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降服费房
    随即,费房双眼模糊之间看见了一个露出和煦笑容的年轻人正站在他面前,而这位年轻人轻轻一招双手,费房便感觉插在自己额头上的破神针噌的一下就破体而出直接飞到了那年轻人的手中。

    此时,费房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人算计了,破神针根根本就已经被人给炼化了,否则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当看着冯仑还有钱嵘恭恭敬敬地对着那年轻人一礼,并且口中“尊者”的时候,费房顿时虽然觉得这种情况很诡异,但是他明白,自己应该就是被这个年轻人给算计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我从来没见见过你?”费房终究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方绍远轻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自己马上要面对的是什么!”

    费房到底是枭雄一个,他此时压制住身上的伤,冷笑着说道:“哼,本神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是怎么收服钱嵘还有冯仑的,甚至侯志德的叛逃以及投靠本神恐怕也是你一手推动的,但是你觉得你就赢定了吗?难道钱嵘就没有告诉你本神可以随时招出大把的手下。”

    把玩着手中的破神针,方绍远嘿嘿一笑道:“就得在破神针下,你还有机会招出自己的手下吗?”

    费房看着原本掌握在他手中的破神针,神色顿时一阵难看,这破神针的威力还是见识过了,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而且破神针度极快,恐怕还没等他来得及召唤属下,就被其刺中,然后便陷入无尽的痛楚,无力在召唤属下。

    不过费房并没有彻底放弃,他看着方绍远果断地说道:“阁下费尽心机设下此局,肯定所图甚大,不过凡是总要对比付出和收入,才能知道所做之事合不合算,只要今日阁下肯放了费某,费某便将手中所掌握的养魂瓶交给阁下!”

    费房看到方绍远依旧一脸淡然,于是继续说道:“阁下,不错,目前的情况下你确实占据上风,但是就费某所推断,阁下所图谋的恐怕是高阶阴神吧,否则当初也不会将侯志德的属下元神一下的阴神全都放了出去。”

    方绍远此时才稍稍有些动容,他还没有露出任何口风,便被费房猜中了自己的图谋,既然这样的话,这费房恐怕就会抓住这点威胁自己放了他吧。

    果然,费房手中一动,一只玉瓶出现在他手中,他冷笑一声道:“阁下,费某手中这只玉瓶之中装有费某全部的属下,若是阁下肯放了费某,费某自然会将此玉瓶双手奉上,但是如若不然,费某拼死也要毁了它!”

    看见方绍远的脸色终于起了变化,费房心中微微有些得意:“怎么样,阁下可认可费某的条件啊!”

    这费房还真是抓住了重点,方绍远费尽心机设下此局不就是为了费房手下的一票高阶阴神嘛,如今被费房反以此为要挟,一时之间还真有些进退两难。

    费房此时也是颇为紧张地看着方绍远,这个时候了,他已经拿出了玉瓶,随时可以召唤出自己属下,然后来一场大混战,但是这样的话,以他身负重伤的情况不一定能够跑得了。

    因此,费房现在也不敢轻易这么做,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方绍远拿主意,依据实际情况来做决定。

    “尊者,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开打吧,费房这老小子如今伤的不轻,就算是他将所有手下都找出来,小神这里也不差人,只要咱们干掉了这老小子,还不仇他手下投降吗!”

    钱嵘这话一出,费房的眼皮子一阵抽动,他最担心的就是对方做出这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干掉他的做法,但是偏偏给钱嵘说了出来,此时他真有一种干脆投降算了的念头。

    不过身为洞虚的骄傲不允许费房这么做,故而他稳住心神,冷声道:“好啊,那就大不了一拍两散!”

    说着,费房便作势要捏碎玉瓶。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上面一阵惨叫声:“啊!”

    乍逢此变故,饶是费房心神坚定不辈,也不由被这声惨叫分了神,眼睛不由自主地网上瞟了一眼毕竟上面留着的可是他安排的属下,专门看着侯志德的。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费房立马反应过来,作势便是捏碎玉瓶,却突然感觉自己灵魂猛然一震,刹那间便出了一股难以想象的惨痛叫声!

    原本紧握着的玉瓶也再也抓不住了,一下子就松开了手掌,而方绍远乘此机会一把将玉瓶捞了过来,同时悍然出手封住了费房的周身法力。

    带破神针从费房的身上飞出来之后,费房这才浑身虚弱的瘫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向方绍远。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侯志德受了伤,两个合体期的属下竟然会看不住他,这不合理啊,而且这时间也太巧合了,正好是双方对峙的关键时刻出了岔子。

    其实这根本不是巧合,在费房带着冯仑进入密室的时候,方绍远便悄无声息地制住了那两个监视侯志德合体境阴神。

    而当费房抢夺到破神针正洋洋得意地时候,方绍远便使出小挪移术一下子出现在费房面以破神针伤了费房。

    至于这破神针之所以这么快就能够被方绍远所炼化,自然是小幽还有老金合力协助的结果,就算破神针是先天级别的灵宝,在面对小幽还有老金的压制下,也翻不出任何浪花来。

    就在费房利用养魂瓶和方绍远对峙的时候,方绍远便暗中下令侯志德在外面故意出惨叫声迷惑费房,使其分心。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对于方绍远而来已经足够了,此时他看着倒地不起的费房,晃了晃手中的养魂瓶,方绍远毫不客气地施展了渡化术。

    在面对渡化术,重伤之下的费房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而他此时也才明白方绍远到底是怎么收服钱嵘冯仑还有侯志德的,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小神拜见尊者!”费房恭恭敬敬地对着方绍远一礼,一脸虔诚地说道。

    方绍远则点点头,将养魂瓶交还给费房,然后淡淡地说道:“好了,现在可以一个个将你的属下召唤出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