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大殿议事
    有了侯志德的这一声暴喝,在场的人都确信钱嵘的确炼化了破神针,看向钱嵘的眼神之中,已经将嫉妒还有忌惮之色都深深地掩藏起来了。

    就连原本一开始就一直针对钱嵘的费房都不再言语,而有着笑面虎之称的徐宏更是直接笑眯眯地上前对着钱嵘一礼道:“哈哈哈,钱兄得以炼化破神针真是可喜可贺啊!今日没有准备,改日必备上厚礼起来道贺!”

    而其余几人则立马纷纷上前道喜,一边心中暗骂徐宏下手还真快,真是丢尽了洞虚境的脸面。

    至于费房虽然满心的不甘,但是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一个可以令合体越级而战的破神针落入了洞虚境的钱嵘手中,绝对可以令钱嵘一跃成为他们八人中战力最顶尖的一个,故而费房最后也不得不站出来对着钱嵘一礼,尽管其脸上看不出任何道喜的表情,但是他的举动却代表了一种妥协。

    对于侯志德,此时他的脸色早已经苍白一片,因为一个费房绝对不会因为他而得罪一个炼化了破神针战力飙升的钱嵘。

    说白了,费房很可能为了保证自己和钱嵘之间的关系不会恶化而将侯志德给抛出去交给钱嵘处置。

    通过在场的看向侯志德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便可以看出,他们也不看好侯志德的将来。

    当然,费房也不至于现在就将侯志德交出去,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费房他丢不起这个人,而且即便交出侯志德,那也得要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将来谁还敢轻易投靠他呢。

    “好了,诸位既然来了,那么就直接进来吧!”

    突然一道声音从判官殿中传了出来,起初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落在了众人的耳中之后,却好似擂鼓震天一般,而且这声音如同汹涌的波涛,一浪胜似一浪。

    在场的所有人,皆神色一变,在稍稍坚持了几个呼吸之后便断然后退数步,这才止住身形。

    方绍远作为钱嵘的跟班出现在这里,这种程度的音波对他来说自然无所谓,只是为了装装样子不露馅才和众人一般做出同样的举动。

    但是,方绍远脸上的震惊之色却不是作假,因为此时他已经将修为压制在合体初期,而他感受到的音波威力大约也就是合体期的初期的样子,最高峰的时候也最多接近合体中期。

    而在场的其余看起动作都是一般,就说明他们所遭受的音波其威力都是根据每个人的修为做出相应的而调整的。

    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说明大殿之中的那个神秘人其修为绝对远在场众人,而且对于法力的操控也出神入化,否则无法同时根据每个人的修为对这么多人做出如此精准的调整。

    此时,方绍远从内心之中已经深深对这个神秘人产生了忌惮。

    不过既然来了,自然不可能此时退出,他只能嘱咐小幽给自己多加一层伪装,以防被神秘人看出自己的真实修为。

    当众人站稳身形之后,现所有人都流露出骇然之色,他们深吸一口气,一脸严肃地缓缓朝着大殿走去。

    只是,当他们走到大殿门口之际,众位领都留下了各自的属下,自己跨入大殿,方绍远自然也不能例外。

    虽然不能亲眼看见这个神秘人,但是方绍远却不知道怎么的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现自己还真有些怵这个神秘莫测的家伙。

    这一次跟着大大头领过来的皆是他们的心腹,每人都带了两名属下,唯有钱嵘只带了一个,就是方绍远。

    一开始大家还觉得是因为钱嵘由于内讧,高端战力虽然收服了,但是并没有收拢他们的心,故而只带了一个来。

    后来,因为侯志德的缘故,他们认为钱嵘炼化了破神针,战力飙升,只带一个属下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如今大佬们不在了,这些下属们也就没有那么拘束了,他们各自散乱地站着,在沉寂一会之后,便有人找上了方绍远。

    “这位兄弟,不知如何称呼啊?”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走了过来,一脸笑意地对着方绍远问道。

    其实,作为钱嵘的跟班,在钱嵘被人认为炼化了破神针之后,其地位便跟着水涨船高。

    对此,方绍远从这些各个领头之人的属下看向自己的眼光便可以知道了。

    “在下方远,敢问阁下?”方绍远抱拳一礼回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在下武阳!”

    见有人开了个头,其余一帮子阴神,包括冯仑在犹豫了一会之后也上前拜见了一下方绍远,唯有侯志德铁青着脸身子动都动,甚至当冯仑见过礼之后,对于同属于费房麾下的冯仑也没有好脸色。

    众人也知道侯志德想法,毕竟任谁被人抢走了属于自己的至宝,而且还要面临给送还给仇家的局面,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看的。

    当然,这些阴神也不会因为内心有些同情侯志德便会当着方绍远的面对其好言相劝。

    大殿之外,一众阴神相互熟悉吹捧,一切围绕着方绍远为中心,哪怕方绍远所表现出来的修为在他们当中是最弱的一个。

    而大殿之中,则严肃庄重很多,神秘人老神在在的坐在了原本属于章宗舫的专属位置上,而钱嵘等八人则分左右两列站好。

    “诸位,先本座要说声抱歉,原本应该早就来此,但是因为某些事情耽误了!”神秘人虽然口中说着道歉,但是其言语之中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丝道歉该有的语气。

    不过,下的八人原本就对神秘人极为畏惧,如今又加上他突如其来的露了一,更加令他们自内心的对神秘人产生恐惧之意。

    所以,这八人根本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异口同声道:“使者严重了,我等恭迎使者大驾光临!”

    神秘人的面孔好似水纹一般无时无刻不起着波澜,根本看不出他的脸色,也就无从判断他到底是喜是忧。

    “嗯,好了,其实本座来此也有几日了,你们做的不错,基本上将整个铁树狱都清空了!”神秘人淡淡地说道。

    不过,下的几人却并没有丝毫的欣喜,因为他们听出来了,什么叫基本清空,分明就是在说为什么没有全部清空。

    只是,他们并没有胆子解释什么,而是齐齐把头一低,显得更加恭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