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杀手带来的震撼
    果然,韩老大出其不意的出声之后,顿时吸引了其余几人的注意,他昂挺胸看了看钱嵘他们,这才微微把头一点道:“诸位,咱们先别争了,不管怎么说,徐老弟他们几个安危最重要。”

    “钱老弟,既然徐老弟他们几个需要疗伤,那么不如让咱们几个也去除把力吧,有了咱们几个一起出手,想来徐老弟他们三个的伤也能好得快一点,毕竟如今大敌当前,多一个人都一份力啊!”

    “不错,韩老大这句话说得在理,黄某赞同!”黄辉和老沙二人对视了一眼说道。

    “韩老大,不是钱某不让你们看,而是像徐兄他们这样的伤,在治伤期间不宜有人进出,这样干扰疗伤的,我想你们肯定也清楚!”

    “恩,钱老弟,为何你总是推三阻四的,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韩大佬顿时不悦道。

    钱嵘还没有说话,费房去站了出来:“韩老道,莫不是你疗伤的时候也喜欢有人进进出出的!”

    说着,费房也不管韩老大难看的神色,直接对着钱嵘道:“这样吧,钱兄,你说一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徐兄他们三个可以出来见我们,若是时间不长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等一等的!”

    “若是时间太长的话,那么就说明徐兄还有柳兄的伤势太重,单凭余进搞不定,还是让我们一起出手就他们吧!”

    这话一出,黄辉还有老沙顿时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这费房的话相较于韩老大更加合理在理,而且也算是给足了钱嵘面子,若是钱嵘还不同意的话,那就确实证明钱嵘这边确实有猫腻,他们到时候撕破脸面强行去见余进他们也不迟。

    不同的说法,最后的结果都一样,只是费房的说法更加令人信服,也让钱嵘挑不出错来,韩老大看着黄辉还有老沙看向费房的神色,顿时双目一眯,遮掩住眼神的的嫉恨之色。

    钱嵘看着费房,最后只能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然后一字一句道:“好吧,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若是余进他们还不出来,钱某自会领你们前去为徐兄还有柳兄疗伤!”

    于是乎,整个营帐之中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寂静,钱嵘双目微闭,脸上一片平静,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黄辉还有老沙则坐在费房身边,三个人时不时低声说些什么,而且还不住地以眼神瞥了瞥钱嵘还有韩老大。

    至于韩老大,单独坐在一边,脸上的怒意在费房三人私聊而不带上他之后便一直挂着,再也不掩饰了。

    算了算时间,韩老大刚准备站起来,却见钱嵘神色微微一动,然后睁开双眼笑着说道:“诸位,余兄马上就到,还有徐兄以及柳兄也来了!”

    顿时,其余四人一起神色一正,翘以盼,没一会儿,营帐的门帘被掀开,先走进来的正是余进。

    看到余进脸色还算正常,黄辉他们三个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不过他们掩饰的很好,转瞬即逝。

    随后,又有两个人缓缓走入,脸上显得极为苍白,正是柳城还有徐宏。

    三个人走了进来之后,先对着钱嵘微微一礼:“钱兄,这一次还真多谢了,要不是正好感到,我们三个可就丧命于那个杀手手中来了。”

    这一句话不长,但是韩老道等人听了之后,原本停止的身子骤然一松,重新靠回了椅背上。

    徐宏还有柳城的身上的气息极为不稳,呼吸之间显得极为急促,不过营帐之中并没有多余的椅子,于是费房突然起身道:“徐兄,柳兄,你们重伤未愈,还是赶紧坐下吧!”

    而黄辉还有老沙见状,也都站了起来,让徐宏他们三个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唯有韩老大反应慢了半拍,当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柳城徐宏还有余进已然坐了下来。

    韩老大自然明白费房他们打得什么主意,自然是想要给徐宏他们留一个好印象,表现出一种对他们的关心。

    先机已经被抢,韩老大干脆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徐宏他们三个微微一礼道:“三位,听钱老弟简单的说了一下你们遇袭的经过,现在还请你们在详细地说一下,尤其是关于那个杀手,越详细越好!”

    余进看了看柳城还有徐宏之后,刚准备站起来说话,却被费房按住了:“余兄,你如今有伤在身,就不用站起来了,有什么话坐着直接说吧!”

    余进颇为感激地看了看费房,然后闭上眼睛,稍稍回忆了一下便开始说道:“柳兄还有徐兄伤得太重,所以就由余某一人叙述,希望韩老大莫怪!”

    韩老大此时对于费房处处拆他台很不满意,但是有拿他没辙,如今余进这么说,搞得好似他像是个恶人一般逼迫柳城还有徐宏他们两个重病号说话似的。

    只是,他也知道,这件事非比寻常,毕竟既然杀手能够找徐宏他们下手,必然也不会放过自己等人的,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所以韩老大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呵呵,余老弟真会说笑,徐老弟他们伤得这么重,韩某怎么勉强他们呢,你尽管说便是了!”

    余进一点一点地将那场今天的刺杀详细的经过说完之后,不管是韩老大还是黄辉老沙他们脸上都露出一丝惊骇之色。

    他们原本已经根据现场残留的气息高估了那杀手的修为,但是听余进这么一说,他们才现自己对于那杀手的估计其实是低了,也就是说,若是杀手对他们出手的话,单对单他们绝对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因为柳城还有徐宏伤势较重,虽然稳定住了,但是依然需要静养,于是余进钱嵘便找了一个属下领着他们先下去休息了,唯有他们六个依然留在这里,一个个神色严肃,双眉紧皱地坐在那里。

    “钱兄,你是和那个杀手交过手的,你觉得此人到底有多厉害?”酝酿了半晌之后,黄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钱嵘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骇之色,然后缓缓说道:“深不可测!虽然此人是被钱某的破神针所惊走,但是恐怕也是他担心动静太大了会将咱们都引来,这才知难而退的。”

    “钱老弟,莫非你觉得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韩老大惊疑不定地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