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裂痕
    不过,费房和钱嵘之间的依旧还是针锋相对,这个时候韩老大看见黄辉还有老沙和稀泥的模样,顿时心中一动。

    “费老弟,你和钱老弟之间的个人私怨暂且放到一边,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可是为了徐老弟他们三个!”

    顿了顿,韩老大也一点不顾黄辉还有老沙不停地使眼色,以及费房的怒目相视,接着说道:“如今竟然又冒出了一个厉害的神秘杀手,竟然敢对我们八大下手,咱们现在可是必须要团结一致,否则真被他各个击破就不好了!”

    费房虽然听了韩老大的话,顿时气得两眼冒火,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忍住了,最后拂袖坐下。

    而黄辉还有老沙则有些无奈地赔了一眼韩老大,心中对于他的不满更深了。

    要知道,不管费房怎么针对钱嵘,他们四个目前可是应该抱成团一致针对战力最高,威胁最大的钱嵘,故而他们也不应该随意拆费房的台。

    不过他也知道韩老大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不外乎是觉得自己的地位没有以前那么高了,想要借此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不识大体,老糊涂了,这是黄辉还有老沙对于如今的韩老大的评价。

    韩老大此时还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动已经使得他在四人小团体中的和其余三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所以他现在还沉浸在狠狠打击了费房要上位出头的架势。

    突然,他觉到有目光正灼灼地注视着他,故而赶紧一抬头顺着目光看去,却现是钱嵘正瞅着他我微微一笑,目光之中包含了一种隐晦的感激之情。

    这是什么意思,韩老大微微一愣,再想仔细看一看的时候,却现钱嵘的目光已经已到了别处。

    霎时间,韩老大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随即他就察觉到黄辉还有老沙甚至费房看先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这当中隐含一种莫名的敌意。

    韩老大感觉自己脑袋快有些转不过来了,自己的小伙伴对他有敌意,反而这次针对的目标却对自己释放善意,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就在韩老大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黄辉还有老沙站了出来,他们看着钱嵘淡淡地问道:“钱兄,不是怎么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情确实极为重大,我们不得不慎重一点,费兄之前问得确实不错,你到了徐兄大营的时间确实太巧合了,我们现在想知道钱兄你找徐兄到底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方不方便说一下?”

    韩老大等着眼睛看向黄辉他们,只是这两人根本不理会他,韩老大觉得自己心中一团无名火顿时升了起来,他刚才的一番说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这两家伙如今将费房的话重提,莫不是他们三个准备抱团撇开他自己嘛,简直岂有此理。

    不知道不觉之中,这刚刚联合起来的小团体瞬间就被腰斩了。

    钱嵘微微一愣,他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了看韩老大,似乎在问他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不是已经不问了嘛,怎么又变卦了。

    其实韩老大对付钱嵘这个头号劲敌的心思一直没变,只是因为费房的异军突起,这才稍稍打压一下,但是在韩老大看来,这不过是他们四人团体的内部矛盾而已。

    这钱嵘突然用这样的眼神看向他自己,这表示自己和钱嵘暗中勾结起来了,再联想到刚才钱嵘看向自己的那一道善意的笑意,以及黄辉还有老大对的敌意,韩老大哪里还不明白钱嵘的险恶用心。

    只是这个时候,韩老大虽然有心解释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且处于自尊,他也不愿意在这个场合下表个态什么的,甚至连附和黄辉老沙的话都不肯做。

    其实,黄辉还有老沙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韩老大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故而一直希望韩老大能够站出来,附和他们一声,可惜,钱嵘的眼神,以及韩老大的犹豫不决的表情令他们失望了。

    韩老大这边不管怎么说表面上还是他们这一边的,黄辉和老沙便直接对着钱嵘冷笑道:“钱兄,莫不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说嘛?”

    面对这两人的咄咄逼人,钱嵘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们几个不会是怀疑伤害徐兄他们三个的是我钱某人做的吧,钱某自问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在黄辉还有老沙看来,钱嵘这个时候跑去找徐宏不外乎是为了逼迫徐宏投靠他罢了,至于弄死徐宏他们,钱嵘应该没有这个胆子,而且也没有这个实力。

    更何况,他们也在现场察觉到了有第三人的存在,应该是这个第三人出得手,只是他们也无法肯定钱嵘是不是和这第三人勾结在一起了。

    所以他们出言相激,就是为了引出下面一句话。

    “钱兄,不要激动,我们几个也不想相信这事儿是钱兄所为,但是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既然钱兄就救下徐宏他们几个,那么不如就让他们出来和我们见一见,由他们来说一说当时的实情,一切都不就真相大白了嘛!”

    听到了这一话,钱嵘冷哼一声:“没有听钱某说了嘛,徐兄他们三个受了伤,正在疗伤,暂时不方便出来。”

    费房则站了出来:“钱嵘,你可别故意推脱啊,你不是说了嘛,这徐兄还有柳兄是重伤,但是余进老兄不是被你及时救下来了,你可以让他先出来和我见一见嘛,他作为当事人自然可以代表他们三个的!”

    “不错,钱兄,费兄虽然语气不太好,但是他也是关心徐兄他们三个,还望钱嵘海涵!现在就请钱嵘请余老弟出现一唔吧,这样我们大家都可以放心!”黄辉笑眯眯地说道。

    钱嵘此时冷着一张脸,他扫视了一下费房等四人,最后看着韩老大说道:“韩老大,你一向是咱们这些人中的资格最老的,你来说句话,徐兄他们伤的不轻,我和余老弟正为他们救治,你们来了,我作为主人自然要出来一见,如今就剩下余老弟在为他们疗伤,这个时候让余老弟出来,岂不是等于要让徐兄还有柳兄送命嘛!”

    韩老大一看众人的眼神都聚焦在自己身上,顿时不自觉地将身子微微一挺,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诸位,都不要争吵了,且听韩某一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