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问答
    虽然韩老大他们已经很清楚战阵的威力,但是之前毕竟他尚未真正尝到被战阵锁定的滋味,如今就在刚刚一瞬间,自打他进入洞虚一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那种畏惧感再次浮现出来。

    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已经离去的那个元婴境阴神,韩老大甚至有一种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只是当着费房等人的面,他实在做不出这种丢人丢到姥姥家的事情来。

    不过,韩老大对于费房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解围倒是颇为疑惑,要知道他们八个人向来面和心不和,若是他姓韩的玉简费房出了这档子事情肯定不会为他出头的。

    “哈哈哈,原来是韩老大你们来了,钱某还真是有失远迎啊!下面人不懂事,还请诸位恕罪啊!”钱嵘笑哈哈地大步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笑容,只是他这笑脸上可看不出任何一丝歉意的神色。

    若是以往,韩老大肯定毫不客气地就要呵斥两句,但是再被暗中的战阵威慑之后,韩老大的胆子也仿佛缩小了,仅仅冷笑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黄辉还有老沙对于钱嵘这种态度也很是不爽,但是他们也清楚自己的斤两,若是放在以前他们或许会上前弄两句痛快话说一下,谅他钱嵘也敢龇牙。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钱嵘炼化了破神针,实力已经在他们之上,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尝试破神针的滋味儿,再加上韩老大今天确实有些奇怪,竟然就这么忍气吞声,所以他们一时也不敢造次。

    钱嵘虽然看上去笑嘻嘻的,似乎还很客气,但是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韩老大几人道:“韩老大,怎么,这个时候几位不再自己的驻地守着,却联袂来到钱某这里,莫非有什么事情吗?”

    韩老大他们原本还以为钱嵘再怎么说也会请他们进去一唔,却没想到钱嵘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将他们拦在大营之外。

    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韩老大看了看费房他们三个,怎么说他们也有四个人,总不至于真的怕了这钱嵘。

    于是,韩老大轻咳一声,正准备说话,却不防被费房抢了先。

    “钱嵘,怎么的,我们四个人来此,你不至于就让我们站在这里说话吧,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听了费房的话,钱嵘呵呵一笑,看了看欲言又止的韩老大,再看看一脸忿忿不平的黄辉还有老沙,双目之中寒光一闪,不过还是笑着说道:“瞧我这脑子,刚才咱们这里生了一件大事儿,我都给忙糊涂了,来来来!请进!”

    跟着钱嵘进了营帐,五人坐定之后,韩老大正要张嘴说话,却见费房赫然站了起来对着钱嵘直接开口问道:“钱兄,你刚才说生了一件大事,到底是何事啊?”

    玛德,这费房今儿个是准备跟我韩某人杠上了,是不是准备将我韩某人这排名再往下压一压啊,韩老大心头顿时一阵愠怒。

    只是,此时他们四个人乃是暂时的同盟,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闹掰掉了,故而韩老大只能咽下这口气。

    其实黄辉还有老沙也看出来,似乎这费房这段时间是挺活跃的,尤其是今天,已经好几次抢在韩老大之前话了,就好似他才是他们四个人之中的头儿。

    其实,对于费房还有韩老大之间的明争暗斗,黄辉还有老沙反倒是喜闻乐见,对于谁做他们这几人中的带头大哥这两人是无所谓的,只要能够给他们来利益就行,说不定费房还有韩老大为了拉拢他们,还会多匀一些好处给他们呢。

    “其实,钱某本来还正想着找你们几位商议一下呢,要知道这件事可不是小事儿,若是不小心泄露出去恐怕会动摇军心的!”钱嵘一脸严肃地说道。

    听到钱嵘这么郑重其事的模样,韩老大等人心中一突,顿时想到了他们之前在徐宏大营之中的推断,莫非钱嵘所说的事情和其有关。

    这一次韩老大抓住时机,立马开口道:“钱老弟,莫非你所说的乃是徐宏他们三个的事情?”

    钱嵘神色微微一动,他看向韩老大的眼神中瞬间迸出一道骇然的精光,随后双目一敛,这才缓缓地点头道:“看来你们四位也是从徐宏那里过来的了?”

    “不错,我们几个确实从那里刚过来,只是却来迟一步,只看到空荡荡的营帐,不过我们却从其中察觉到有钱老弟你的气息残留下来,过来才会前来询问。”韩老大点点头说道。

    “恩,不错当时钱某当时确实在场,只是依旧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救下余兄,柳兄还有徐兄二人依然遭到毒手,几乎命丧当场。”说到这里,钱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

    接着,钱嵘便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当韩老大他们知晓下手之人竟然只有一个,而且修为极为深厚,甚至还在钱嵘之上,否则也不会以一敌三还能由此辉煌的战绩,反正韩老大暗忖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难怪钱嵘会说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若是外面的属下都知道自己的头领都挡不住对方的暗杀,他们还有什么指望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费房却突然开口道:“钱兄,我们几个可都是感应到不寻常的气息之后就迅赶来了的,但是即便这样,我们也只是看到了空荡荡的营帐,你怎么就能这么快赶到现场,还能顺手救下余兄呢!”

    韩老大现自己的脑子似乎还真的有些不够用的,自己没想到的,竟然这个费房想打了,而且还问了出来了,而且这黄辉还有老沙显然对于费房这一问题极为赞叹,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得如此不堪了,莫非自己真的老了,韩老大顿时心中极为抑郁。

    钱嵘对于费房处处针对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嘿嘿一笑道:“老费啊,钱某不过是当时有事想要找徐兄商量,这才恰逢其会救下他们,怎么,你不会是怀疑对徐兄他们下杀手的是钱某吧!”

    费房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哪里,费某只不过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而已,毕竟咱们如今可是大敌当前,任何事情都要慎重才是!”

    这个时候,黄辉还有老沙则站出来打圆场道:“哎呀,既然钱兄都将徐宏他们三个就下来了,那么干脆请他们出来把当时的情况讲一遍,至少咱们的清楚对手是谁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