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搞定包铜
    愛♂去÷小?說→,。

    “包兄,稍安勿躁,且听凤某一言。方才对面那田光趁着我方动乱之际来袭,若非有一只队伍结成战阵,我们这边恐怕就要败散了!”风坠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对着包铜说道。

    包铜其实对于刚才那只及时组织起防抗的队伍也颇有兴趣,不过,他们四大合体境那个时候正相互埋怨着,也就没多问,但是现在听到风坠再次提起这事儿,他顿时抬头看向风坠:“怎么,那些人是你的属下,你想跑了我包某这里炫耀一番?”

    风坠对于包铜话中带刺的语句根本毫不在意,他摆摆手道,做到了包铜的身边:“包兄,此言差矣!那些人要是风某的手下就好了!不过凤某却打听过了,其实那些人原本属于姓方的麾下的,只不过后来被咱们分掉了,如今可以算作是易海的属下!”

    “易海!”包铜脸上神色一动,他紧紧地盯着风坠的脸,却没有没有发现任何端倪,最后他只能吐出一口气道:“风兄,你把这些告诉包某有何用意不妨直说!”

    风坠则哈哈一笑,随后看了看四周这才缓缓说道:“包兄果然快人快语,那么风某就直说了!不知道包兄对于那只队伍可感兴趣?”

    包铜当初其实对于低阶阴神组成的所谓的战阵根本不感兴趣,他从不觉得一群羊在抱团之后便可以战胜一只老虎。

    但是这次他们这边以八大合体境以及上前元神境和十万元婴一起上阵,却始终不能奈何对面的一万元婴组成的战阵。

    甚至说,到最后他们这些人还依旧能够守住这块地方,靠的不是他们这些合体境也不是什么元神境,而是最让他看不上的元婴境。

    这是这些元婴境及时组成了战阵并成功遏制了对方的突袭,才使得他们不至于大败而回。

    所以,包铜心中对于这种队伍早已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拥有他们的**,而且当他回到自己驻守的地方之后,便立刻着手查探,可惜结果很令他失望,这只保住了他们镇守之地的队伍并不属于他的麾下。

    最后,他甚至也想过和拥有这只队伍的那个好运的家伙拼一把,将他们抢过来,不过还是放弃了,毕竟一对一,他并不是他们四个人中最强的,跟何况,就算他能抢过来,剩下的两个恐怕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做的。

    就在他息了这个心思之后,没想到风坠这个家伙居然找上门来,而且听他的话的意思,应该是对那只队伍感兴趣。

    而且,风坠这家伙居然连什么人拥有这只队伍都打探过了,可见其对此是何等的上心。

    现在面对风坠递过来的橄榄枝,包铜稍稍想了想便说道:“风兄,这种精锐的队伍,谁不感兴趣,谁不想拥有啊,不过易海那个家伙可不是个好说的人啊!”

    风坠微微一笑道:“包兄,易海怎么样,怎么暂且不说!你且说说,若是咱们拥有这支队伍的话,凭借咱们人数上的优势,拿下对面五六千人绝对不在话下吧!”

    包铜顿时双目猛的绽发出摄人的光彩,他死死地看着依旧一脸淡然的风坠,最后忍不住问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包某还是那句话,人到了易海手中,难道他还会吐出来吗!”

    风坠则呵呵一笑道:“易海是厉害,但是若是你我二人联手的话,对付一个易海何足挂齿!”

    包铜指了指风坠,有指了指自己,最后又问道:“好,这事儿我干了!不过除掉易海,那只队伍的分配呢?”

    说着,包铜便紧紧地盯着风坠,而风坠则神色自如地说道:“若说全都交给包兄,想必包兄也不会相信!这只队伍咱们平分!不过,等真的和对面打起来了的时候,咱们还得让他们合二为一,咱么谁也不干预,让他们自由发挥,这样才会发挥他们最大的威力!不知包兄意下如何啊?”

    对于风坠的提议,包铜想了想,觉得倒也不错,队伍他们二一添作五,但是打起来的时候让他们自己打,时候功劳他和风坠一人一半,挺合适。

    于是包铜长舒了一口气道:“好,一言为定!”

    不过随即,包铜又问道:“风兄,别忘了,除了易海之外,这里可是还有一个人呢!”

    “你是说曹东?”风坠微微一愣道。

    “不错,正是他!收拾了易海,还留下曹东的话,万一他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咱们可就惨了!”包铜的脸上露出一丝惊人的杀意。

    风坠深吸一口气道:“好,风某明白了!那咱们先除掉易海,在收拾曹东!”

    此时,包铜的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只是他的眼眸中却还流露出一丝淡淡地杀机,而这缕杀机正是应对这眼前的风坠。

    若是真的拿下了对面田光这些人,这么大功劳,他包铜为何要分给其余人呢,借助风坠的手出掉了另外两人之后,这风坠势必不能留。

    “咦,曹兄,你怎么来了!”冷不丁的,风坠突然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向包铜的背后。

    包铜下意识地朝后看去,但是随即他就感觉到不妙,只是已经迟了,周身法力刚刚涌动,便感觉一股奇异的力量钻入体内,瞬间将他的法力全部压制回去,甚至连身体都无法动弹了。

    随后,包铜就感觉自己被风坠一把拉住,然后就听见风坠突然高呼道:“包兄,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走,现在就走!”

    随即,包铜就感觉自己好似在穿越传送门一般,眼前一花,当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地方,周围什么人都没有。

    此时,他在看向身边之人的时候,骇然发现此人居然不是风坠,而是那个他们认为已经死了的方远。

    “你,你不是死了吗?”包铜脱口而出地问道,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能说话了。

    “呵呵,死,方某为何要死呢!”方远笑嘻嘻地说道。

    “不可能,我们亲眼看见你自爆的,不可能还活着呢!”包铜傻兮兮地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可惜,回答他的只是一阵玄妙的佛音,阵阵佛音好似滴水一般无孔不入,不断地侵蚀他的心神,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很快就彻底淹没在了佛音之中。

    “小神见过尊者!”此时的包铜眼神中早已经没有了杀意,唯有一片虔诚。

    “恩,走吧,咱们该去会一会那个真正的风坠了!”方远,不应该是方绍远一打响指,领着包铜朝着风坠所在的地方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