老张却一下子拦在了钱嵘面前,冷冷地看着,虽然他修为与钱嵘相比相差不少,拦住一个洞虚境,心头自然也是颇为畏惧,但是侯志德就在他身后,有侯志德在,他相信钱嵘不敢轻易出手。

    再说了,即便钱嵘出手,他自信在钱嵘手下挡下一个回合还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侯志德完全有时间出手救下他。

    显然,钱嵘也清楚当下的情况,见老张拦住他,虽然有心作,但是却还是气乎乎的后退了一步。

    而侯志德则站起身来,转身对着钱嵘微微一笑道:“哎,就这么对了,钱兄,不要激动,咱们可是同坐一条船,小弟怎么会削你的面子呢!只不过小弟生性谨慎,这个家伙可是极为重要的,容不得半点闪失,正所谓小心无大错,小弟的这份苦心还请钱兄稍稍担待一点吧!”

    说完,侯志德这次带着戏谑的笑容审视着方绍远,他歪着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开口道:“这位道友,刚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见了吧,听在下一句劝,还是尽早将我们先要的信息说出来,否则侯某只能施展辣手了,到时候那种痛苦侯某不敢担保阁下能够挺得过来!”

    “万一侯某下手过重,阁下的灵魂收到重创,那可就不太好了,毕竟观阁下修为不低啊,修炼至如今的境界不容易,万一因此使得阁下将来再也没有任何更进一步的可能,那侯某可就过意不去啦!”

    不过,显然,侯志德这番话白讲了,方绍远根本对其不理不睬,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却依然强硬得很。

    钱嵘此时则不失时机地刺激两句:“侯老弟,光耍嘴皮是没有用的,此人若是这么容易就交代了,钱某还会将这个机会让与你吗!”

    见自己竟然被一向受自己压迫的钱嵘找到话头狠狠地讥讽了一下,侯志德顿时恼羞成怒,他恶狠狠地看着方绍远气势汹汹地质问道:“好,侯某先礼后兵,既然阁下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侯某心狠手辣了!”

    说着,侯志德猛地一下子站直身子,他用一种俯视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方绍远,随后冲着老张一使眼色,顿时老张会意,一下子站到了钱嵘身边,用一种极为慎重的态度将其看住。

    这个时候,侯志德这才慢慢的张开五指,掌心之中顿现一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