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夺权
    “对了,我两自知修为不及二位,故而甘愿退位让贤,只是这咱们这大军的指挥者只能是一个,就不知道你们二位如何抉择了!”

    说着,黄辉还有老沙嘴角微微一扬,脸上看似悲谦,只是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嘲讽意味。

    在他们看来,自己交出手中的人马依然是势在必行只是,有了钱嵘还有韩老大的点头,根本无法阻挡,但是这掌权之人实际上只能有一个,故而黄辉这话之中不无挑唆之意,就是觉得钱嵘还有韩老大两人之间肯定会有一战。

    这样,只要钱嵘还有韩老大之间没有分出个胜负之前,他和老沙就还可以安稳一段时间,他相信以钱嵘手握破神针的战力和韩老大之间的一战必然不是短时间可以结束的,只要拖到使者大人前来,便可以了。

    只是,出乎黄辉意料之外的是,钱嵘竟然冲着韩老大点点头,然后看向他们二人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二位竟然如此高风亮节,钱某实在是佩服,而两位的无私行为也感染了钱某,故而钱某也主动退出,交出手中的人马!”

    “。。。。。。”

    黄辉还有老沙两人顿时愕然了。

    至于韩老大,则哈哈一笑,根本不给他们任何再开口的机会,直接一锤定音道:“好,既然三位都这么说了,那么韩某便厚颜接下了这一重担,争取尽快将章宗舫一部消灭!”

    说着,韩老大一副雷厉风行的架势对着黄辉还有老沙一招手接着道:“两位,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开始交接吧!”

    原本黄辉还有还有老沙在回过神来之后,还打算好些借口拖一拖时间,谁知道韩老大如此急吼吼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应该和韩老大不和的钱嵘居然和韩老大并肩而站,双目之中虽然尽显平和,但是他的态度自然是说明了一切。

    有了钱嵘还有韩老大压迫,黄辉还有老沙二人不得不低头,半晌之后,他们沙哑着声音道:“好,能够有韩老大为咱们承担如此重要的责任,咱们也算是轻松很多。”

    正所谓只语片言释兵权,如今的三大势力这方一下子就变成了以韩老大为的一大势力,这一结果恐怕也是章宗舫所猜想不到的。

    按照钱嵘的建议,如今这队伍也整合好了,战力自然飙升,下面要做的就是赶紧寻找到章宗舫的下落,与之决战。

    韩老大自然是点头同意,而黄辉和老沙,如今已经沦为了几乎韩老大他们下属的程度,所谓商议不过是带着一双眼睛一对耳朵而已,至于嘴巴,就当做没有了。

    大批的阴神被派出去搜寻,而钱嵘和韩老大站在一起,韩老大看着眼前乌压压的大军,顿时心头豪情万丈。

    不过当他看到身边的钱嵘的时候,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异色:“钱老弟啊,韩某就想问一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此众多的手下说放弃就放弃了?”

    知道韩老大不放心自己,若是他不说出个三五六来,恐怕今日韩老大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故而钱嵘轻笑一声道:“咱们拼死拼活忙这么一大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韩老大不想钱嵘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自己一个,有心作,不过随即想想钱嵘这么问必然有他的道理,于是韩老大稍稍思索一下便说道:“一开始是为了早日离开着铁树狱,现在嘛,自然是想要谋得使者大人的名额,日后可以跟随使者大人上天啊!”

    钱嵘则轻笑道:“韩老兄,你也说了,为了名额,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日后使者大人带你上天的话,这些阴神有可能跟你嘛?”

    韩老大微微一怔,随后吐出一口气来:“自然不可能了!”

    “既然不可能,那么钱某又何必和你争抢他们的呢,到时候离开的话连句话都不用留,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多么的轻松呢!”钱嵘用手指了指眼前的大军道。

    “可是,可是想要谋夺那名额,章宗舫是必须要抓住的,没有大军如何抓住章宗舫?”韩老大顿时反问道。

    谁知道,钱嵘幽幽地说道:“韩老兄,抓住章宗舫难道你会假借他人之手嘛,要知道万一使者大人只认抓住章宗舫的人说话,而人又不是亲手抓住的,那乐子可就大了!”

    韩老大此时神色微微一变,他看向钱嵘道:“想不到你竟然打得是这么一个主意,不过你的这个可能不是没有,在使者大人眼中,恐怕洞虚境和元婴境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正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我韩某人还是喜欢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至于章宗舫,待我大军将其包围,然后韩某在亲自出手将其拿下不就完了!”

    “钱老弟,咱们就比比吧,看看到底是谁能够先抓住章宗舫!”

    看着韩老大的目光中闪烁着无尽的光芒,钱嵘轻轻晃了晃头道:“好,那是必须的,要知道钱某还真担心那名额搞不好只有一个,唯有拿下章宗舫才是最保险的!”

    说完,钱嵘还有韩老大二人仰天大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各有意味。

    而他们的身后不远处,有两人正暗中盯着他们,只是这脸上却露出一丝怨恨的的神色。

    “对了,钱老弟,瞧见没,那个两个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对咱们的怨念肯定极深,要我说刚才就应该就他们干掉,这样还省事儿呢!”韩老大感受到背后两道灼灼的目光,顿时眉头微皱说道。

    钱嵘则毫不在意道:“韩老兄,有些事情吧,咱们得看的长远一点,你看,这一次和章宗舫一战,咱们八个人人死了四个,虽说有战斗的地方就有死伤,但一下子死了四个损失已经很大了!若是再死两个的话,万一使者大人因为这个事情觉得咱们这些人太差劲儿了,没有培养价值,那可就是不好喽!”

    韩老大顿时眼前一亮:“所以,你才故意留着他们两个,就是为了给使者大人看的,是不是!哎呀,钱老弟啊,还是你主意多啊!佩服佩服!”

    钱嵘则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心中却在想,这哪里是我的主意多啊,其实那都是尊者大人的主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