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组防范
    钱嵘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只是没一会之后便坚定地一点头道:“不错,钱某确实不是那人的对手!不过是以破神针偷袭在先占得先手罢了!”

    这话一出,顿时令所有人黯然不语,要知道去钱嵘得了破神针之后战力飙升,算起来哪怕韩老大一对一和钱嵘交手也不是他对手,如今得钱嵘亲口说出,那就是说他们八个人没有一个是那杀手的对手。

    有这样的一个虎视眈眈的家伙藏在暗处,他们这八个人绝对是寝食难安。

    那么问题来了,这铁树狱哪里来的这么一个高手呢,此时他们心中所想的而第一个人就是他们的使者大人。

    要知道这位使者大人来历神秘,虽然此人并没有之言,但是从他的言辞之间可以大致的推断出此人应该是来自天庭。

    天庭是得天道认可成立的,名义上那可是三界最高管理机构,里面三界大能无数,一个派下来的使者虽不能说横扫凡界,但是横扫他们八个应该是没问题的。

    尤其是这位使者大人一直没有在他们面前显露过真实的面目,始终有一层水雾一般笼罩在他的面孔上。

    而这一次的杀手的脸无论是余进还是钱嵘都看见了,但是自信从来没有见过此人,铁树狱这么大,没见过的人很多,但是有这么厉害的修为的,却没有被他们这几个人见过的,还真没有。

    所以,这位是这大人很有嫌疑,只是他们也清楚,这位使者大人就算要过河拆桥,也要等到过了河再说啊,现在可是和章宗舫决战的关键时刻,这位使者大人要是何等的脑残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那么派出这位神秘莫测的使者大人,钱嵘他们又想到了而一个人,那就是章宗舫。

    说起来,章宗舫作为铁树狱的掌狱判官,他们几个都见过,而且章宗舫的修为确实很不一般,作为他们八大的敌对势力老大,章宗舫也有作案动机。

    只是,在他们的印象中,一来章宗舫的样子不是余进他们看到的那个杀手的模样,二来这章宗舫的修为似乎也达不到以一敌三还能三拳两脚就将余进三人搞定的程度,尤其是余进自爆自己当初其实已经被杀手的气势所摄,心神散失,根本没有任何防御举动,若非钱嵘及时相救,也得步徐宏柳城两人的后尘。

    所以,他们心中虽然存疑,但是却也觉得章宗舫不太可能是那个杀手。

    六个人算来算去,始终没有想到有什么人有此能力做下此事,只能暂且作罢。

    “我想此人的目标既然是咱们几个,想来跟章宗舫那头也脱不了干系,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相处一个防范的措施!”

    钱嵘看了看其余几人,沉声道:“所以,钱某提议,既然此人如此厉害,咱们还是不要再单独行动,而是应该抱团!鉴于一两人不一定能够防得住他,钱某认为咱们不妨分成两组,没四人一组如何?”

    韩老大一听,随即便问道:“钱老弟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这四人一组怎么分啊?”

    其余几人也是神色一凛,很简单,现在有两个重伤号,一个轻伤,若是将他们弄在自己这一组的话,自己这一组的战力大打折扣,又怎么对付那神秘的杀手呢。

    但是,若是能够和那三个伤号分在一组,万一伤好挂了,他们的手下正好可以被吞并,这一点有令这几人眼馋不已。

    最后,费房站了出来道:“这样吧,黄兄还有沙兄以及我三个人修为稍弱一点,所以我们三个人再加上柳兄四人为一组,韩老大你和钱兄二人在咱们之中修为最高,你们和余兄还有徐兄为一组,相信你们二位在的话,余兄还有徐兄的安全肯定没问题!”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神色不一,黄辉还有老沙自然是不反对,他们三个只带了一个重伤的柳城,自问应该应付的了那个神秘杀手,再说了实在不行关键时刻抛弃柳城,到时候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你地吞并柳城的部下。

    至于余进,他此时已经属于方绍远的信徒,费房这么说其实也是方绍远安排的,故而他只是脸上露出一丝不渝之色做做样子而已。

    韩老大心头就有些不爽了,他自然不愿意身边跟着两个拖油瓶,那样的话危险性就大大增强了,只是谁叫费房先提了出来,而且还架了顶高帽子给他戴上,若是他不同意,岂不是说明他自认修为不足,对于死要面子的韩老大来说这绝对不能忍受的。

    钱嵘的脸上倒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他还一脸平静地看向了余进问道:“余兄,你且宽心,钱某虽然自认不是那人的对手,但是韩老大和我联手对付那个家伙应该没什么问题!”

    “韩老大,咱们哥俩可就要并肩作战啦!”钱嵘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韩老大说道。

    看到钱嵘一脸自信的模样,韩老大心中不由一动,这钱嵘可是和那神秘杀手直接交过手的,虽然仅仅一招,但是想来肯定对于神秘杀手有所了解,或许是这杀手根本没有钱嵘所说的那么吓人。

    于是韩老大这才神色稍霁地看向了钱嵘微微一点头道:“钱嵘老弟,咱们可要精诚合作啦!”

    随后钱嵘一脸冷笑地看了看费房,不再言语。

    分好组,费房等三人便将柳城请了出来,然后他们四个人离开了钱嵘的地盘。

    “余兄,你还有伤在身,还是去徐兄那里吧,我和韩老道商量一下如何应对那个家伙!”钱嵘轻声说道。

    余进脸上线的很木然,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看钱嵘还有韩老大,这才离去。

    韩老大见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钱嵘,坐在那里等待钱嵘话。

    “韩老大,费房的提议其实对于咱们不利,两个伤号在咱们这里,一旦打起来,如何护得住他们周全!”钱嵘微微一笑说道。

    韩老大一听这话,看着钱嵘说道:“钱老弟,既然你当时没有反对,肯定是有应对之道了,这里就你我二人,我看钱老弟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看看咱们能不能达成共识。”

    “好!韩老大果然快人快语,那么钱某就有话直说了!”钱嵘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韩老大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