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无形之手
    冯仑,作为一个合体境的阴神,他算得上是费房的亲信,他这一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侯志德,想要拉拢他。』Ω』学迷ww w.ㄟ.

    说起来,侯志德这一次被钱嵘火并掉之后,失去了自己的地盘,可谓丧家之犬,虽然他有合体期的修为,但是对于其他七股势力来说还不知道花大力气拉拢。

    但是,谁叫那钱嵘竟然只是收下了侯志德元神境以上的阴神,其余的绝大多数中低阶阴神都被他抛弃了。

    故而很多都被侯志德重新收拢起来,这下侯志德手下有了一大帮子属下,也算是勉强被称为第十股势力。

    虽然他这股势力在整个铁树狱之中时最弱的,但是他要是带着这股势力投靠了某一家的话,那么被投靠的这一家势力自然就会壮大很多。

    故而在观看了一阵子之后,其余七股属于罪鬼的势力否纷纷派出手下前来和侯志德接洽,而冯仑就是属于费房这一股势力的信使。

    说起来,这冯仑和侯志德也算是熟识的,毕竟他们两人当初都可使一城之主,每次前往判官殿的时候有时候都会遇见。

    所以,这一次费房派出冯仑也是想要套套交情,派出相熟悉的人总是天然上有些亲近一些。

    然而有费房这样的想法人不止一个,这次七股势力派出的人竟然都是和侯志德认识的,所以冯仑在和侯志德见了一面之后,便正十分郁闷的待在临时搭建的屋子里。

    他原本还觉得自己凭着和侯志德也算是熟识的情分上还能够说服侯志德投靠他们这一股势力,但是现在看来,打感情牌的不知他们这一股势力,而且一个个提出的条件应该都不差,否则侯志德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安置,暂时一个都不见,无非是难以下定决心,或者想要待价而沽。

    冯仑这一次出来并没有任何属下跟着,就是想要轻装上阵,悄悄地把事儿给办了,谁知道有了这么一个岔子,现在想要找个人商量一下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冯仑突然感觉有人靠近自己的屋子,随即他便现不过是侯志德巡查的手下。

    “头儿,这一次七大势力都来找侯城主,你说侯城主会选择哪一方啊?”

    突然,冯仑听见这两个巡逻的人中有一个这么问道,顿时心中一动,竖起了耳朵仔细地听了起来。

    “哎,这个谁知道呢,如今咱们城主被钱嵘给打败了,连带着我们这些属下都被赶出来,原本还以为咱们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了,现在不曾想有这么多势力想要接受我们,所以啊,这城主大人应该是在待价而沽,想要选择一个条件最丰厚的势力加入!”

    “是吗,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只想有人收留,然后有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待着就足够了,可惜啊,那些使者都是冲着城主大人来的,可看不上咱们这些小喽啰!”

    “哎,小马儿啊,你这就说错了,咱们城主大人之所以能够待价而沽,还不是因为他手中有很多像你我这样的属下吗,否则你以为就单单咱么一个城主大人就能够得到这么多大人物的关注吗?”

    “哦!”

    声音渐渐远去,不过冯仑却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他脑子始终都在旋转着刚才那两个巡逻的人的话,慢慢地,一个想法渐渐地在其脑子里成型了。

    冯仑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四周,随后身形在屋子里消失了。

    没几天的功夫,侯志德现自己的属下似乎在减少,而且还是成片成片的减少,这让侯志德心中有些不安。

    而且,他还注意到,原本还有些焦急不耐烦的那七股势力的代表,如今他们似乎已经彻底安定下来了,而且还不断地有一些属于他们的人进进出出,好似形色极为匆忙。

    这一天,侯志德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找到了一个属下问道:“说吧,最近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人总在减少,他们到底跑哪里去了!”

    作为一个元婴境的阴神,面对侯志德合体期的压迫,他浑身瑟瑟抖,随即便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面对七大势力的使者公开挖自己的墙角,饶是侯志德现在明白卧底的身份,也是心中气的直抖。

    当他暗中跟着那七个使者之后,果然现这七个家伙不断地游走自己的属下当中,不停地许诺收留他们以及种种好处,然后便将他们装入养魂瓶之中,交由随从带离这里。

    此时,侯志德才明白难怪最近原本全都是孑然一身的是者现在总是身边不缺随从,而且这些随从总是不断的换人,根源都在这里。

    可惜,如今就算是知道这些,又能怎么办呢,他作为一个失败者,就要有失败者的觉悟,而且从这一件事情上,侯志德隐隐看出了背后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这一切,否则为何那些使者一开始没有这么做,而是过了几天之后才有这样的行动,而且还都是如出一撤的举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元神境的属下朝着侯志德缓缓走来,他看着侯志德,眼神中没有一点尊敬之意,就好似在和一个地位和自己平等甚至还不如他的人。

    侯志德还没有来得及飙,就听见那元婴境的属下冷冷地开口道:“尊者让我给你带句话!”

    一个“尊者”二字,顿时令侯志德满腔的怒火好似被一盆冰水浇过一般彻底熄灭了。

    他小心地看着眼前这个原本根本不被他瞧得上的阴神,轻声问道:“尊者他带给我什么话,还请明示!”

    对于侯志德的态度,那元婴境的阴神毫不在意,他淡淡地说道:“尊者大人说了,七大势力之所以想到了饶过你直接去接触你的属下真是尊者大人操控的结果,他希望你能够约束住自己的心,千万不要有什么别的不该有的打算!”

    这话一出,顿时令侯志德浑身一凉,他此时已经完全意识到,从他被放出来开始,到自己的中低阶阴神属下紧跟着被放出来,以及目前的形势全都是那神秘的外界来者方绍远所为,就连他想要乘机拖延时间,待价而沽,想要想办法借助七大势力之手解除身上的禁制都被这家伙给看穿了,并且还暗中是施展手段令他的计划进展不去。

    说白了,面对这招釜底抽薪之计,自己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照那神秘的尊者所设计的路线进行下去。

    “还请尊者大人放心,侯某绝对不敢有任何异心!”侯志德面对眼前的小小元婴境顿时陪着笑脸保证道。

    “恩,这就好!尊者大人还说了,三天之内若是章宗舫还不派人与你接触的话,你便选择七大势力里相对较弱的一股加入吧!”元婴境的阴神接着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