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齐聚铁树城
    当方绍远一出来,便现钱嵘还有费房都在外面等着,脸上似乎有不安的神色。

    于是,方绍远便沉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钱嵘和费房对视一番,这才异口同声道:“回禀尊者,当初释放我们的神秘人有消息了!”

    方绍远顿时身子微微一震,难怪钱嵘还有费房会露出这种表情了,于是他开口问道;:“这神秘人来找过你们了?”

    钱嵘摇摇头道:“那倒是没有,不过当初他曾经给过我们八个人一个人一个传讯符,说是待他回来之际便会联系我们!”

    费房接着说道:“如今这传讯符上传来了他的讯息,他要召集我们前往铁树城汇合!”

    微微皱了皱眉,方绍远问道:“他有没有说什么时间汇合?”

    “就在今天!若是尊者今日还不出关的话,我们就要准备强行叫出尊者了!”费房一脸严肃道。

    “是啊,万幸尊者你今日出关了!您还是赶紧那个主张吧!”钱嵘在一旁开口道。

    方绍远点点头道:“好,本尊明白了!容本尊想一想!”

    其实对于神秘人的目的,方绍远一直都有考虑,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神秘人应该是十八层地狱之中最深处的强大的罪鬼挣脱了束缚之后,想要冲出十八层地狱,却又担心外面镇守的的地藏王菩萨,故而才会挑拨其余的地狱罪鬼一起造反,这样的话,即便以地藏王菩萨的能力,恐怕也难以在短时间将所有的出逃的罪鬼都擒获。

    但是,后来,方绍远现了养魂瓶的事情,他觉得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若是神秘人真的仅仅为了造成巨大骚动,好掩护他逃脱十八层地狱的话,就不应该弄出这个养魂瓶来。

    要知道,将整个铁树狱的阴神全都装入养魂瓶后在直接带出去,根本不可能造成方绍远所猜测的那种混乱,也就没有了掩护神秘人出逃的效果了。

    所以,方绍远对于神秘人真实的用意有了自己的猜测,而若是这猜测是正确的话,他相会卷入一场巨大的博弈之中。

    再三思量之后,方绍远决定还是令钱嵘还有费房前去参加神秘人召集的集会,而他本人则扮作钱嵘的一个属下一同参加。

    铁树城,作为曾经的铁树狱的中心,它是那么的热闹非凡,但是现在,它成了一座空城,街道上空荡荡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寂静。

    突然,安静的街道上出现了踏踏的脚步声,尤其是在一片死寂的城中这原本不是很响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清晰。

    一个身高两米的巨汉正一步一步地朝着城中的判官殿走去,在他的身后三步之外还跟着两个同样身形彪悍的大汉,三人的步伐并不大,但是度却不慢,身形动作之间激起了一阵阵的旋风。

    不过就在他们快要走到判官殿外的广场的时候,领头的巨汉骤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的正对面的道路上也出现了三个人。

    “哈哈,想不到徐老兄也到了,还真是幸会啊!”巨汉皮笑肉不笑地轻轻一拱手说道。

    而对面的那位中等身材的男子则露出一种看似真诚的笑容道:“哎呀,原来是沙老哥,小弟有礼了!”

    巨汉可以被对方的笑容所打动,他知道对面那个叫做徐宏的家伙别看他整日笑嘻嘻的,在他们这八个人中却是最为阴险虚伪,背地里都被他们这伙人成为笑面虎。

    “呦呵,两位这么早就到了啦!看来韩某人来迟啦,抱歉抱歉啊!”就在双方相互堤防的时候,突然有插进来一道身音。

    巨汉还有徐宏二人的注意力顿时被这声音吸引而来,当他们看到来的认识会后,巨汉的双眉一皱,而徐宏笑容则出现了那么一刹那的凝滞,尽管转瞬便恢复了。

    显然,这二人对于新来的这人极为的忌惮。

    “啊,原来韩老大也来啦!咦,老徐还有老沙都在啊,看来老费我度不够快啊,还真是惭愧的很啊!”费房领着侯志德还有冯仑也出现了。

    此时,广场之中已经聚集了四股势力的头领了,这四个人虽然相互寒暄,但是其实都在互相提防着,标准的貌合神离。

    很快,剩余的四股势力中又来了三个,分别是柳城、余进还有黄辉。

    随着七股势力的到来,场中的气氛更加的诡谲,这七组人马看似一片和睦,实在泾渭分明。

    突然,费房皱着眉头嚷道:“钱嵘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为何到现在都不出现,这谱儿也太大了!”

    其余几人则神情各异地看着费房,尤其是重点关注了一下费房身边的的侯志德,要知道当初侯志德被钱嵘赶走之后,最后可是带着大批的下属投靠了费房,这费房和钱嵘之间的过节可是深得很。

    “哼,老费,在背后说人的坏话可不是好习惯,得改!”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怎么,来得迟还有理啦,诸位评评理,这老钱来迟了还不让说了,这是什么世道啊!”费房显然是想要借题挥一下。

    钱嵘则深吸一口气,并没有理会费房的挑衅,而是分别对着其余六人一礼道:“钱某因为事情耽搁了,故而来迟一步,还望诸位海涵啊!”

    这话一出,包括费房在内看向钱嵘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他们的眼神中皆流露出一丝明悟和忌惮。

    钱嵘这话可是话中有话了啊,谁不知道侯志德的破神针落入了钱嵘的手中,莫非这钱嵘来迟了,正是因为刚巧将其炼化了。

    而此时,费房身边的侯志德却冷不丁轻哼一声:“之前我就感觉自己的心神被抹去了,莫非破神针已经被你炼化了?”

    见侯志德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事情,一个个皆双目死死地盯住了钱嵘,而钱嵘则满不在乎的模样,好似那七道如炬的目光的主人只是一个般的小杂鱼一样。

    钱嵘用其傲娇的姿态向其余七人表示了他确实炼化了破神针,否则怎么面对七个洞虚会如此的放松。

    突然,侯志德身形猛然一动,朝着钱嵘扑了过去,一脸的愤恨的,但是还没近身,却突然脸色大变,嗖的一下又退了回来,但是一落地便整个人脸色惨白,气息不稳,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破神针!你真的炼化了破神针!”侯志德被冯仑扶着,咬牙切齿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