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中计
    方绍远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将破神针给炼化掉,就是因为一旦消除了破神针上侯志德的心神烙印,侯志德必然会受伤。┡『   学迷ww*w.ㄟ.

    而这种心神之伤和一般的伤不一样,区别很明显,这样的话,那就表示侯志德失去了破神针,而钱嵘则开始炼化破神针。

    一个洞虚境的钱嵘不可怕,但是一个掌握了破神针的钱嵘就十分可怕,哪怕钱嵘只是初步炼化,也绝非一般的洞虚可以比拟。

    若是费房知道钱嵘炼化了破神针,没准就没有胆子再找钱嵘的麻烦了,那么方绍远的计划就算是失败了。

    此时,在听了方绍远的计划之后,侯志德也才明白为何方绍远仅仅镇压了他的破神针,却始终没有动它,不是没能力,而是暂时不愿意动。

    见侯志德已经清楚了计划,方绍远便放他回去了,同时已经被渡化的冯仑自然也要跟着回去。

    侯志德知道,自己身边从此要多了一个监视者,而且还是费房身边地位及高的一个,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会如之前那么自由了。

    随后,没有几天的功夫,费房所在秘境的通道被打开了,不过出来的仅仅是一个面容严峻,身材高大的男子。

    方绍远心中微微一动,他看着身边的钱嵘问道:“此人是谁?”

    钱嵘则双目一凝说道:“回禀尊者,此人正是费房!”

    看着费房迅的隐匿身形消失之后,方绍远这才和钱嵘现身形,他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钱嵘道:“你的修为有那么弱吗,他居然敢独身一人前去找你麻烦?”

    而钱嵘见状,则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回禀尊者,其实其实我们八个领头的人当初还得到那神秘人一件品质上佳的养魂瓶,按照那神秘人所言,即便整个铁树狱的阴神都能装入这养魂瓶中!所以。。。。。。”

    钱嵘虽然没有再说下去,不过方绍远却明白这费房肯定是将他的麾下的力量全部安置在养魂瓶中,只要到了地头直接放出来便可以开打了。

    难怪当初他在钱嵘那里现他藏身之处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居然能够安置那么多的阴神,尤其是数量极多的低阶阴神,根本没看到,原来都在钱嵘的那件养魂瓶中。

    也是,当初渡化那十万元婴的时候,没见钱嵘只用了那么一小会的功夫就召集来了,想必也是直接从养魂瓶中召唤出来的。

    而且在他们出来的时候,被方绍远渡化的阴神都进入了九幽葫之中,故而整个山谷除了方绍远和钱嵘外就空荡荡的一片了,当时,方绍远还以为这秘境之中钱嵘所待的山谷乃是核心地带,周边还有很大的地盘安置低阶阴神。

    不过,突然,方绍远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看向了钱嵘道:“那个神秘人给你们这可以装盛整个铁树狱阴神的养魂瓶,莫非是想让你们离开铁树狱的时候,将所有的阴神罪鬼都带出去,他不会是想把铁树狱给搬空吧?”

    钱嵘则脸上显露出一丝茫然,他顿了顿说道;“其实,当初我们对于这个养魂瓶并不在意,但是后来生了章宗舫失踪的事情,我们之间又出现了矛盾,大家又各自知道一处秘境,这才想起这养魂瓶,将手下的低阶阴神全都装入其中。现在想来,说不定这一切都在那神秘人预料之中,否则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给我们这个大容量的养魂瓶!”

    钱嵘将自己知道的和猜测地说了出来,而方绍远听了之后,心中却是更加肯定这神秘人似乎就是想要利用这钱嵘他们八个人将曾哥铁树狱的所有阴神通通送出去。

    那么,这神秘人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么做呢,要知道外界可是有地藏王菩萨镇守,其实那么容易做到的。

    突然,方绍远脑中一下子冒出一个念头好似流星一般闪过,只是在想抓住的时候却又仿佛脑子里一片凌乱,再也想不起来。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方绍远决定先把这个事情放下,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是先将费房给击败,将他的手下抢过来。

    方绍远并没有尾随费房,费房身边有他安插的卧底,关于费房的行踪他了如指掌,二来,他也担心这费房万一有什么手段被他察觉到有人暗中跟着就不太好了,反正都是知道费房的目的地,所以方绍远直接朝着钱嵘掌握的秘境入口处飞去。

    先一步进入秘境之后,方绍远做出了相应的布置之后,便暗中隐藏起来,暂时令钱荣出现应对。

    此时,费房按照侯志德指引,已经来到了钱嵘所在的秘境入口,他仔细地看了看四周,这才放出侯志德。

    侯志德从养魂瓶中一出来,便一脸谨慎地看了看周围,随后对着费房道:“费老大,没错就是这里!”

    “恩,好,那么你就打开秘境吧!”费房对着侯志德点点头,沉声说道。

    其实侯志德已经将打开秘境入口的咒语交给了费房,但是费房显然也仅仅是表面上信任他,暗中依旧有防备,所以才会令他去打开入口,就是担心他在入口处设置什么陷阱之类的。

    虽然心知肚明,不过侯志德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他开始念动咒语,手中比划着繁琐的指诀,很快一道光门闪现出来。

    随后,侯志德看着费房道:“费老大,咱们进去?”

    费房一脸严肃地看了看这道光门,他想了想,突然又召出了一个人来,正是冯仑。

    “你们两一去进去,若是有什么情况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对于费房的命令,冯仑和侯志德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应声道:“遵命!”

    说完,二人便一脚踏入了光门之中。

    过了一会之后,侯志德还有冯仑有冒了出来,只是此时的侯志德脸色极差,好似受到什么伤害。

    “怎么回事儿,莫非里面除了状况?”费房不禁神色微变问道。

    冯仑则连连摆手道:“不清楚,刚进入没一会儿,侯兄便好似受到重击一般,故而我俩直接退了回来!”

    看到费房注视着自己,侯志德一脸苦笑道:“费老大,我留在破神针上的烙印就在刚才被清除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