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铁山
    章宗舫此时已经和钱嵘对上了,而他亲自出手,也令钱嵘明白章宗舫手中应该没有第二个洞虚境了。

    不过,章宗舫出于对于钱嵘忌惮,不敢全力进攻,始终保存了不少力量用于防守,而钱嵘见状正中下怀,乐得如此和章宗舫敷衍。

    章宗舫虽然在钱嵘交战,不过却始终关注着自己的部下,现他们好似一只狂暴犀牛一般在数十万阴神的包围下左突右冲,无往不利。

    看在对方大军在自己所的冲刺下阵型七零八落,章宗舫心头一阵满意,他现在就是要执行方绍远所说的办法,先将八大势力的力量多多消耗,然后在找机会干掉几个洞虚境的领,最后乘势败退下来,静候八大势力之间的内乱。

    不过渐渐地,章宗舫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因为自己这边突突的实在是太顺利了,要知道钱嵘手下可是有一只一万五千阴神组成的战阵,这只队伍太厉害,一开始自己这边的万人组成的打头前锋就是在刚一接触的瞬间便被他们冲散了。

    可是,打到现在,章宗舫竟然现自己四周居然看不到任何这只队伍的身影,这就让章宗舫心中不由一突。

    随即,他又现之前由他派出的洞虚境的老者竟然不见了踪迹,似乎就这么消失在了茫茫大军之中。

    这老者的身份可不简单,叫做铁山,乃是当初外界一个一品判官,活了太久了,寿元将尽,却又因为不愿意依附天庭和佛门,最后干脆投身十八层地狱。

    要知道,这十八层地狱可是个好地方,说白了就是个监牢,而且没什么太多的事情,很清闲,也很安全,故而很多喜欢自由自在的阴神,都愿意选择来到十八层地狱安安静静的养老。

    这个洞虚境的老者也是一样,他和章宗舫的关系也算不错,故而选择了铁树狱。

    自打入了铁树狱,老者一只好吃好喝地被章宗舫款待,从来没有被章宗舫提过任何要求,如今这一次事关铁树狱的存亡,这才被章宗舫请出上来,是知道刚和钱嵘过了几招便被两个伤号接过去了。

    原本章宗舫觉得铁山身为洞虚境,而且还是个老牌洞虚阴神,即便对付完好无损的余进还有徐宏也能撑得住,但是这才过了过久啊,只记得他一路追踪余进他们二人到了地面便失去了踪迹。

    一开始,章宗舫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如今既看不到那只强悍阵战队伍,又看不到铁树出现,而钱嵘这个家伙竟然还顺着自己的意思是优哉游哉地极出招,那里像是生死相搏,章宗舫便知道坏了。

    因为如今数十万阴神混站在一起,无数的气息,法力波动,是的章宗舫即便身为洞虚境的强者,也只能分辨出自己近前的气息,再远就没办法分辨了,所以他也没法找到铁山。

    看着钱嵘一脸的笑意,章宗舫如何还不明白自己中计了,于是大喝一声:“钱嵘,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钱嵘见状,原本还打算硬着头皮撑一下,毕竟狂的章宗舫可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更何况他手头上有没有破神针之类的先天灵宝。

    只是,不知道为何,原本都已经气势暴涨预备殊死一战的钱嵘突然神色一变,随即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几近狂的章宗舫,面带轻松笑容的说道:“章判官,钱某挡不住你,你请自便!”

    说着,钱嵘身子一侧,便朝着章宗舫的属下奔去。

    看着离去的钱嵘,章宗舫只觉得钱嵘应该是不愿意和他死拼被其他几个同伙捡便宜,这才离去,所以他仅仅回身瞥了一眼钱嵘是不是真的离开之后,便飞身去搜寻铁山。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章宗舫部下虽然无往不利,不断地收割者叛军的性命,但是铁山始终没有任何消息,这令章宗舫心急无比,要知道铁山乃是他手中的底牌之一,却不曾想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折在这里,实在是章宗舫不愿意见到的。

    突然不远处一道身影疾驰而来,身形极为踉跄,口中疾呼道:“章老弟,章老弟!”章宗舫顿时一个激灵,张目看去,却现铁山显得极为狼狈地朝着他这里赶去,而他身后无数强力的法术朝着他不断地轰击。

    虽然不清楚铁山身上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如此狼狈的,但是章宗舫还是瞬间就飞身上前救下了铁山。

    铁山见到章宗舫,一脸兴奋地说道:“老弟,没想到那两个洞虚境竟然设下战阵伏击我,不过依旧被我干掉了,只是这个战阵还真是厉害,若是你再不出现,我还真就逃不掉了!”

    这个时候,章宗舫才想起之前钱嵘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这钱嵘竟然是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

    或许是钱嵘更希望借铁山之手除掉徐宏还有余进,再接着战阵之后干掉铁山,估计若不是当初他摆出一副与他拼命的架势,使得钱嵘不愿意与自己死拼,恐怕铁山真的要死在战阵之下了。

    想到这里,章宗舫心中不由一阵冷笑,这造反派就是造反派,目光真是短浅,还没取得最终胜利就想着争权夺利,正好可以被自己利用。

    于是,章宗舫取出一颗丹药递给铁山大:“铁兄,这次是章某失算了,令你置于险地,章某给你赔不是了!”

    铁山则接过丹药,脸上却笑着说道:“哎,章老弟,咱们谁跟谁,再说了,我在你这里悠闲了那么多年,身子骨都要锈了,这一次就当做是松松骨了!”

    看到铁山这么说,章宗舫才算是放下心来,他最担心的就是铁山这一次误以为自己推他下火海,以后再也不帮自己就不妙了,毕竟铁山同样是洞虚境,根本不受他控制,若非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根本不会出手相助的。

    “铁兄果然宽宏大量,章某实在是惭愧的很!这样吧,铁兄,你赶紧先回去休息吧!下面就交给章某处理了!”章宗舫点点头说道。

    铁山伤得不轻呢,自然不会拒绝,他一口吞下丹药便飞离了战场。

    此时,章宗舫看着在下方大杀特杀的钱嵘,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但是他并没有朝着钱嵘飞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部下之中,指挥他们不断地横扫钱嵘麾下大军。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章宗舫定睛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满意地笑容,口中淡淡地说道:“来了,你们终于都来齐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