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战费房
    此时,费房按耐不住自身的激动,破神针这件专伤元神,可以令所有者越级而战的至宝终于到手了。Δ Ωww『w. .

    越想越兴奋,费房忍不住放声大笑,尽管掌中的破神针始终在不断地挣扎,但是费房毫不在意,在他看来,一个无主的破神针根本不可能逃得了他的手掌心。

    而钱嵘此时一脸怨恨加惊惧地看着费房:“你到底怎么进来的!哦,我知道了,是侯志德那个丧家之犬带你进来的是不是?”

    费房很清楚自己刚才偷袭那一掌的威力,即便即便钱嵘身为洞虚境,但是在淬不及防之下也必然身受重伤。

    此时,他觉得钱嵘自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了,唯一需要注意地就是防止钱嵘狗急跳墙,释放出他手下的高阶阴神,这样的话,一场混战就必不可免了。

    而费房这次前来是为了破神针,而不是和钱嵘火并的,若是和钱嵘之间爆一场恶战,必然会有所损伤,到时候也会引来其他几股实力的觊觎。

    故而费房在破神针得手之后,并没有对钱嵘立马就对钱嵘下杀手,毕竟他清楚钱嵘身为洞虚境,即便是偷袭,也不可能短时间就杀得了。

    “怎么,破神针已经到手,你还想去钱某性命?”钱嵘见费房不开口,便神色大变,口中惊呼道。

    费房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不愿意再刺激到钱嵘,而是笑着说道:“钱兄,别担心,你我可都是份数同一阵营的,费某岂会做这种戕害同伴的事情!只要钱兄不动手,费某自然不会在出手的!”

    说着,费房瞥了一眼依旧还在像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的破神针之后,便继续对着钱嵘道:“钱兄,费某其实有一句想说很久了,不知钱兄可愿意听一听?”

    钱嵘此时已经稳住了气息,他冷眼看着费房道:“什么话,莫不是想钱某投靠你吧?”

    费房哈哈一笑道:“钱兄还真是快人快意,不错,费某正有此意,经此一役,钱兄在我们八人之中势力最弱,有失去了破神针,这日子接下来想来将会非常难熬,莫不如和费某的势力合并吧,这样我们两两联合,必然可以一统整个铁树狱!”

    看着略显张狂的费房,钱嵘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动,不过他最后还是摇摇头道:“费兄,你可别忘了当初将我们释放出来的那位神秘人,若是他出现了,你觉得他会看着咱们一统铁树狱嘛?”

    见钱嵘提到了神秘人,即便是费房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这神秘人当初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深若汪洋,否则他们八个洞虚境也不会对其服服帖帖的。

    只是,费房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破神针,他心头顿时升起万丈豪气:“怕是什么,费某得到了这破神针,而且距离约定的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这神秘人一直都没有现身,恐怕是来不了了,咱们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钱兄,只要你肯和费某合并,你就是咱们这股势力的二号人物,将来也是这铁树狱的二号人物,怎么样!”

    钱嵘终于动容了,他想了想之后,突然开口道:“要钱某答应你也行,但是侯志德这个家伙必须要要给我处置,否则难泄我心头之恨!”

    费房稍稍思索了一下,这侯志德不过是合体期,而且又没了破神针,手下也不过是一干低阶阴神,但事情钱嵘不一样,不但自身是洞虚境,而且手下还有一大票高阶阴神,若是肯与他的势力合并的话,自己的实力将会一举成为整个铁树狱最强大的,牺牲一个区区侯志德自然和很合算。

    至于钱嵘会不会反噬,费房觉得只要他掌握了破神针,一切都不在话下。

    于是,费房直接点头道:“好,一言为定,待出去之后费某就将侯志德交给钱兄你处置!”

    见自己真的说动了钱嵘,费房十分的兴奋,他也没想到自己这趟出来这么值,不但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破神针,而且还完好无损的吞并了钱嵘的势力。

    “嗯,怎么了,钱兄为何总盯着这破神针看,莫非你还想打它的主意?”费房突然现钱嵘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瞥向自己手中的破神针,顿时不悦道。

    钱嵘则摆摆手道:“哪里,钱某如今可没这个想法,不过只是想要提醒一下费兄,这破神针灵性十足,想要将其炼化不容易,消息被其刺伤!”

    费房则毫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哈哈,钱兄你可就多虑了,瞧见没,这破神针此时尽管还在挣扎,但是很快就会放弃的!”

    “哎呀,小心!”

    突然,费房听到了两声惊呼,顿时心神警惕,不过还是迟了,原本在他手中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的破神针,这一次竟然一下子冲破了他的限制,嗖的一下就扎在了他的脑门上。

    瞪大了双眼,费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瞬间传来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楚,这总痛楚好似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顿时究竟他淹没了。

    不过,费房终究是洞虚境的强者,很快就从这无边的剧痛中清醒过来,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倒下,否则钱嵘这个刚刚被收服的人绝对会落井下石的。

    于是费房对着冯仑暴喝道:“冯仑,还不快点动手!”

    冯仑则毫不犹豫地应声道:“得令!”

    瞬间冯仑便冲到了费房身前,然后在费房的注视下,悍然出手,但是目标却不是钱嵘,而是费房本身。

    因为有破神针的干预,在加上事突然,费房根本来不及反应,瞬间便被冯仑一掌打飞出去。

    此时费房心中充满了疑惑,为什么那个一直对他忠心耿耿地冯仑会对反水,不过随即他的脑袋里便被愤怒所充满。

    一个被其视作兄弟心腹的人一下子背叛他,令费房周身法力骤然爆,甚至瞬间遏制住了破神针。

    “啊!为什么,为什么!”费房一边问,一边悍然朝着冯仑出手了。

    而冯仑在面对费房的攻击,竟然毫不畏惧,反倒是微微一笑,显得极为镇定,顿时费房脑子了闪现出一个念头:“不好!”

    可惜还是迟了,一只修长手掌悄然在侧面探了出来,在费房的诧异的眼神中轻轻地印在了费房的胸口。

    砰地一声,费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周身蓬勃的法力刹那间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给震散了,而原本被压制住的破神针这个时候也再次威,费房感觉自己的灵魂瞬间就被无尽痛苦所淹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