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翻手为云
    一根银针样的法宝散着阵阵幽光,尤其是这法宝的针尖,方绍远甚至感受到了一股令其灵魂有种轻微颤抖的气息。Ω 学┡ Ω迷..

    “这就是破神针,一旦被此针刺中,其元神必然受到极大的痛楚,而且是持续的伤害,若是不能及时救治,就会对元神造成永久性的伤害!”侯志德拖着在手心旋转的破神针一脸阴测测地对着方绍远说道。

    此时,方绍远的脸色更加惨白,他用一种愤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侯志德,好似要把深深地刻在心中。

    “阁下不用这么看在下,只要阁下肯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侯某可以保证阁下在此处的绝对安全,只要我们能够顺利来开此处,阁下自然就自由了!”侯志德毫不在意方绍远的眼神,他轻声笑着说道。

    “哼,你分明是镇守此地的阴神,却甘当罪鬼的走狗,若是地藏王菩萨知晓了,必然让你们永世镇压在十八层地狱不得翻身!”方绍远眼神之中流露出狠厉之色,口中也是浓浓的威胁之意。

    显然,地藏王菩萨的名号还是很有震慑性的,侯志德原本还眯着双眼笑着的脸庞立刻绷得紧紧的,神色之间也流露出畏惧之意。

    不过,显然这些话不但令侯志德深感畏惧,也使得他似乎有些变得疯狂,他睁圆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方绍远,口中喝道:“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你侯爷爷心狠手辣了!”

    说着,他反掌就朝着方绍远头顶猛地一拍,顿时方绍远身子瞬间一震,双目瞪得比牛眼还大,随后身子就好似筛糠一般不停地抖动,脸上肌肉抽动,嘴歪眼斜,整个人就像是遭到了莫大的痛楚一般。

    若非钱嵘得方绍远的暗中传讯,他甚至都忍不住要暴起救人了。

    其实当这破神针一刺入方绍远头顶之后,方绍远确实感觉到灵魂的一阵刺痛,那种感觉溢于言表。

    这破神针确实不亏其破神之名,方绍远实在是没勇气继续品尝下去,故而他直接让小幽举手将其效用给屏蔽了。

    这样的话,这破神针就算是依然在侯志德操控下,不断地在攻击方绍远的灵魂,不过对于方绍远却没有任何的伤害。

    不过,样子还是需要做一做的,故而方绍远才做出那种受不了的动作和神情。

    侯志德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听爽的,不过随后他便觉这方绍远似乎虽然很痛苦的表情,动作也很到位,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随后他便想明白了,不管什么人,在这种破神针的攻击下,肯定不能承受多长时间,但是眼前这个人从被刺入破神针到现在已经好一会了,竟然始终一个模样,这绝对不正常。

    于是,侯志德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向方绍远,虽然他心中对于自己的法宝很有信心,不过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决定召回破神针。

    不过就在他心念一动之后,整个人顿时一愣,因为这破神针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和他瞬间卡断了联系。

    这还了得,侯志德立马蹦了起来,这破神针可是他当年九死一生才得到的一件中品先天灵宝,不过可惜,碍于他的修为有限,仅仅炼化了前几层禁制,这件灵宝的威力根本挥不出多少来。

    当然,尽管如此,这件灵宝也令其有了越级而战的实力,是他最为珍贵的命根子。

    如今命根子竟然和他失去联系了,怎么不令他大骇,他对着方绍远怒目而视,同时加大和破神针之间的联系。

    破神针到底被他祭炼过,终究还是让其感应到了破神针,只不过随即他就现自己的法宝居然被人给镇压了,难怪操控不了了。

    而破神针刚才就在眼前这个俘虏的身上,不用说,肯定是这个俘虏搞的鬼了,只是令侯志德不解的是,他刚才明明已经检查过了,并且还又加上了他自己的禁制,为何这俘虏还能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呢。

    不过这命根子如今被人镇压了,侯志德自然知晓眼前这个俘虏出他们的控制了,顿时想要出手,同时出声示警。

    可惜,方绍远是何许人也,从一开始他就装作十分痛苦的模样,不过是为了迷惑一下侯志德,当小幽确认这件破神针居然还是先天级别的灵宝之后,便下定决心夺宝。

    所以,当侯志德察觉不对劲的时候,方绍远便做好了准备,瞬间洞虚境的修为全面爆,元神之力悍然对着侯志德就是猛烈的撞击,瞬间就将侯志德弄得七荤八素,灵魂受到强烈的震荡。

    而与此同时,得到了方绍远的授意的钱嵘,也悍然出手,以绝强的修为一下子在老张猝不及防之下就重创了他。

    看着方绍远稳稳地站了起来,而自己的属下也被钱嵘一举打倒在地,侯志德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他看了看四周,突然挤出笑容对着钱嵘说道:“钱兄,你若是不满小弟可以直说嘛,何必设下这么一个局呢,小弟绝对不会二话的,咱们之间要是斗得不可开交,那可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

    钱嵘见侯志德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便嘿嘿一笑对着方绍远恭恭敬敬地说道:“尊者,这两个家伙如何处置还请尊者示下?”

    这话一出,侯志德还有老张顿时傻眼了,这是几个意思啊,钱嵘居然朝着这个俘虏行礼,而且还称呼他为尊者,莫非。

    侯志德瞪大双眼,随即突然高声尖叫道:“尊者,你不要听那姓钱的胡扯,这个山谷中我也有一半的手下,您可不能完全偏听这姓钱的啊,若是将我出掉了,这个我的手下可以要造反的!”

    看钱嵘面露冷笑,而那位尊者则似笑非笑的样子,侯志德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半道:“尊者,尊者,这钱嵘能够做到的事情,属下,属下也一定可以做到,而且比他做得还要好!”

    “钱嵘,你该死,你竟然阴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见方绍远似乎无动于衷,侯志德顿时有些绝望的破口大骂。

    “老陈,老陈,赶紧去告诉兄弟们,让他们出手救我!”侯志德突然神色一动,猛然间高声呼叫道。

    方绍远则淡淡地看着他道:“叫吧,叫吧,尽管让他们过来,本尊还正愁没法把他们全都集中起来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