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突袭
    听到侯志德这话,费房立马神色一动,一步踏上前来,身处一根手指头轻轻点在了侯志德额头上,瞬间一股轻柔的法力从侯志德额头送了进去。『『 『学Ω迷ww w..

    法力在侯志德体内流转一圈之后,费房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之间犹豫一下,随后坚定下来,他看向侯志德说道:“刚才你们进去的时候,没有看见什么守卫吗?”

    侯志德摇摇头道:“没有,虽然属下没有进入多远,但是并没有感应到附近有任何人的存在。”

    而冯仑在费房看向他的时候,也点点头,表示侯志德说的没错。

    侯志德毕竟是新入伙的,费房对其还不太放心,故而表面上极为重视,但是还是嘱咐冯仑暗中监视他。

    如今作为他的铁杆,冯仑都说没问题,那么看来确实没有守卫,而且炼化破神针的时候,自然是需要安静和安全,身边不留人也是防备身边的人贪心作祟妄图图谋破神针。

    虽然侯志德跑了,而且知道打开秘境入口的方法,但是这里毕竟是钱嵘的地盘,就算是有入侵者,他随时可以召唤自己的属下。

    脑子里仔细地将形势分析一下,费房觉得钱嵘为了炼化破神针收起了全部的属下倒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侯志德伤确实不似作假,既然钱嵘都已经破除了侯志德的烙印,那么再不采取行动的话,一旦被钱嵘炼化了破神针,事情就棘手了。

    到时候,别说抢夺破神针了,就是能不能打得过还是两说,所以想要下手就要乘现在。

    故而,最终,费房还是决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冯仑和侯志德看着费房轻轻一脚踏入光门,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放松的意味。

    如今费房已经入套,下面的事情就不是他们可以操心的了,不过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故而冯仑和侯志德双双携手进入光门。

    当他们一进去之后,便现费房不见了踪迹,想来是担心钱嵘短时间内会炼化一重破神针,故而先行一步。

    既然这样,他们两干脆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侯志德还一边为冯仑介绍一下秘境这特色,两人就好似游客一般闲庭信步在秘境之中。

    至于费房,他此时早已经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气势正在山谷的深处,显然此时的钱嵘应该正在全力炼化破神针,否则谁也不会没事儿做展露这么强烈的气势。

    全力收敛气息,费房渐渐地靠近钱嵘闭关之地,当他来到当初关押方绍远的那间屋子的时候,感受到越强烈的气息,他知道这里应该就是钱嵘炼化之地。

    只是当他进入房中之后,却现里面空无一人,随后他便意识到这里肯定还有别的密室。

    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费房迅离身,立马找到了正在悠闲逛着的冯仑和侯志德。

    当他看到这两人竟然优哉游哉地闲逛,顿时心头大怒,而冯仑和侯志德见了费房,顿时也是微微一愣,他们不知道这费房是怎么了,为何脸色如此难堪,莫非别他现什么端倪了。

    侯志德心思缜密一些,他现费房虽然不高兴,但是并不是那种兴师问罪的架势,故而他拦住了冯仑,而是自己上前小心地问道:“费老大,这么快就得手了?”

    费房则难掩心中的不满道:“哼,你们既然进来了,为何不与我汇合,反而在此瞎转悠!”

    听到费房这么说,冯仑还有侯志德顿时心头一松,侯志德则轻声说道:“费老大,属下等您是去收取破神针,属下若是跟上去似乎不太便当!冯兄也是这么认为,故而才再次陪着属下!”

    费房一听,神色一动,顿时明白了侯志德的意思,心中的愠怒也是渐渐消散了。

    要知道这破神针原本那是侯志德的法宝,侯志德不出现也是为了减少自己的疑心而已,倒也说得过去,而冯仑估计也是同样心思,不愿意被自己猜忌。

    想到这里,费房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嘛!你们呀就是喜欢瞎捉摸!好了,现在我已经现了钱嵘的闭关之地,只是他的似乎人在密室之中,虽然我可以以暴力破开密室入口,但是未免打草惊蛇,所以便前来寻你,看看你可知道如何安全打开入口!”

    侯志德在听了费房对于钱嵘闭关之地的,描述之后,便知道那间密室正是自己折戟沉沙之地,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一时间侯志德显得百感交集。而费房见状,顿时心中起了疑心,他的目光灼灼,看的侯志德顿时心中一惊。

    “啊,费老大,其实属下原本就是在这件密室中被钱嵘偷袭暗算的,故而一时有所叹息,并不是故意怠慢老大的!”侯志德赶紧解释道。

    听到侯志德如此说,费房这次收回目光,他现在需要侯志德,故而对于侯志德的懈怠行为终究会百般忍耐的。

    “好了,志德啊,走吧,咱们赶紧过去吧,打开密室入口要紧!”费房柔声说道。

    侯志德自然不会回绝,立马朝着前方冲去。

    目光转动之下,侯志德便施法打开了密室,看着入口处,费房稍稍犹豫一下,最后他还是决定再次放出两个合体期的属下,让他们和侯志德守在入口,自己则带着冯仑进入了入口之中。

    冯仑自然是一马当先很快就到了地步,钱嵘此时身边确实漂浮着一根针状法宝,正散出柔和的光彩。

    此时,钱嵘体内的法力正不断地灌输入破神针之中,引得破神针所散的光彩忽强忽弱,而钱嵘的脸色也有些狰狞,显然此时已经到了炼化的关键时刻。

    费房见状,知道不能再等了,而且他也检查过了,这密室也就百十平米,除了钱嵘没有其他的人气息,正适合下手。

    洞虚境的高阶阴神全力施展开来,威力无穷,无论是度还是力道都是无与伦比的,冯仑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不愿出去传来了钱嵘的惨叫声。

    定睛看去,此时钱嵘的身子已经飞了出去,神色之间尽显骇然之色,显然被费房这一击打得不轻。

    而反观费房,此时他早已经一把虚握住破神针,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